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尊贵的包厢
    经理并不知道刚才下车的(情qing)况,只觉得这三个人之中苏柔雪的(身shen)份傲然,而其他两个估计就是她带过来的,甚至于都有可能是跟班之类的人,可即便是跟班,也不能随便去嘲讽,俗话说得好,打狗还要看主人,他(身shen)为经理,自然明白有钱有势的人这点心思。

    “苏小姐,这边就是三位的包厢了,如果不是您的朋友打电话,正常(情qing)况下包厢是需要提前一天预约的,今天这是为您破例了。”经理很会做人。

    苏柔雪眉宇之间没有半点(情qing)绪,走进包厢,看了一眼这包厢的环境,头也没回淡淡道“订房间的不是我朋友。”

    经理有些发蒙,看苏柔雪应该有些(身shen)份,订房间的不是她朋友不过也对,在经理想,如果苏柔雪真的跟那个订房间的人是朋友,那她的(身shen)份应该更高一些,(身shen)边就算是跟班,也应该更上档次。

    “稍后会有服务员来给三位点餐,我这就先出去了,三位请稍等。”经理微笑着离去。

    房门关上,经理快步朝着楼下走去,一边走一边看着时间,今天预定这包厢的人之中还有一波(身shen)份极为显赫,他可不敢怠慢了,至于这位苏小姐,既然她跟订包厢的人都算不上是朋友,那么现在对她们的这份(热re)(情qing)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的确,苏柔雪跟订房间的人并非是朋友,因为订房间的只不过是她的助理秘书,而对于苏柔雪而言,工作上的上下级关系是绝对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因为做生意是不能夹杂太多私人感(情qing)的,尤其是对下级,需要保持一个客观的平常心。

    经理等电梯的时候发现电梯停在二楼半分钟不动,他看了一眼手表,快步朝着楼下跑去,又是一路小跑到了一楼。

    此时,一楼大门口处已经来了一波人,他最庆幸的就是这波人刚走到门口,还没进来。

    “张教授”经理赶紧走上前去跟一个中年男人握手。

    这张教授(身shen)旁还有三人,三人看起来都文质彬彬的,两名年纪不小,两鬓微霜,另外一名看着却年纪轻轻,但双眸之中仿若是能吐火一般,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张教授,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几位的包厢早就安排好了,请随我来。”经理弓着(身shen)子做出一个请进的手势。

    张教授点点头,只是说了句谢谢,便继续转头跟(身shen)旁的人交谈“这家酒店很不错,昨天晚上得知你们要来,我就已经订好了位置。”

    “张也啊,这么长时间不见了,你还是老样子,你说咱们同学里面,就你现在最权威,应该是我们招待你,反倒是让你破费了。”一个带着金色边框眼睛的中年男人说道。

    这张教授便是经济学专家张也,张也闻言连连摆手“刘东晨你这个老家伙,又消遣我了。”

    “老张啊,老刘说的没错,我们这一次来可是有事(情qing)求你,应该是我们请你才对。”另外一名中年男人说话了,这中年人略微发福,不过脸色却并不红润,似乎是(身shen)体抱恙。

    这中年男人说话之际,那精神抖擞的青年立刻冲着张也一低头“张叔,多年不见,这顿饭本应该是我这个做晚辈的孝敬您,现在可倒好不过张叔,既然饭您都招待我们了,那之前我给您带过来的那两盒人参,您可一定要收下。”

    张也摆手“无功不受禄啊,无功不受禄,来,咱们一边走一边说。”

    说话间,几人就上了电梯。

    “张叔,您可千万不要说什么无功不受禄,您(身shen)体好了,带动了全市的经济发展呢,说起来,我给您送两盒人参,反倒是我造福社会了。”青年笑道。

    虽说这话听起来太过场面,但张也却还是心(情qing)不错,只是说到了带动全市经济发展,张也便不(禁jin)感慨“说起来,我今天上课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他对于最近世界经济以及国家经济都有着极为独到的见解。”

    “什么人能入老张你的法眼啊哈哈。”发福的中年人笑道。

    张也苦笑“我的法眼这一次你还真是说错了,不是他入我的法眼,而是我能不能入人家的法眼,我一个不小心得罪了他,结果人家就不继续往下说了,正讲到精彩的地方。”

    听到这,三人都有些发蒙,能够被张也这么称赞的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尤其是在经济学方面,张也可是极为自傲的,很少有他能看得上眼的人。

    不过张也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听,毕竟今天来是找张也帮忙的,可不能因为几句话坏了事。

    “好了好了,老张啊,咱们快点吃饭吧,边吃边聊,今天一定要多喝几杯,我是把我家里面藏了多年的宝贝都带来了。”刘东晨说话之时还拍了拍手中的袋子。

    “老刘把珍藏了十几年的酒都拿来了,还一次就拿了四瓶”发福中年人道。

    张也口中生津,他没别的(爱ai)好,除了搞学术之外,最喜欢的就是喝酒了,尤其喜欢陈酿的白酒。

    其实正常包厢都是提前一天预定的,预定的时候就已经订好了菜品,故而人几点来,菜几点上,时间上几乎不会出问题,故而张也他们坐下之后,玉盘珍羞便都端上来,他们便一边喝酒一边畅聊起来。

    包厢与楼下两层的待遇不同,叶一他们这边点了菜,很快也都上来了,虽说叶一不好酒,但吃得起兴,他也忍不住想喝点。

    “服务生”叶一打开包厢门。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服务生眼神之中略带一丝惊讶,这里的包厢都是按钮召唤服务生的,这人怎么直接打开包厢的门大喊大叫

    “你们这最好的白酒,给我来一瓶。”叶一道。

    “我们这里最好的是茅台,三十年陈酿,一瓶是”

    “行了行了,赶紧来一瓶吧。”

    叶一不耐烦地说完了便继续往嘴里放东西,只不过此刻他的行为却被那个刚刚从张也包厢里面走出来去上厕所的青年看到,见到这一幕,青年心底暗嘲“真是没素质,跟个山炮似的,估计家里面拆迁了是个暴发户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