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海浪中的战舰
    赤幽峡谷的历练,主要是击杀妖兽以活得决定成绩的分数。

    学生身上带着的智能卡会根据学生击杀妖兽的等级、战斗力来生成响应的分数,以供考核和排名时参考。

    击杀战斗力越高的妖兽,得到的分数就越高。

    为了增加竞争力和难度,学生和学生之间也可以进行分数的争夺。一旦一个学生被另外一个学生击败,失败者的分数就会有一半被智能卡划走给胜利者。

    同时,司教司为了保护学生的安全,防止学生之间为了争夺分数而杀红眼,还设置了另外一个保险措施。一旦有学生遇到生命危险,可以立刻捏断智能卡。

    头顶的护罩……也是大阵感应到学生发出来的信号后,就会立刻激发场力,将遇险学生送到其他的地方去。同一时间里,故意伤害、不知轻重的学生将会面临很严峻的惩罚。分数直接清空,踢出赤幽峡谷,直接失去历练的资格。这也就意味着该学生这一年不能顺利结业,只能等待下一年。

    为了保证赤幽峡谷中每年都有妖兽。所以也不是每一只妖兽都可以击杀。

    幼崽不能击杀,怀孕的母兽不能击杀。如果有学生违规击杀,也将会被踢出赤幽峡谷。

    至于怎么判断妖兽是否可以击杀,则完全不需要学生担心。智能卡会自动判断,并将答案告诉学生。

    此时此刻,赤幽峡谷中早已是一片厮杀声。

    溪水没怎么在意,他来这里的目的,是寻找赤幽主人的坟墓。

    对于他来说,要击杀这些妖兽真的太简单。

    妖兽的智商虽说比普通野兽高,可畜牲就是畜牲,脑子不可能有人的那么好用。

    而溪水最擅长计算,他只需要找到一种方式,就可以用来对付绝大多数妖兽。

    楚溪看着树林中那些人影,摇了摇头,往更深处走去。

    婉云道:“我和你一起找。”

    “你不历练呢?这可是要记入考核的。”

    “没必要!”婉云笑道:“我又不想要第一名,只要别被踢,勉强能过考核就行了。如果路上遇到妖兽,或者有不识趣的人来抢分,我们把他们解决掉就行了。”

    “这样……也行!”溪水笑了笑,抢先消失在了从废墟中升起来的晨雾中,婉云紧随其后。

    两个人刚走,赤幽峡谷就来了另外一批人。

    一批很特殊的人,白竹、史必行、玉定弘义还有其他市立德榜上前五十的天才,

    这其中,有一个人女孩。

    如果溪水还在这里,他一定会认得这个女孩:菲璃!

    她来到这里,是为了杀一个人,一个她非常不喜欢的人。

    按理说,她是没有资格进入的。她不是本地人,没在绿洲市立德榜前五十中,也不是西峡县或者青水县学子。

    可也因为她是菲璃,所以她能进来。

    菲璃和白竹等人并不认识,她也不会看这些人一眼。进入赤幽峡谷之后,她也马不停蹄地朝赤幽峡谷深处走去。

    此时,基本上所有该来的人也都来了。但也来了一些不该来的人。

    在赤幽峡谷一个偏僻的地方,一个人也利用和兰溪相同的方式打开了守护大阵的“后门”,和他身后的五个人进入一起进入了赤幽峡谷。

    此时,大兴东面的大海上,暴雨已停。没有地平线上的太阳,有的只是狂风巨浪,蔚蓝色的海水翻出无数的白色浪花。

    一艘巨大的战舰正在浪尖快速行驶,巨大的风浪,并没有对这个庞然大物造成多大的影响,

    战舰的甲板上,不住有海浪打上来,被锋利的船舷切割成无数的雾气,再次滑入大海中。

    一个人正静静站在夹板上,风再大,对他也没有多大的影响。这个人,是无数大兴公民最痛恨的人:东涡117部总司令海一松。手下有一大批高手和死士。117部,也是东涡最神秘的一个组织。

    他本身也非常强大,境界深不可测,甚至有人说过:就算是韵卓,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目前大兴能战胜这个人的人,就只有一个了:禾静!

    当然,这也只是传说,海一松和韵卓还有禾静都没有见过面,交过手,到底谁输谁赢还说不清楚。虽说这些年来,韵卓忙于国家大事,没时间修习,境界没有多大的提升,可他当年毕竟是大兴数一数二的强者,再加上他手中那把神秘莫测的黑刀:希尔卓,海一松未必就赢得了韵卓。

    这些都不重要,对现在的海一松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赤沙州赤幽峡谷中的事情了。

    他看着远处的海面上露出的晶莹的白色,心想:雪岭的那一边,也快是东涡的了。

    他看着的地方,正是东南雪岭的雪峰!

    雪山很巍峨,在遥远的大海上就可以很清晰地看到。

    海一松看着那抹白色,笑了笑,赤沙州的沙海之下,可是有着大量的未开采的化石能源。那些东西,对占领整个大兴来说,至关重要,它们不仅可以合成众多的高性能材料,还是普通战机、坦克、普通机甲运转的主要能量来源。

    甲板被皮鞋踩得直响,海一松的身后来了一个人……他的秘书。

    海一松头也不回,问道:“现在,他们应该进入赤幽峡谷呢?”

    “是!”

    海一松笑道:“那孩子在外面很长时间了,是应该把他接回来了。我不喜欢不确定的因素,只有经常看到他,我心中才会安心。十几年了,真是不容易。”

    秘书道:“东南军区的总司令的女儿菲璃也在刚刚进入了赤幽峡谷。”

    “这么快?”

    “我们告诉她,那个叫做兰溪的少年就是雨归。她和雨归过不去,一听说雨归也来到了赤沙州,立刻就去找她去了。赤幽峡谷中,只怕有一场好戏了。司令就静静地看戏吧。”这其实是一个误打误撞的巧合,海一松和他的秘书根本就不知道兰溪就是雨归,他们如此做法,只不过是想将菲璃拉进这摊浑水,用她来对付兰溪。

    海一松笑着喃喃自语:“的确是一场好戏……”

    海水在不住地翻滚,正如海一松此时的心情,他道:“不知用菲璃这小丫头去换朱州码头,她那个司令老爹会不会干?呵呵!这可是他的独生爱女啊。他没有理由不换吧?朱州码头一到手,就相当于打开了进入大兴的一扇大门,我们的后勤物资就可以通过海运源源不断地进入大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