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时间的新欢(8)
    这么多年来我尝试过去忘记,可是时间不允许,新欢没出现。——难辞其咎——

    徐吟盯着眼前说话不像是在开玩笑的男人,感觉喉咙干涩一句话也吐不出来,倘若放在从前,她会是多么地欣喜若狂,可是放在今时今日,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这些痛苦与快乐并存的日子里,她被希望眷顾,也受尽了折磨。她何曾不想去学会放下,学会忘记,但是命运轮转,可能就在她和他相遇的那一刻起,她就没在属于过另外一个人。

    “白总,我们还是谈论工作……”她逃避的太明显,眼神里都充满了慌张失措。

    白城根本就没有理睬她口中所说的工作,只是玩味地甩掉手里的笔,邪魅一笑:“从现在开始,你不需要去迎合我,只需要回答我答应还是不答应!”自己说出来都感觉思路凌乱,白城自己都没有想到谈过女友无数的他有一天竟然也会在一个小女人面前紧张起来。

    徐吟生疑:“答应什么?”

    “做我女朋友啊!”白城弯弯嘴角,一张天然无公害的脸简直可以迷倒众生。

    徐吟翻了个白眼,看着他老不正经的样子,无奈的走出了办公室。

    其实她心里是甜的,不是吗?

    北京的天气晴空万里,不像上海那般多雨,她在这里的生活原本也是自在,每天朝九晚五地上下班,坐在地铁上看着行人匆匆,想想自己也是这般无奈。周六周日就去陪陈可,陈可被白城安排进了一家顶级康复院,简直比住在家里还要享受,每次见到徐吟总是进步很大,医生都说她快要能下床走路了。

    世间万般美好,能善待这一女子便是好。徐吟不再去奢求什么暗恋成真,可能只有狗血的电视剧里才真的会有所谓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就这样一个人不也可以上演一出精彩的舞台剧吗?

    她本是已经这样打算,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白城的突然闯入将这一切都打断,她的心犹如山崩地裂,再次为了这个男人平静不下来。

    顾南允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消息时,实在是于心不忍,马上通知了季绾过来见面。

    对于他的邀请,不管她在大洋海外还是地狱天堂,她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他身边。

    这次是约在顾南允的私人别墅,就是那个重逢的地方,就是那个他将她遗失在大雨中的地方。

    “季绾,我现在正是通知你,这一切都和你没有关系,你不用牺牲自己来替我做事,你这样的做法我不能忍受。”顾南允还是那般霸道,不知是真诚的关心还是心里的顾忌。

    季绾放下手里的咖啡,从躺椅上站起身子,眼前就是顾南允家里的游泳池,一片湛蓝色的水,简直可以和大海相比。

    顾南允身上也有一种海的味道,在她眼里,她所爱的男人从来都是像大海一样辽阔无边。

    “你不说我心里也清楚,你这么心急地想要让任子安下台是因为南栀吧!”季绾揭穿了男人伪善的面目。

    顾南允没有想到当初那个纯洁善良的小女孩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他在惊讶的同时也感到惋惜,说到底还是他毁了她,亲手毁了她。

    顾南允现在对眼前的女人除了愧疚还是愧疚,他不该把对她父亲的仇恨都报在她身上,可能上天让她阴差阳错爱上他就是一种错误吧!

    “季绾,你不要闹了,南栀的事情与你无关,你不要这样糟践自己了,好不好?”顾南允情绪激动一下子托住了季绾的肩膀,大声地说道。

    男人的眼神里烟波荡漾,季绾感觉自己仿佛坠入了深海,她在里面沉沦窒息。

    顾南允直视着季绾水汪汪的眼睛才发现自己方才的失态,赶紧放开手,打算离开。

    季绾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你还是在乎我的对吗?”

    顾南允低头沉默,随后继续选择离开。

    季绾心中凄凉万分,她没有想到自己都这样做了,那个男人连一句在乎自己的话都说不出来,难道就这么难吗?

    季绾仰天长笑,自己等待了十年,最后换回来的是这等令人悲痛欲绝的结果。

    只见身材娇弱的女人向后退了几步,不知道是脚下一滑还是故意为之,整个人重重地摔在了泳池里,瞬间水花四溅,水慢慢地漫上来,她在里面使劲挣扎却还是止不住身体向下塌陷。

    眼看着自己不停地呛水,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感觉脖子上像是被绳子紧紧勒住一般呼吸不得,她儿时就不会水,这些年一直对对游泳有一种天生的恐惧感。

    顾南允还在前面走着突然听见身后传来的落水声几乎是瞬间转过身,顾不上身上还穿着紧身的西装,不假思索地直接跳到说里,也没有想过游泳池的水是多么凌冽。

    季绾在一片水花弥漫中看见男人麻利地跳入水中,心里还是在去安抚着自己,你看,那个男人还是在乎你的对不对,否则怎么见你落水他会这么紧张的下水救你。

    顾南允费力地在水下拖住季绾的大腿,用力地将她抱在怀里,一步一步地上岸,左右摇头甩掉头发上的水珠,大大小小的水珠落在季绾的脸上,有一种疼痛的错觉,她这才意识到原来眼前的一切都不是梦,她此刻正依偎在他的怀里。

    这种温暖的感觉恐怕要追溯到三年前了吧,三年前,她把自己交给了他,三年后,再归来,他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这个自己从十四岁就开始爱恋的男人给了自己无数希望又亲手将这些希望磨灭。

    季绾想要抬手抚摸一下男人洁白的下巴,才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全身冰冷失去了所有力气才去动弹,只能看着顾南允的轮廓渐渐在自己视线里逐渐模糊起来。

    顾南允,不管过去怎样,我都不后悔将自己交给你,那一晚,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秋悄悄地入侵了每个人的生活,这本来就是一个寒凉的季节,也不免让人的心情变得微凉。

    才值凌晨四点,任子安已经悄悄地起了床,轻轻地吻了一下还在睡梦中的女人,一个人套上大衣出了门,上海的天变得越来越短,任子安开车行驶在公路上天甚至还蒙蒙亮,他不得不打开了双闪,即使手臂并不是很舒服,还是硬挺着来到了墓地。

    整个晚上他都彻夜难眠,脑海里一直闪现着季绾的话里有话还有顾南栀的惨死,事情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他好像已经成功地爱上了方莫寒,可是每次深夜时,他还是禁不住会去想和顾南栀在一起的日子,那些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青春回忆。

    不得不说当年的顾南栀的确是她心底的一道光,彻底将他黑暗的日子照亮,可是他还没来得及给她些什么,她就已经离开了人世。

    可能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了,只能暗中调查她的死因,生前的顾南栀是那么阳光和善的一个女孩,怎么会突然一夜之间想不开寻了短见,这中间一定是有猫腻的。

    只不过他调查了这么久也没有调查出个眉目来,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季绾了,她究竟知道些什么,顾南栀到底隐藏了什么。

    任子安在黎明中深情地看着墓碑上的铭文,如鲠在喉。

    风轻轻地触摸到任子安微凉的脸颊,他开始变得伤情起来。

    这一刻犹如从崖边跌落,他孤身一人,感觉自己像一头怪兽,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依偎的肩膀了。

    许歆离大清早是被小狗狗叫醒的,终归还是别人家的狗,来自己家赖着完全是因为自己做的可口饭菜,许歆离一阵奚落。

    恐怕现在的苏暖年正又在准备自己的竞选吧,他怎么能这么优秀啊,自己还怎么能配得上他……大清早便胡思乱想起来,许歆离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还顶着一头鸡窝处在自己房门外,和小偷一样偷窥着对面的情况。

    丝毫不知道苏暖年已经饥肠辘辘地站到了她身后,悄无声息地说了一句:“我决定啦,你以后就是我的保姆,月入五千,包管一日三餐加遛狗。”

    许歆离着实被背后冷不丁地声音着实吓了一大跳,看着男人像幽灵一样,满脸苍白,就差吸血了。

    “好了,我们赶紧开饭吧!”苏暖年恬不知耻地直接进了许歆离的房间,当真看见自己的狗吃饱喝足地躺在地毯上,那神情好不快活。

    这年代一只狗都比自己活得好,苏暖年悲催地闭上眼睛。

    肚子又开始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在忙些什么,为什么还不开饭,老夫真的快被饿死了!

    此时的许歆离正在房间里焦急如焚地翻箱倒柜,穿哪一件好呢,穿哪一件更有女人味呢?还有要不要上个妆啊!真是的头发这么糟,丢死人了!

    正当许歆离还在万分纠结是,殊不知坐在沙发上的某男已经饿得快要晕死过去,看着活蹦乱跳的狗狗,面色枯黄,生不如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