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桥上的风景
    苏宴是这么想的。

    兄长果然是比自己有气魄,何况既然是要比试,又怎么能故意输?

    即便最终的结果是输,那也得是堂堂正正的输。

    拿着这一万两银票,苏宴脑补了兄长的光明磊落豪情万丈,对兄长的敬佩又添一分。

    所谓一物降一物。

    苏渊不知道,这个不通武道的书生形象,在自己那谁也不听谁也不服的三弟眼中,是如此伟岸。

    苏渊将书本放回书架,走出书房。

    一切已经安排妥当,就等待着后天的对决。

    ……

    ……

    祁南城赌坊很热闹。

    苏渊在几天前,安排了人在祁南城最大的鱼龙赌坊做了一个局,还当场砸了五万两进去,买路无笛赢。

    这等阔绰的排场,一众赌徒想也不用想,就认定这个人是苏家的人。

    随之这个消息就在全城传开。

    赔率从一赔十,慢慢的变到了夸张的一赔三百。

    原因很简单。

    苏渊还留了一个小道消息。

    据某人舅舅说,苏家压根儿没想赢,只是想故意输,将那些聘礼赚回来。

    这消息一传开,所有人都知道了该怎么押注。

    林家人虽然琢磨过这消息真假,但怎么想,无论真假,苏家人都不可能赢。

    于是林有财也下了大注。

    这节奏一带,全城人都疯狂开始投赌局。

    毕竟林家人总不至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苏宴去了赌场买了苏家赢。

    这位木讷的三公子这一出现,让这戏更真实。

    祁南的百姓们都知晓,苏家的三公子不做生意。早年苏万贯试着让他做点小买卖,便被弄得一团糟。

    这位三公子从来都是做事随心,不看大潮也不审时度势。

    他买苏家赢,只是众人觉得他真心以为苏家能赢。

    尤其是所有人都认为,苏家迎战路无笛的,是苏宴。

    看着苏宴买自己赢,跟风买苏家输的人便更多。

    真正了解苏宴的,唯有苏小半。

    苏宴从来都不傻。

    故意把生意做砸,也只是因为生意这种事情,他不喜欢,而他有个更擅长此道的兄长。

    感受过赌坊众人的狂热后,苏宴忍不住感叹。

    如果……如果苏家真的赢了的话。

    这次能赚的钱恐怕会很多。

    ……

    ……

    第三日。

    路无笛已经有阵子没有来祁南城。

    对于没有悬念的对决他并不在意,但苏宴到底成长了多少,他却很好奇。

    武道的天才不多,数来数去也就那么些。他实在是希望能够邀请苏宴进入天音宗。

    带着一顶斗笠,换了一身粗布麻衣,路无笛便进了祁南城。

    擂台在城东的东坡桥上。

    路无笛来的时候,东坡桥周遭已经来了许多人,大多是老人孩子。

    神仙打架不影响百姓们的生活。

    南国毕竟是战胜了魔族的国度,民风彪悍。

    东坡桥外虽然看客很多,但祁南城还是那个祁南城。

    大街小巷的吆喝声不曾停,包子铺里依旧蒸汽缭绕,菜市场妇女的砍价声此起彼伏。

    路无笛在附近的东坡酒楼的二层楼买了个靠窗的雅座。

    这酒楼是苏家的产业,一顿酒菜并不便宜。

    二层楼里也只有寥寥数人。

    其间一个公子哥儿穿着如同书生,若非那身文士袍做工讲究,他还真难看出这人是个富家子弟。

    他没有认出这书生是谁,但却认得书生旁边的人。

    剑眉星目,年纪轻轻手上却有着厚实的茧。

    苏宴。

    这书生自然只能是苏渊。

    在路无笛进入二层楼的时候,苏渊便注意到了路无笛。

    从魔族遗址到祁南城的一路上,这是苏渊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个气息不那么弱的存在。

    二人的距离,只隔了两张桌子。

    带着斗笠一身粗布麻衣,苏宴并没有认出路无笛。

    可路无笛内心就很惊讶了。

    因为东坡桥上,对决的二人已经到了。

    这意味苏家派出的人不是苏宴。

    苏宴其实也很惊讶。

    因为东坡桥上,天音宗的人手中拿着竹笛。

    路无笛的御音锻魂诀已经练到了大音希声境界,早已不需要用笛,故而才有无笛之名。

    苏宴觉得有些无趣,但转头又想到:

    莫非兄长早就知道,路无笛这等存在,并不会真的放下身段来与苏家比试。

    所以这一战,其实有胜算?

    这个想法没有维持太久。

    天音宗乃天下五宗之一,宗内高手颇多,御气境界的人更是一大把。

    便是路无笛不出手,能打败自己的人也有不少。

    东坡桥热闹起来。

    路无笛眼中也有了神采,因为苏家派来之人……全身笼罩在一股黑气当中。

    魔修。

    这些百姓不认得,但路无笛是知晓的。

    路无笛并不担心。

    他为了不让天音宗丢面子,软磨硬泡了很久,才说动了他的师姐。

    天音七秀之一,莫云丽。

    即便对方是魔修,若没有相当的境界和高深的功法,也绝非他师姐的对手。

    ……

    ……

    东坡桥上。

    林有财感觉到有些古怪。

    这路真人蒙着脸,苏家人也蒙着脸。

    他没想出个所以然,只是看着苏家人,觉得有些眼熟。

    哪怕在魔气缭绕间,只能看到一个隐隐的轮廓。

    他实在想不到苏家还有谁能够修魔。

    但总归不可能是天音宗高人的对手。

    天下五宗之名,便是放在了北国,那也是能震慑一方群雄。

    “既然天音宗的高人已经到了。那就开始吧。”

    看客们也已经迫不及待,林有财更是等着苏家人输了好去埋汰苏家。

    莫云丽摆了摆手,示意林有财和其余人散开。

    众人意识到这局对决马上便要开始,谁也不想被波及,都躲得远远的。

    一时间东坡桥周遭显得有些闹腾。

    待到周围的人都散去,莫云丽拱手道:

    “天音宗功法虽算柔和,但依旧不可小觑,我们点到为止即可,希望你莫要勉强。”

    莫云丽知晓路无笛的初衷。

    她不认识苏宴,她以为与她交手的是苏宴。

    既然是招揽,自然不能下手太重。

    莫云丽希望这是一场切磋,而不是一场对决。

    只是当桥上另一端之人开口后,她傻眼了。

    “嗯,谢谢……”

    这是一个听着十分悦耳但又十分怯懦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很容易让感觉……黑气缭绕着的,是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

    林小虞当然是女子。

    她早就知道自家相公的安排。

    却还是有些紧张,有些怯场与茫然。

    莫云丽最终将竹笛放在唇边,对手是女子,但这魔气缭绕,境界至少也在御气境界。

    她打算速战速决。

    本该全神贯注戒备的林小虞,没有看莫云丽,而是望向了东坡酒楼。

    即便蒙着面,没有人知道她便是林家的那个弃女。

    可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莫云丽。

    就好比从小到大,她都是最容易被忽视的那个人一样。每个人的眼中都只有她的三个姐姐。

    哪怕她才是最努力的那一个。

    但此时此刻,她是桥上的风景。

    只属于酒楼里的一人。

    想到此,林小虞有了些勇气。

    魔气缠绕下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

    (明日来个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