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6章 你怎能如此糊涂?
    第七道神纹浮现的时候,叶玄月脸庞已然变得苍白。

    那面镜子上头的波纹强烈震动,这少女咬紧唇,隔了大约数秒钟,她的指尖也因为过于用力而多了一道淡淡痕迹。

    冷莫燃的判断从来不会出错,叶玄月的极限,其实只能抗衡第七道神纹浮现出的洪荒天地钟!

    而他瞧着身旁少女倔强不发一言的侧脸,默不作声地伸出手,更多神力从他手掌涌出。

    第八道神纹现!

    这青年看向眼前的这口钟,他开口说道。

    “我知道你已经生出了自我意识。”

    “你何必非要显现出第九道神纹?”

    “玄月手中的古镜,在上古时代是同洪荒天地钟同一等级的法宝,若是当真拼下去,也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冷莫燃的心头,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镇压妖神是我的职责所在!我能够感知到妖族妖神已经接近。”

    “倒是你同这少女,为何要拦着我激发九道神文?”

    “那妖神是妖族中人,即便他在钟下魂飞魄散,也是他身为妖神的宿命!妖族气运,系于妖族妖神之身,若是我眼下放过他,他日后祸害苍生,这份因果,又有何人能够承担得起?”

    “你身旁的少女,那面镜子的确了不起。”

    “但是以她如今的境界,虽然在神界的后起之秀之中,算得上不错,同上古大能相比,还差的多!”

    “你们如今阻拦我,是在抗衡神界大业!”

    冷莫燃苦笑。

    他若是全盛修为,倒是还可以同这只古钟的器灵分说一二,如今只能同对方僵持下去——唯独能够盼望着叶玄月的那只狐狸,不要再赶来了。

    既然玄月已经打定主意,要帮它扛下与此钟有关的业果。

    他若是赶来,只会让玄月的苦心付诸东流。

    ……

    此时此刻那少年踏入迷雾之中,他隐约似乎是感觉到了第五道钟声,但是那钟声戛然而止,显然是有什么变故。

    小白的眼底闪过了一丝疑惑。

    怎么。

    那里有人么?

    他想了想,低下头看向他自己的手掌心,然后他从口袋之中,掏出了一只小雀儿,这只小雀儿落在地上,化作了一个穿着嫩粉衣裳的小雀儿,这小雀儿轻轻呢喃。

    “我又听见那个声音好听的姐姐的声音了。”

    眼下情势危急,小白却也无空静心同这只小睨雀交流,他只是盯着她的瞳眸,开口说道。

    “你方才听见了么?”

    “那口洪荒天地钟的第五道钟声?”

    他想要确认,方才并不是他的幻觉。

    这只小睨雀听见眼前的哥哥这样问,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有!”

    “但是一下就消失了。”

    “哥哥?”

    这少年抬起头看向前方。

    难道……洪荒天地钟的力量,有人在前头抗衡了下来?可是这怎么可能?即便他有妖族无数年积攒的妖力,也没有把握,能够抵挡那口钟。但是他不得不博一次——他站在原地,脑海之中却闪现过他方才所见的那把紫色长剑。

    不知道为何,那把紫色长剑的模样,在他脑海之中盘旋不去。

    这少年猛然转身,那只小睨雀的声音都透出了些慌乱。

    “哥哥?”

    “你要去什么地方?”

    这少年转瞬之间,身影已经远去,他几乎是不顾一切地全力催动他的空间法则,这只小睨雀听见他的一缕声音飘散在空气之中。

    “去取剑。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他要去……再看一眼那把紫色长剑。

    若是他猜的不错,抢在他之前接触洪荒天地钟的,应当便是那把剑的主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头有一种又熟悉又担忧的感觉。这种感觉从未出现在他的心里头,这种酸涩又复杂的滋味,甚至让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形容!

    但是这少年却转瞬间,便在心中下定了决心。

    他不会后悔。

    ……

    那把紫色长剑依然好端端地插在那石墩上,这少年盯着这把长剑,连一丝半点的细节都没有放过,剑身似是闪过一丝妖异紫光。

    而小白的内心深处,有一股力量涌动,更有一道声音,似是在催促着他,去拿起这把剑。

    他凝望着这把剑,隔了数秒钟。

    这少年伸出手,握住了剑鞘。

    他以为会十分艰难,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他从石墩之上抽出这把剑的时候,居然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阻碍,十分地顺滑,好似这把剑原本便应该被这样顺利拔出。他握住剑身,这把剑微微震动,那股力量传递到他的手臂上,弥漫向他的全身。

    却没有敌意。

    这把一看便是人类的法宝。

    对他不但没有丝毫敌意,相反,他能够感觉到,从这把剑的剑身之上,透出的一股熟悉的亲昵意味!

    然后这把剑牵引着他的身体,像是要带他重回桥下一般。

    这少年的声音,却没有了之前的杀伐果断同坚决笃定,多出了淡淡的迟疑同犹豫。

    “你要带我去见你的主人?”

    他也不知道他在迟疑什么,只是这把剑飞起,他眯着眼睛,瞧着飞舞的紫光在眼前盘旋,然后他钻入了空间缝隙之中!

    ……

    古镜的光芒已经减弱了不止一筹。减弱的光芒微微荡漾开,那少女的唇瓣浸润鲜血,她唇角多出了数道血痕,瞧着让人心疼。但是她依然端正握持古镜,远处的那口洪荒天地钟猛然晃动,她身旁生出重重幻境。

    是古妖肆虐。

    神界生灵涂炭的场景。

    这口洪荒天地钟横空出世,镇压古妖,无穷无尽妖魂被压制在妖山之上哀鸣不已!

    而叶玄月的眼前幻境猛然变化,多出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那老者站在一座古山,对着上天似乎是在祷告什么,然后石柱之上,多出了九尾玄狐之影!

    这老者大惊失色!

    叶玄月的心却愈发下沉,似是沉入无底深渊,她脑海之中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似是从远处飘荡而来,在扰乱着她的心神。

    “你知道为何不偏不倚,偏偏是九道神纹么?”

    “因为这九道神纹,就是特意添加在这上古的神器天地钟之上,用来镇压九尾妖狐的!”

    “九尾妖狐,天生妖骨,神界大乱,生灵涂炭——当初上古始祖感应到九尾妖狐的妖异之处,所以才镇压住它。”

    “妖山之上的洪荒天地钟,就是为了镇压九尾妖狐。”

    “你若是用你手中古镜抗衡这九道神纹,想要替那九尾妖狐应劫,就算你不魂飞魄散,你也要成为神界罪人!”

    “你怎能如此糊涂?”

    叶玄月不知道是何人在说话,但是这道声音一字一句如同刀锋,落在她的心中,每一字都似是能将她剐得鲜血淋漓。

    这少女咬紧牙关,却守住本心,丝毫不放。

    “它不会作恶。”

    “天地都可以憎恶它。”

    “但是,它曾经是我的那只小狐狸,所以我永远不会放弃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