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魔剑可还行
    再过一日,路无笛便会派人邀请苏渊等人离开祁南,前往所谓的魔域。

    魔族已灭,世间也不再出现魔物,但魔物是否真的彻底灭绝?

    在如今这个魔气复苏的时代,苏渊认为总该有几只魔物存在。

    从万魔山脉一路往北行至祁南,他的确没有感应到任何魔物的气息。

    “难道去了北国?”

    苏渊不止一次这么想到。所以他对路无笛所说的魔物很感兴趣。

    不过这些思绪很快便消失,他已经跳槽做了人类,对于魔族,也不是太关心。

    前往魔域还有一日时间,虽然听路无笛说的很是凶险,苏渊却并不在意。

    他不怕魔物,魔物怕他。

    只是他不希望看到林小虞苏宴和苏小半受伤。

    前一日,他以魔气化形的手段,惩戒了一下苏构。

    这一日,他打算教点本事给苏宴。

    ……

    ……

    要找到苏宴很容易。

    苏家前院的院子,本该是人最多的地方,但自打苏宴练剑以来,这里就成了苏宴的演武场。

    苏宴很少跟人说话,也不喜欢与人说话。

    除了他觉得有意思的人。

    这些人之中最有意思的,自然是他的兄长。

    苏渊来的时候,苏宴便停止了练剑。

    这是苏渊第一次见到苏宴舞剑。

    “速度不错。”

    苏渊给出如此评价。

    苏宴摸了摸自己的头,颇有些不好意思。

    “兄长找我,是为何事?”

    二公子从来都是开门见山。

    “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知道,你对以魔气入剑道,看法如何?”

    苏渊从人族史里了解了很多。

    魔气复苏,全民修魔不假。

    但也有很多人抵制使用魔气。

    认为天地元气才是世间正道的不在少数。

    苏宴也曾经问过苏渊,苏渊对于苏宴的回答早已知晓。只是起个话题。

    “没什么看法,修魔还是练武,皆是为了境界。而境界也不过是为了能够研习更高深的技艺。”

    苏渊想了想,说道:“所以于你而言,大道终究将归一,一切皆是为了剑?”

    苏宴略微讶然。

    “没错,兄长说的对。”

    “你所修的剑法名为何?”

    “没有名字,大概……叫作刺?”

    “刺?”

    苏渊觉得有意思,又重复了一遍。

    “刺。”

    剑法里最为简单的一剑,便是刺。

    这个动作,只需要拔剑,直刺。

    是许多招式中的一个变化,也是许多杀招中的最后一个动作。

    苏宴这个人很直。他不喜欢弯弯绕。

    很多剑法用来用去,招式复杂,但说到底,最终都将落于一处,便是刺。

    既然如此,不如只修刺剑便好。

    于是从他这么想的一刻起,整整七年,他只练两个个动作。

    拔剑。

    刺。

    “要是我说,我知晓一些很高深的剑法,可以传赠于你,你是不是也不会学?”

    苏宴点头。

    “不学。”

    果然。

    想起此前与苏宴的对话,苏渊倒是不意外。

    苏宴是一根筋,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他当然认为兄长有资格指点他。

    只是剑法除外。

    好在苏渊看着苏宴练剑,也别有感悟。

    魔族生物的战斗思维很简单也很直接。

    狮子与兔子战斗,不会翩翩起舞,羔羊面对财狼,也不会做花里胡哨的事情。

    无论弱对强,还是强对弱,但凡要赢,或者求生,便该直奔主题。

    人类的剑法招式总是很精妙。

    但最终,剑是要用来杀人的。

    苏渊认为,苏宴倒是颇有某种智慧。

    “可你如果只练这一招……面对那些招式精妙的,岂不是要吃亏?”

    苏渊只是试探。

    苏宴则理所当然的讲道:

    “我只练一招,也就只出一招,如果……一招之后没有结束战斗,那说明,我练的不够精。”

    苏渊微笑。

    苏宴的这种执拗他越看越喜欢。

    人类的剑法有很多,魔族亦如是。作为曾经的魔界之主,他印象中也有几个使用魔剑的高手。

    它们的剑法的确强大,可最终想来,强大的还是它们本身。

    自打人类步入武道后,剑法招式的意义的确不大。拼的也都是剑气剑意。

    可总归,要有一个动作,杀人的动作。

    略一思索后,苏渊发现苏宴的确比自己想象中有天赋。

    原本打算扔几本剑谱,现在也打住了这个念头。

    “剑法算了,那剑呢?”

    “什么?”

    苏宴木讷起来,他并不知晓兄长为何忽然来到他练剑的地方。

    “我是说,如果有一把好剑给你,你会用吗?”

    剑客满意自己的剑法,看不起其他剑法,这是常有的。

    但没有剑客不喜欢剑。

    甚至修行界中,有名为剑盗者,专窃他人佩剑。

    苏宴自然是喜欢名剑的。

    只是,名剑难求。

    “天下有名的那些剑……似乎都有主了。至于人魔大战时代的名剑大多则失落了。而次等的剑……倒也不少,只是也很难求,这武道界中,最不缺的便是修剑道的。”

    苏宴有些无奈,他自己的剑,名为长雪。若放在武道界中,也算一把好剑。

    但也仅仅止步于好字。

    即便是这样一把剑,也耗费了苏家不少人力财力才求得。

    苏宴颇有些无奈。

    苏渊沉默片刻后说道:

    “要不试试魔兵?”

    “魔兵是什么?”

    苏宴只听说过神兵。

    能被称之为神兵的剑,天下所有剑客都在争抢,便是那些活了一百多岁的浩瀚境界甚至真武境界的老怪物们,也都会为了神兵而做出一些……

    不符合身份的事情。

    “魔兵,就是魔族强者使用的最好的兵器,品质上来说……应该比你说的那些天下名剑要好吧……”

    大魔王很久没用过兵器了,所以不确定神兵魔兵差别。

    但他记得一些兵器,在某些大魔手中,的确很麻烦,至少之前吃它们的过程,很费力。

    这些兵器,甚至连他都无法熔炼,可谓天地间的至宝。

    “魔族兵器?倒是听说过。”

    苏宴想着兄长先是说魔气入剑道,后是魔族兵器,前几天又教出了一个魔修高手。

    这些事情串在一起,苏宴心道,兄长果然是魔修高人,深藏不漏。

    但要弄到魔族兵器,却是非常难以办到。

    “魔族兵器据说人魔大战后,大多被销毁了。而那些无法销毁的,也都放在了瀚云城的镇魔狱中。”

    苏渊倒是不知晓这些,他说道:

    “这个不急,我识得一些魔剑,说与你听听,你且先看看对哪把剑感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