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失灵的能量罩
    楚溪摇头,坐在了地上,道:“让我想想。”他做事情,总喜欢有一个计划,可是对找东西这样的事情来说,计划似乎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寻找一样东西,更多的时候是在碰运气,更别说是对次元空间这种大致方位已经确定了的物体。

    “走吧!”婉云道,“在这里想再多的东西,都没有什么用处。还不如去找找。”

    楚溪无奈,想了想,只能站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裂缝当中,猛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巨大的声波,让峡谷中说有的人暂时成了聋子。

    楚溪也没有逃过这一次厄运。他的耳朵中,只有嗡嗡之声,整个世界变得出奇的安静。

    而在裂缝的顶部,一个人看着垮塌下去的绝壁,忍不住哈哈大笑。事情,就是这样才能刺激!

    这是一个小胖子,他胖得不可爱。眼睛几乎成了一个缝隙,脸上全是肥肉,人一笑,脸上的肉就跟着跳。

    他的身上,穿着一副等级不低的机甲,他的后面,还有两个实力强横的“队友”。这个人,其实就是玉定弘义。今天来赤幽峡谷还穿着机甲的人,就只有两个,一个是菲璃,另外一个就是现在的玉定弘义。

    机甲,可是非常高端的武器,就算是傅英倪,他的家庭也没有实力在赤幽峡谷的历练中给他配备一副机甲。

    玉定弘义的背景有多大就显而易见了。

    玉定弘义现在很开心,为自己做了一件非常刺激的事情而开心。

    以玉定弘义现在的境界,赤幽峡谷的历练对他来说本就没有什么作用,可是他还是来了……不是来历练,而是来寻开心。

    裂缝的侧壁塌陷,滑落的巨大石块迅速在裂缝底部堆积,悬崖峭壁上,很快就出现了一条路。

    无数实力强横的妖兽咆哮着冲了上来。有人破坏了它们休息的地方,这些拥有一定智慧的生物自然会感到愤怒,这样的感觉,就像是有强盗闯进自己的家里,把家里有的东西洗劫一空。

    那是无数只变异了的狼!个头比小牛犊子还大,血红的眼睛中闪烁着残暴,奔跑之间,地上尘土飞扬,腥臭之气扑面而来。

    变异狼群旋风一样冲进城市的废墟!

    无数人惊恐的呼叫声,受伤的惨叫声此起彼落。

    裂缝当中,这些已经变异了的畜牲战斗力本身就很强,就算是实力上了3.0的,也不敢轻易去招惹。现在这些变异的狼冲出了裂缝,无数学子顿时面临生命危险。

    见到城市废墟中无数学子狼狈逃窜的一幕,玉定弘义大笑起来,笑得很张狂:“这样才是最刺激的!历练什么狗屁!这种低级资源,也值得这么多人去争夺?哼哼!卑劣就是卑劣!”

    他四处张望,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乐子。

    这动静已经引起了司教司的注意。司教司的两个老师过来了,怒斥玉定弘义:“你这是故意捣乱!置无数学子的生命于不顾。我现在取消你的资格。你立刻给我滚出去!”

    “是吗?”看着眼前这个怒气冲冲的老师,玉定弘义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他甩了甩那并不存在的刘海,手臂迅速抬起,对着刚才呵斥自己的老师,催动了机甲!

    一阵哒哒之声响起,几十道血柱从那个老师的身体上飙出来。射到数米之外。

    “你个混蛋!”另一个司教司的老师怒骂一声,手腕翻动,取出赤幽峡谷大阵的遥控器,按住按钮,就准备动用大阵的力量将玉定弘义驱逐出去。

    头顶的蓝天,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水波一样的纹路,风起云涌,天地色变。

    玉定弘义见此,脸色也不经一变,他没有想到一个司教司的老师竟然敢真的驱动赤幽峡谷的大阵来对付自己。

    他很愤怒,也很害怕,用一种很尖锐的声音吼道:“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那个司教司的老师冷笑,他怎么会不知道玉定弘义是谁?他道:“你来这里,本来就不合规矩。所以,现在你给我滚!”

    “你完了!”玉定弘义怨毒地道,“我这个人,是很记仇的。”

    头顶的大阵,只是波动了一下,并没有场力降落在玉定弘义身上。

    天空中,涌动的风云渐渐平静下来。

    司教司老师脸色立时剧变:这怎么可能?赤幽峡谷的大阵怎么可能失灵?他不信玉定弘义的家族,还会有让赤幽峡谷大阵失灵的能力。

    赤幽峡谷是赤幽主人的底盘,其中的物理规律自成一系,旁人很难修改。

    玉定弘义见此,再次笑了起来。数道强烈的激光从机甲中发出,瞬间将那个司教司的老师肢解!这个世界上,让他不开心的人,都得死。

    他也觉得很奇怪,赤幽峡谷的大阵,怎么突然就无法运转呢?

    ……

    赤幽峡谷裂缝北面,白骨林边缘,这个时候正站着五个人,他们笑眯眯地看着天空起了涟漪,又笑眯眯地看着涟漪消失。心想:看来是总司令已经将赤幽峡谷的大阵给控制住了。

    的确是被控制住了,东边的朝海中,依旧在那艘战舰上。海一松的手指不停地在面前巨大的光幕上来回点动,将无数的信号输进计算机里。屏幕上,跳动着让人眼花缭乱的运算信息。

    而在大屏幕的一个角落里,出现了三个不同的画面,三个画面中,是三个不同的人。

    雨归、菲璃、楚溪!

    海一松看向这三个少年少女,忍不住微笑。

    他最先看向楚溪,心道:我现在可以确定,智脑就在你的身上,那么那个少年身上,又会是什么呢?

    海一松将目光看向了雨归,他还没有能力看穿雨归是一个女子。他已经知道楚溪就是溪水,而溪水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刺客,但他依旧没有办法知道那个叫兰溪的少年就是雨归!

    ……

    赤幽峡谷中,钢铁坟场里,雨归猛然停住脚步,抬头看着天空。她察觉到了一处来自于暗处的目光。这道目光,让她非常不喜欢。她是一个女孩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自己被人偷窥。

    于是,她从头上拔下了那只簪子,乌黑的长发立刻铺满了她的肩膀。簪子在她的手里,体型迅速变大,很快又成了那把普通的纸伞。

    她举伞遮住自己,继续朝钢铁坟场走去。她举伞的瞬间,海一松面前的那块光幕上,雨归的身影立刻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灰蒙蒙的白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