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接班人
    一个单程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去到7462后,就还会剩下一些时间来寻找返老石。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尽管希望渺茫,可楚溪还是不愿意放弃这概率几乎为零的机会。按照他的说法,不去拼一把,谁也不会知道结局是什么。

    下定决心后,楚溪立刻就去准备空天飞机以及这次星际远航所需要的物资。只待此间事情一了,就可以带着雨归离开。

    公寓有自己独立的院落,颇有点儿家的感觉。在小院的上空,璃溪图已经隐入虚空,负责警戒防御。璃溪图的威力不是很强大,可它的优势在于它不显眼,负责警戒,足矣!

    海一松来到小院的门口,并没有人看门,也没人有阻拦。他背着手,不紧不慢地走进小院。

    屋内,传来一个女子的咳嗽声。海一松再次皱眉,走进客厅。

    客厅依旧没有人,他循着声音右转,进入了一间很温馨的卧室。

    卧室中有两个人。一个是娇美难言、面带病容的少女,另外一个却是朴素寒酸、老成持重的少年。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在床上,少年正在喂少女喝粥。

    “小荆哥哥,小雨可以自己来的。”

    “我喂你不行吗?”

    “行……”少女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很好看的笑容,只是加上那种憔悴后,更像是强颜欢笑。

    见到一个陌生男人走了进来,雨归很是诧异,看了一眼海一松,扭头看向楚溪时,见其没有动静,也就选择了沉默。

    就像是没有看见海一松这个人进来一样,楚溪依旧喂雨归喝粥。

    海一松看了一会儿,皱眉道:“怎么又多了一个女娃子?”这口吻,就像是一个父亲质问自己的儿子怎么换了女朋友。

    楚溪看也不看他,道:“碧湖山的小霸王,不只是楚水一人。”

    这话有很多层意思,第一是回答海一松的问题:雨归是我的“发小”。第二层意思,则是提醒海一松:你欺骗过我。我不是东涡人,也不是楚溪,而是楚水。京都有我小时候的痕迹。

    海一松这样的人精怎么会不明白楚溪的意思,他笑了笑:“我也是诚兴人!”

    楚溪沉默。过了一会儿,才道:“你老了。”

    海一松道:“说到对你的关心,我的确及不上你母亲。”这里的母亲,指的是碧叶水琼,而不是水月。

    雨归好奇地看着这两个人,她猜到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头子是谁了。她想:“看来小荆哥哥和海一松的关系很微妙。说他们有仇,可他们见面时并没有谁咬牙切齿,火冒三丈。若说他们毫无关系,可他们在谈话间,却又有一种默默温情。”楚溪对海一松的感情,可谓是爱恨交织。雨归不经意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楚溪又问道:“母亲呢?”

    “她很好。”

    楚溪再次沉默。等雨归吃饱后,用纸巾很认真地擦去她嘴角的饭粒,柔声道:“小雨乖,好好休息。说不准等你再次睁开眼睛时,我们就能够在宇宙中看星星了。”

    “好!”雨归显得很开心。

    楚溪和海一松走出客厅,来到院子中。

    海一松道:“这次,你干得不错。”

    楚溪道:“下次我们再见着,我不会手软。”如今诚兴各世家大族大势已去,诚兴最大的敌人就是东涡。

    海一松停住,冷哼一声:“想不到你的目光也会和那些凡夫俗子一样短浅!”

    楚溪一呆。他想:“或许,自己会错了海一松的意思。”他道:“你还不只是为了报仇。”楚溪觉得他没有资格这样说自己。

    海一松抚额:“这个仇,不能不报!但是,你不应该只局限于诚兴、东涡。”

    楚溪又沉默了一会儿,问道:“这就是你改变想法的原因?”

    人们都想不清楚,为何海一松的变化会这么快。他以前是打算灭了整个诚兴,为何现在只打算灭了侞罗家?难道真的是他觉得自己老了,力不从心?

    今天看来,事实并非如此。

    海一松道:“你只需要记住我这句话就行了。无论是诚兴还是东涡,都不应该是困住你的潭水。”

    “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海一松不答,目光穿过窗户,落在雨归的身上。

    “你已经知道她是谁?”楚溪问道。

    “那么大的动静,能不知道吗?”海一松笑了笑,“那是更广阔的天地。”

    楚溪听得有些糊涂。

    海一松道:“当被剥削阶级推翻剥削阶级并且想统治剥削阶级时,那么,被剥削阶级距离被推翻也就不远了。”这话很拗口,楚溪还是听懂了,问道:“为什么?”

    “这是一种报复式行为,并不利于社会长久稳定的发展。王朝更替,这种周期性的循环在历史上很常见。他们都处于同一种体制之下,并没有想过使用新的体制来解决社会发展所产生的矛盾。”

    对楚溪来说,这是一堂人生课。开启了他对世界新的认知。

    楚溪道:“我有点儿明白了。”

    海一松继续道:“在这一方面,韵卓他比我强。”这是要楚溪好好向韵卓学习。这也解释了海一松为何会极快地和韵卓达成共识。不过是英雄所见略同。

    这些话,都是海一松专门过来对楚溪说的。楚溪不是他的儿子,却是他的接班人。今天夜里,他最想说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

    “从今往后,117部就交给你。”海一松叹息了一声,拿出了委任令。

    楚溪并没有接,他道:“我养不起这样的组织。另外,117部是东涡的军队,只怕你没有权利这么做。”

    海一松嗤笑一声:“你都养不起谁还养得起?”楚溪听不出来海一松这句话是恭维还是实话实说。但是他知道,以他现在的经济实力,的确养不起这样的一个组织。

    “另外,”海一松又道,“117部虽然打着东涡的旗号,但完全是我的,不是东涡的。我想将他给谁就给谁。东涡皇帝老儿也奈何我不得。”

    “我的确是养不起。”楚溪再次申明,“它到了我的手里,只会解散。”

    “你还是害怕承担责任?”海一松冷笑道,“以你的智慧,难道你还解决不了这样一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