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为老不尊
    一秒记住,小说!

    双方的对峙不过十分钟,雨归打算不计代价强行解开凝梦伞的封印,驱散前方堵住去路的护卫,可也就是这个时候,出现了两个相当了不起的人物。

    单凭战斗力而言,荷想肯定打不过三大家族的高手,然而她的身后是神秘莫测、高手如云的寒山。那个青衣女子,更是大名鼎鼎的南疆圣女,身后是南疆亿万信徒。三大家族想要继续为难楚溪,不得不考虑这两个人的感受。

    三大家族的家主很默契地都选择了沉默。刚才南疆圣女说了一句发人深省的话。她是接收到了某人的信息才赶来了这里。

    发这信息的人,就算不是楚溪,也一定是楚溪身边的人。他究竟有多大的面子,竟然请得动南疆圣女?这些人不得不再次思考楚溪的身份。他真的是一个叫做楚云的农民的儿子?还是大学者楚披荆的儿子?亦或是还有其他!

    如果是前两者,楚溪绝对请不动南疆圣女。那么现在就只能是第三者。同一时间里,这些人再次想起了楚溪和紫木白薇的婚事。这场订婚宴,直接引来了荆梦鸿轩和南疆圣女,楚溪得有多大的面子?

    南疆圣女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并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够引起她的注意。如今只一个消息,她就匆匆而来,她与楚溪的关系非同一般,或者说给她消息的那个人与她的关系非同一般。

    圣光在楚溪的体内流转,他的伤势,竟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好转。

    雨归抽回凝梦伞,焦急地道:“前辈……那个……小荆哥哥……有没有事?”

    “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圣女不冷不热地说着,起身站起。她青色的裙摆上,楚溪的血渍婉似有生命般悄无声息地退去。

    “什么叫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荷想问道。

    “半年之后,他会不会死。我不知道,我也没有办法治好他。”若是有办法,三年之前她就用了。

    雨归低下了头,她明白了。抬眸凝视着已经昏睡的楚溪。

    荷想继续道:“还请圣女明示。”

    “他体内有个东西,那个东西决定了他的生死。他能不能活下去,完全看他能不能遇见那个有缘人。那是唯一的解药。实际上,就算他在这半年里突破五级,也只是延长自己的死期,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是,在没有找到那个有缘人之前,这是他唯一能够活下去的方式。”

    “小荆哥哥一定能够活下去的。”雨归明亮的眼睛依旧看着楚溪,眨也不眨,很是认真地道。

    南疆圣女微怔,扭头看向雨归,诧异了瞬间,点了点头,道:“原来是你。”

    “嗯……”雨归轻轻地答应着。

    “这就好。”说完了这三个字后,圣女就是退到一边,没再说话。

    成世仁上前道:“其实圣女大可不必救此子。不值!”

    “为何?”圣女看着成世仁,柔美的声音依旧没有丝毫情绪。

    “此子是个淫贼,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了大小姐,败坏大小姐清誉,理应当诛。就算此时侥幸活下来,也是一死。他冒犯了乌扎娜家,还请圣女不要阻拦,让乌扎娜家将他带走,给大小姐一个公道。”

    圣女收回了目光,看向远方的云层,许久,只说了一句话:“我觉得他们在一起,挺好!”

    “他们”指的就是雨归和楚溪。

    圣女很轻的一句话,却是举座皆惊!这代表了她的态度。

    一个护卫长跟着走出,很客气却是厉声道:“圣女,这里是大兴,不是南疆。这里的事,是我们诚兴国的事,还请圣女遵守国际协议,不要干预。”

    南疆圣女淡淡地看了这个护卫长一眼,道:“一个护卫长也能说出如此大道理,大兴果然名不虚传,越俎代庖之事,比比皆是。我是南疆圣女,自然不会干预你们的事情。我没记错的话,你们也没有权利处理这件事情吧?”

    三大家族的家主脸色一片阴沉。他们如何听不出圣女的意思?这三个人中,侞罗律和成世仁的表情最精彩。类似的话,刚才在五王府时,玛希也说过。

    紫荆宫的态度,现在是越来越强硬。

    雨归坐在楚溪的身边,拉着他冰冷的手。圣女在雨归的旁边,青衣随风而动,负手看天。轻铃坐在飞车上,晃悠着双腿,磕着瓜子,模样很是悠闲。荷想负剑而立。

    有人来了,来的还不只是一个人。

    安全总司的总督亲自带着五百号人将在场的人全部包围,喊话道:“冷静行事,和气生财,所有人,都放下武器说话。”

    成家家主和侞罗家家主见此,脸色更是难看,毫不掩饰地冷哼了一声。

    无再少挥了挥手,让那些护卫收了武器。

    总督不徐不急,保持了应有的形象和礼数,来到三个家主面前,道:“听说这里生事,我特地过来维持局面。三位暂且带着人请回,我定会查出真相,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走吧。再少兄!”成世仁语气不善。他今天两次遇见紫荆宫的人,两次都吃瘪。

    到了这种地步,三大家族还能说什么?难道要他们和紫荆宫彻底撕破脸?

    总督笑眯眯地看着三个人带着护卫离开,这才飞到凰的身边,惊道:“哎哟喂,我们的大小姐,你怎么不和你的父亲一道回去?”

    荷想忍俊不禁;轻铃翻了翻白眼,继续嗑瓜子;雨归觉得耳根有点儿热。

    总督拍了拍手,道:“几位请。”

    雨归问道:“你不抓我们?”

    总督道:“元首刚刚给了我指示。别说楚溪公子还没动手抢,就算真的动手抢了,难道还能委屈了我们的大小姐不成?”

    雨归觉得脸颊更是发烫,轻轻唾了一口,嗔道:“为老不尊!”

    一车、一鸟、一剑,以及包括总督在内的十几个安全司的人,继续向五王府飞去。剩下的安全司的人马则回了安全总司。

    雨归抬头,小声地问轻铃:“圣女前辈是你叫来的?”

    轻铃呆住,豆沙包依旧含在嘴里,很是艰难地道:“难道不是你?”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