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炎阳体
    可就在唐婷以为自己这保存了二十多年的(身shen)体就要被人强行霸占的时候,却只听见一句令她能气吐血的话“男女有别,你这要是叫出来,别人还以为我想要对你做什么呢。”

    以为

    都这种姿势了,还不是要做什么

    叶一还真就松开唐婷转(身shen)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还(禁jin)不住看了一眼房门,心道这门怎么这么不结实,轻轻一用力就开了,估计唐婷要是知道叶一此时心中的想法,肯定会被气得吐血,她特意检查了门,反锁之后才开始洗澡的。

    虽说刚才惊险,被叶一差不多都看到了,这叶一的反应未免也有些太气人了,难道正常男人不是应该多看两眼,或者是

    想到这,唐婷不(禁jin)有些脸红,暗自嘀咕道“都是被那个叶一弄的,怎么想起这些事(情qing)来了。”

    叶一刚走到房间就打了个喷嚏,看着这个只有着不到十平米的小房间,他总觉得这里的生活跟师父所描述的不太一样。

    “小幽,你怎么跟回来了自己在那边玩吧。”叶一看着(身shen)旁半虚幻的影子,开口道。

    小幽这一次倒是没有一直跟叶一胡闹,一双透着幽光的双眸在叶一(身shen)上扫动着“主人,你(身shen)上的毒素好像更重了。”

    “有吗没什么感觉。”叶一内视,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

    “主人,你这炎阳体太强了,跟你之前,我十天半个月不用补充水都没事,可现在几乎每天都要补充几次。”小幽毛绒绒的耳朵抖了抖“所以你才要下山,来多找一些女人”

    “嗯,女人属水,克制我这体质,单靠你是没用的,如果不能将炎阳体压制下去,未来的修炼之路会很艰辛。”叶一叹了口气,这恐怕是世间唯一能让他犯愁的事(情qing)了。

    小幽趴在叶一(身shen)上,如果不仔细去看,就如同是一个小姑娘趴在他(身shen)上一般,这般婀娜多姿,这般妖娆撩人。此刻在小幽脑海中,想到的是当年与叶一初次相识,或许那便是叶一踏上这条御灵师道路之始了。

    “我没事,你去补充水吧。”叶一轻声道。

    小幽起(身shen)飘到沐浴间,在这个世界上,唯有拥有灵力的人才能够看见她,叶一能看见,但是唐婷与唐依是看不见的,只不过,但小幽刚进入沐浴间,唐婷不(禁jin)打了个冷颤,好似有一股寒流经过,她赶紧将水温调升了几度。

    “怎么突然这么冷,难道是降温了”唐婷嘀咕着,却并不知道小幽此刻正在这里玩水。

    小幽从叶一(身shen)体离开,此刻的叶一就如同是一个小太阳电(热re)器一样,这个季节本来就很(热re),但此刻叶一所在的房间温度飙升,隔壁就是依依,依依正在看书,突然感觉浑(身shen)发(热re),不解之余,打开窗户,却发现开窗根本没用,可即便如此,她也仅仅是心里纳闷,并未多想。

    这一夜,过得很快。

    翌(日ri),叶一醒来的时候,发现小幽正趴在他(身shen)上,看样子昨天小幽玩的是很开心了,下山之后他最担心的就是小幽不适应,不过现在看来,这里倒是很适合小幽。

    作为御灵师,一定要对自己所控制的灵体好,如若不然,甚至都有可能遭到灵体反噬,不过对灵体好归好,叶一始终记着师父说过的那句话千万不要与灵体发生任何超过主仆界限的感(情qing)。

    灵体,是游离在这天地之间的能量体,(身shen)上都会有所道行,灵体属(阴yin)(性xing),故而越是体质偏(阴yin)的御灵师就越是强大,因为他们本(身shen)就可以吸引灵体,这也是叶一直到现在就只有小幽这么一个灵体的原因。

    但是小幽,太过与众不同,能够在叶一(身shen)旁呆这么久却没有半点损伤,反倒是能够不断汲取叶一(身shen)上的炎阳气息而自我修炼,即便是叶一的师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qing)况。

    离开山上的第一个清晨,叶一觉得很有纪念意义,可就在他还躺在(床chuang)上想着今天能接到多少任务之时,却听见楼下有些吵闹,紧接着,房门就被敲响了。

    “叶一,警察来找你了。”门外传来依依的声音。

    “警察他们来给我办(身shen)份证了亏他们有眼见,知道主动来巴结我。”叶一翘着二郎腿,躺在(床chuang)上动都没动,小幽就将房门打开了。

    依依虽有些惊讶,但此刻心里面已经乱了,哪里还会在意这房门到底是怎么开的进了房门就急促道“什么(身shen)份证不(身shen)份证的,你昨天不是打了杨正飞么,杨正飞家里面有关系,你要小心,等会”

    依依正说着,忽然听见门口传来警察的声音“就是这个人打了杨正飞”

    依依点点头。

    “带走”带头的队长一挥手,示意(身shen)后两人上前。

    叶一眉头一皱“你们不是来给我办(身shen)份证的竟然还敢这么嚣张”

    队长愣了,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人,警察来了一点不怕,竟然还翘着二郎腿躺在(床chuang)上,看着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找抽是吗”

    “呵呵,你运气好,我现在不想打人,你可以滚了。”叶一白了队长一眼,警察什么的,在他心里面完全没有概念,在他的认知当中,这个职业只跟两个词挂钩。

    1,废物,这是师父说的。

    2,办(身shen)份证的,这是依依说的。

    “他拘捕,可以动手了。”队长强压住气,但脸色已经气得发白。

    两名膀大腰圆的警察冲着叶一就来了,叶一正想要动手,却只见唐依抢先一步挡在他(身shen)前“叶一,你别闹,我陪你一起去,把事(情qing)经过讲清楚就好了,千万别动手。”

    “哦,不动手。”

    叶一说着,两名警察突然捂着鼻子,刚才只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打了他们鼻梁,此刻鼻梁都出血了,至于那个队长,也像是鬼打墙了一样,他们是看不见,小幽正攥着粉拳狠狠地等着他们三人。

    “哼,我小幽的主人,也是你们几个能随便羞辱的找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