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紫木阿依
    ,精彩小说免费!

    碧湖山胡同是一条老胡同。这里的建筑物,都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前留下来的。

    在十多年前,这里也是相当有名气的一个地方,这条胡同里,住着的人无一不是有学之士。那场政变之后,很多人都从这条胡同里面消失了。这些大腕中,包括雨归的父亲,包括萧暮雨的养父萧笑,也包括楚溪的父亲楚披荆。

    在相当一段时间里,碧湖山胡同,被誉为与紫荆宫同等重要的地方。

    这些事情,是楚溪现在无法知道的。也是后来雨归告诉他的。

    楚溪之所以会问这么一句话,是他看到了那座大门上的牌匾写着四个字:披荆斩棘。

    他的父亲,就叫楚披荆。

    “那里,就是大学者楚披荆的故居。”

    如果还有其他的人在旁,他们不难得出一个推论:雨归故事中的那个小男孩,就是眼前的楚溪!

    可是,楚溪自己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在一阵惊慌失措之后,他只轻轻说了两个字:“父亲?”

    他说得很轻,就是连雨归都没有听清楚。

    很简单的两个字,却包含了他此刻所有的感情。

    楚溪笑了出来,情绪有些失控。他太高兴了。十余年了,突然就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他怎么能不高兴?

    “溪溪,你怎么啦?”轻铃从墙上跳下,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楚溪看着眼前的院子,百感交集,拉着轻铃的手,道,“我们走吧!”

    楚溪很想现在就去自己曾经生活的地方瞧瞧,可他现在没有足够的时间,只能改天再来。

    在得知楚溪来到京都后,宾白薇和章结立刻就联系了他。说今晚要聚一聚。

    楚溪不喜欢做一个爽约的人,既然应了约,无论如何也要去。

    他转身,看向墙上那个他还不知道名字的少女,认真地说道:“谢谢你!”

    在茂密的紫藤间,楚溪只能看到她紫红色的裙角。

    楚溪和轻铃离开了碧湖山胡同。雨归却什么话也没有说,甚至都没有挪动一下位置,更没有看楚溪一眼。

    她今天的情绪不是特别好。事实上,她也不是一个什么事情都关心的人。轻铃这小姑娘,让她觉得很有趣,也就顺便说了说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呆了很久,她从墙上一跃而下,来到荷花池边,对着亭子中打盹的一个少女说道:“豆豆,帮我准备一套明天穿的正装。”

    豆豆,就是亭中的那位少女。她是雨归的贴身侍女。

    “啊?”豆豆猛然惊醒,揉了揉眼睛,问道,“小姐,你要去什么地方?”

    “京都大学堂。”

    “找萧暮雨大师哥?”

    “不是!”雨归露出了一抹别有意味的笑容,“踢馆!”

    “啥?”豆豆直接惊呆了。踢馆?那可是京大附高啊,小姐真的不会过去捣乱吧?想了想,也觉得不太可能,萧暮雨在那个地方,就算小姐真的要去那里捣乱,也没有那么容易。

    ……

    如果其他的京大学子还对楚溪保留一丝尊敬的话,那紫木阿依无疑是所有学生中最嚣张的一个。他的确有他嚣张的资格,除了自身能力不错的话,更重要的,是他是诚兴国的王子。

    他是皇族,他父亲是一位王爷。丫丫公主是他的姑姑,前任宪会主席韵卓是他的姑父。

    “楚溪就是一坨屎!”紫木阿依看着眼前的一对男女,嘲笑道,“狗一样的人物。凭什么爬到我的头上去?”

    楚溪的到来,让紫木阿依超级不爽。为什么楚溪就是乌洱星四大天才之一,而他什么都不是?

    说萧暮雨是天才,年轻一代最具备潜力的一个人,他没有什么意见。说雨归是仅次于萧暮雨的天才,他也没有意见,就算是东涡的那个折天慕徳,他虽然觉得对方有点儿名副其实。可好歹对方是一个皇子,东涡最优秀的一个皇子

    。说他是天才,紫木阿依也没有意见。可是要承认楚溪也是四大天才中的一个,他觉得就是一个笑话。

    紫木阿依觉得自己就算不咋地,也是京大数一数二的人物。

    自从楚溪在星空城樱花巷与折天慕徳一战之后,敢这么说楚溪的人,已经很少了。

    紫木阿依面前的一对少年少女,就是宾白薇和章结。他们来京都大学堂,

    原本只是想找他们的学监,结果刚一来到这里,就听到有一个家伙正在厚颜无耻地对楚溪宣战。如果只是宣战那也就罢了,关键是这家伙说了相当多的难听的话。

    宾白薇和章结怎么可以容忍有人这样说自己的老师?立刻就站出来和紫木阿依理论。

    章结涨红了脸,怒道:“你给学监道歉!”

    没有太多的人明白他为什么称呼楚溪作学监,但是他们都可以猜测到,章结说的学监,就是楚溪。

    “道歉?这就是一个笑话!”紫木阿依意气风发地举起了手中的一把短剑,对着周围的学子朗声说道,“我若不把楚溪踩在脚下。当如此剑。”他接下来的动作,和人们想象的不同。他并没有把这把剑折断,而是把它丢进了垃圾桶里。

    这是对楚溪的侮辱,因为人们都清楚,楚溪擅长用剑,而且还是短剑。

    “你太过分了。”宾白薇也怒道,“给学长公开道歉!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你打得赢我?”紫木阿依笑道,“小姑娘家的,做什么不好。偏生要打架?你还是乖乖回家去,怎么想着如何嫁人吧?”

    章结有点儿口吃,此刻却是毫不犹豫地说道:“如果雨归在这里,你还会这么说吗?”

    人群微微哗然,不少人转头看向了这个很普通的少年,然后又看向了紫木阿依。

    雨归明天会不会直接给紫木阿依下战书?这似乎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紫木阿依顿时变了脸色。喝道:“你是谁啊?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道歉!”宾白薇走出了人群,面带寒霜,“我不允许任何人这样说学长。”

    “对!道歉。”章结也走了出来,说道,“你可以挑战他,但是你不应该这么说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