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总裁大人有点甜 第一百零五章:梦寐以求的真心(1)
    顾南允将晕过去的季绾安顿好,男人不管自己已经全身湿透,一个人站在床边端详着女人恬静的面容,自责感一再强烈,他恨自己到底要怎样做才能让她知难而退啊!

    男人退出房间换上了一身便装,接到了助理的电话。

    “总裁,人我们已经抓到了!”

    竟然给忘了!顾南允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表示提神醒脑,吩咐好私人医生前来照料季绾,自己开车离开了别墅,抵达了助理所说的地方。

    陆浩辰被一盆水猛地泼醒,睁大眼睛终于看清了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男人翘着二郎腿,一双灰褐色的瞳仁似乎可以让人为此灵魂出窍。

    他认得眼前的男人,他不就是前几天高调宣布国内发展的南允集团的创始人吗,陆浩辰庆幸自己脑子没有摔坏,立刻求饶起来:“顾总,小的不只是何处冒犯了你,还请您大人有大量!”

    看着刚刚醒过来的陆浩辰便如此委曲求全,不惜跪在了自己的面前,言辞里都让人作呕,顾南允冷笑了一声,心想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定不能重用。

    “陆总,你言重了,你何曾冒犯过我!”顾南允亲手点燃了一支烟递给眼前瑟瑟发抖的陆浩辰,陆浩辰惊魂地接下,声音都在颤抖:“那顾总找我有何事?”

    顾南允吸了一口烟,瞬间屋子里开始变得烟雾缭绕起来,熏得陆浩辰一阵咳嗽。

    “想来也是我手下的人办事不利,冒犯了陆总,顾某本是想把陆总请过来好好喝一杯,但是谁能想到弄得现在这副尴尬局面,顾某再次道歉!”顾南允话里虽这样说却还是一副居高临下的状态。

    陆浩辰不敢接话,受着男人的冷嘲热讽。

    “陆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是被任子安赶出来的,我今天叫你来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出这口气?”顾南允开门见山,陆浩辰也不是没听里面的意思。

    “顾总是想要我……”商场里这些明里暗里,即使再傻的人也能看出来一二分。

    顾南允不说话,让沉默来作答。

    “可是,我已经被他赶出来了……”

    “那就要陆总想办法留下来了!”顾南允亲手把吸完的烟头当着陆浩辰的面扔到地上,然后伸出锃亮的皮鞋,在地上摩擦着,忽明忽暗的火星终于泯灭。

    陆浩辰盯着男人一系列动作,害怕地咽了口口水,“顾总想让我怎么做!”

    嗯。不错,果然是墙头草,这么快就叛变了。

    “只要陆总以后都能听我的安排,我会保证陆总以后会做上任氏总裁的位子,你看这样行吗?”顾南允继续抛出诱饵。

    陆浩辰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怎么可能,任子安是那样容易达到的人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任子安那个毛头小子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就按照我说去做就行啦,少不了你的好处!”

    “这个女人,你认识吗?”顾南允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颜色鲜艳的照片,陆浩辰晃了一眼:“认识,怎么能不认识,他是任子安的太太……”

    阴暗狭小的空间里,陆浩辰瞬间感觉到顾南允的气压低了下来,心理产生疑惑,怎么,难道这个男人和方莫寒认识不成,还是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

    “那他们为什么要隐婚?”顾南允逼问。

    陆浩辰组织了组织语言,答道:“那还是什么隐婚啊,当初任子安爱一个女明星爱的死去活来,对家里的方莫寒根本就是不冷不热,他们的关系不好我们也都知道,但是任家大太太下了令说是不公开任家太太的身份,其实,那个方莫寒也是可怜,到现在还在忍着自己丈夫出轨的绯闻……”

    陆浩辰说了这么多,一句又一句顾南允都在自己的脑海里自己推敲,豪门里的婚姻他也是了解,莫非方莫寒是被逼迫的?

    “那她爱他吗?”顾南允鬼使神差地竟然问了出来,自己都有些惊讶,这其实是他心里最真实的疑问。

    她爱他?还是他爱她?陆浩辰的理解可能有些偏差,嘴里说道:“哪来什么情爱可说,他们也只是逢场作戏,至于婚后生活听我老婆说两人的关系并不是很融洽呀!”

    或许,这个答案使他感到满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些庆幸,曾经他也想过自己心爱的女孩或许会没有等到自己出现的那一天就会家人,可是偏偏结果更是糟糕。

    她不仅已经为,而且还嫁给自己的仇人。

    不过还好,如果她过得不幸福,他会亲手将她抢回来。

    陆浩辰看着顾南允眼里放光,心里也猜出个大概,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想必如果顾南允成功,也必会赢掉方莫寒。

    这是一场游戏,一场还没开始却猜得出半分结局的游戏。

    “那顾总,我们合作愉快喽!”

    首先,他陆浩辰一定要想办法留在公司,现在只能去向老婆求救了,陆浩辰一边想一边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这些年他在外边搞过不少女人,任子琪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双方都不想离婚,却不是因为对彼此的爱恋,而是各有所图。

    他图她的钱,她图他的脸,结婚,本来就是一场一本万利的赌约不是吗?

    “喂,老婆,是老公我,有没有想我呀!”陆浩辰油嘴滑舌起来,电话里的任子琪似乎是在和其他一些名媛太太打麻将,懒得与他多费口舌,“怎么了,是不是又被我那个表弟扫地出门了!”

    长舌妇对他从来就是冷嘲热讽,将他塑造成一无是处的形象。

    “好啦,老婆,我现在就回家,你等着我啊!”陆浩辰有些心虚,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特别无能,还要靠老婆上,所以才会去外面找女人寻开心。

    不过现在他又有了个金主,顾南允,如果能让他高兴了还怕赚不到钱,上不了高位。

    方莫寒睁开惺忪的双眼时,正好看到任子安刚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男人完美的身材还是那样耐看,优美的线条让人忍不住流口水,不不不,方莫寒,冷静,大清早犯什么花痴啊!

    任子安注意到坐在床上的她一直盯着自己的后背看,直接简单粗暴地走到床边坐下来,让坚实的肌肉更近她一步。

    “要摸摸吗?”任子安笑得是那样邪魅,让人想到了暮光之城里的吸血鬼。

    “啊!”方莫寒一下子变得惊慌失措起来,真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感觉自己心跳快得快要晕过去一样啊!

    看着方莫寒如此脸红,任子安开心的哈哈大笑,不忘在这个时候伸出手勾勾女人的小巧可爱的鼻尖,“明天的生日宴会陪我一起去,就让你随便摸!”

    方莫寒已经不敢抬头去瞧任子安的脸,顺从地点了点头。

    啊?不对,她不是因为那个才去的呀!女人后知后觉地抬起眼,任子安已经走远,留下一个人重新蒙住被子偷偷地笑着。

    怎么能这么幸福呢!她想。

    等等,为什么感觉自己刚才像一个色鬼,明明是他想对自己耍流氓的好不好。方莫寒回过神来,已经听到楼下男人开车离开的声音,赶紧下床上了阳台,亲眼目送着男人的车渐渐驶远,也不想回房。

    如果参加生日宴会,唐茹那边会不会不同意啊,她想起唐茹警告自己的话,开始胡思乱想。

    徐吟大清早刚刚出门便看到停在自己楼下的车子,不同的是这一次男人并没有躲在里面,反而是手里捧着一捧玫瑰花靠在了车上。

    阳光簌簌地落在男人的身上,将男人的眼睛照亮,深情地模样落在吸引眼里,毫无抵抗力。

    可是徐吟并没有选择上前接受,反而是旁若无人地想要转头离开,没走几步就被白城跟上来,男人的车一直紧追不舍,车里的男人小心驾驶着车子,“我送你上班吧!”

    徐吟假装没有听到却实在受不了男人的软磨硬泡,难不成真要跟自己到公司不成,徐吟气急败坏地退后几步,趴在车窗上,“白总,请你自重,我还要上班,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再一次这样近距离地面对白城,她说出狠心的话,可是确实遵从内心的决定。

    徐吟永远都不会料到白城竟然直接对着她的脸,忽然吻了上去,亲在她的眉眼上,吓得她赶紧后退,不会吧,这也可以,自己还真是笨呀!

    这一吻彻底让徐吟不想再跟眼前这个无赖纠缠下去,她疾步向前走着,终于看到了公交车站牌,再看看身后,果然没有跟上来,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打算上车。

    心中莫名的失落感为什么会涌上来,徐吟安慰着自己,他也不过如此,连这点耐心都没有还扬言追自己。

    “徐吟!”不远处魏忘正在朝他招手,不远处一身米黄色卫衣的男人正冲自己招手,徐吟看过去,感觉魏忘就像是一个小太阳。

    “给你买的!”魏忘好不容易及时赶到,将自己手里的热奶茶递给了徐吟,随后一起和徐吟上了车。

    因为正好赶上上班高峰期,车上已经座无虚席,徐吟只好站到了车的中央,魏忘贴心地站在她身前,保护着她不摔倒。

    两个人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前面的争吵声打断,全车的目光都被那一幕吸引,徐吟望过去,竟然看到白城气喘吁吁地上了车,因为兜里一分零钱都没有,正在和司机探讨到底是付一百块,还是刷银行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