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奇怪的味道
    .. ,外星学霸成神记

    在战斗中,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会被自己的敌人无限放大。

    当此之时,祝游只是往后退了几米,楚溪手中的剑光再次大涨。狂风卷地,大漠扬沙,远方的城楼,却是覆盖在沉寂的雪中,旌旗不动。

    寒山六十四剑,边关暮雪!

    至此,人们再次震惊。寒山六十四剑何其之难、何其玄妙,只要领悟了其中一招,在楚溪和祝游这样的年纪,就足以为傲,却没有想到楚溪既然已经领悟了两招。乌洱星四大少年天才,果然名不虚传。

    看着满天的剑光,祝游愤怒而不甘地大吼一声,长剑舞动,剑光再起。一模一样的寒山六十四剑:边关暮雪!

    又是一次天崩地裂的硬碰,扩散的光弧之中,两人悉数后退。只不过和楚溪的轻盈矫健相比,祝游显得步履阑珊。之前的那个小小的失误,正在被楚溪一步一步放大。

    还在空中,楚溪又是一个回旋转身,一轮白色的大日从冰焰之下产生,转眼就变成数不尽的剑芒,暴风雪般落向地面的祝游。

    九天冻日!

    这是一招躲避不了的剑招,除非祝游的等级远远高于楚溪。祝游再次一声爆喝,嘴角竟是浸出了血丝。白色的太阳自他面前生成,还来不及化成千万柄利剑,就是轰向楚溪。

    现在的祝游还没有能力完全发动九天冻日,但是眼下为了能够战胜楚溪,他只能以留下后遗症为代价,强行施展九天冻日。内伤已然在祝游体内形成。

    连续见识到了寒山六十四剑中的三剑后,议事殿之外,一片寂静。倘若不考虑这场战斗后面所牵扯的种种,这真的是一场精彩绝伦、让人拍案叫好的战斗。

    楚溪和祝游身上的衣衫,悉数被劲气撕碎。祝游半跪,楚溪依旧站着。冰焰在楚溪的手中轻轻舞动,一道晶莹剔透,宛若冰棱的剑芒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祝游的头顶。

    寒山六十四剑,冰棱倒挂!

    “完了”祝游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很清楚寒山六十四剑的威力。同时,他也心如死灰,就在他还在呕心沥血领悟九天冻日之时,楚溪却已经能够熟练地掌握冰棱倒挂。

    楚溪真的很强!

    祝游放弃了抵抗。既然已经输了,那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在祝游的心中,生命永远没有尊严重要。他……唯有以死来保护自己的尊严。

    自下山以来,他一直受到人们的尊敬。今天的这一战,是他下山之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也是屈辱的一战,输了。

    “住手!”乌洱星的高手中,突然跳出一个还没有楚溪高的成年人,却是之前出现在京都梅城古城区小酒楼中的小矮人。机甲的钢铁巨拳一挥,风声夹着能量场的爆裂声,一拳轰向从空中落下来的剑芒。

    一声巨响,小矮人所站立的地方,地面微微凹陷,而小矮人也觉得自己的喉咙间一片腥甜。他的神情为之一变。说什么都没有想到楚溪那看上去很随意的一招,竟是能够伤到自己。硬生生地将血沫咽了回去,小矮人冷笑道:“师兄弟之间切磋,有必要下杀手吗?”

    楚溪的笑声从祝游身边传来。说道:“谁说我下死手呢?我若是不使用最后一招,那么现在来挡我剑的,是不是就是你本人呢?”

    众人循着楚溪的声音看去,只见红白相间的冰焰已经抵在了祝游的额间。楚溪轻声说道:“师兄,你输了!”

    “强词夺理!”小矮人拂袖冷哼,“若是我不出手呢?你师兄是不是就死呢?”

    “你若是不出手,就还有其他的人出手,总之一句话,你们不会让师兄有任何闪失,是也不是?”

    “你……”小矮人冷着脸,道,“按照你们寒山的规矩,这场比试应该分为三场进行,三局两胜。现在只是第一场而已。”他只是提醒祝游,让他别放弃。同时也是在拖延时间,想办法弄死楚溪。在这乌洱星的这些人心中,已经有弄死楚溪的想法。

    乌洱星高手不是“他”,不会有那么多的顾虑,更不会思考弄死楚溪之后会得罪哪些人。他们现在思考的,只是如何才能弄死楚溪,并且成功瞒过世人。而“他”知道,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

    “我输了。”祝游缓缓站起,说道,“但是接下来还会有两场,我一定会打赢你。”

    楚溪笑了一笑,并没有说话,转身看向议事殿的大门。高高的台阶上,他看见了淡雅、华贵的雨归。

    雨归站在暗帝身边,着一身白得过份的白衣。在暗星这地方,身着白衣的她,真的很耀眼。

    灵犀相通,四目相对,两人相视一笑。

    见此,雨归身边的暗帝不由得脸色一沉。他感觉到了一种很奇怪的味道……

    楚溪拾级而上,来到暗帝等人面前,行礼道:“托陛下洪福,在下不辱使命。”

    第一星将爽朗地笑道:“没有想到楚先生不仅擅长于计谋,连打架也打得如此漂亮。佩服!佩服!等先生有时间,定要与先生大醉一场。”

    星相微笑着纠正:“不!应该是把酒言欢。届时将军可别忘了我。”

    “当得!当得!你们文人啊,就是一身酸臭味。”

    第一星将和星相,前者是比较耿直,没有太深的心机,后者是对楚溪佩服得五体投地。

    有人高兴,自然就有人不高兴,只不过碍于星将和星相、以及没有表态的暗帝,这些人就只好将心中的不满掩藏。

    雨归走到楚溪身边,拉着楚溪,柔声问道:“小荆哥哥,你没事吧?其实……你这样做,一点儿都不值。”

    楚溪微笑道:“为了你,做什么都值得。”

    这一刻,雨归多么希望楚溪说的是真心话而不是演戏。她当然也知道楚溪说的是真心话,为了她,楚溪的确可以去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只是……她需要的不是楚溪现在所表达的意思。

    同一句话,可以有不同的意思。

    暗帝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咳嗽一声,冷然道:“楚爱卿是不是得给我一个解释?”

    暗帝这句话,同样可以有很多的意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