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时间的新欢(6)
    任子安凌冽的眼神落在陆浩辰身上,令他一阵战栗。男人局促不安地咽了口口水,等待着任子安带来的暴风雨。

    在任氏,即使再大的权势也只是一个虚无的标签,因为在任子安眼里,能力才是可以作为谈论的唯一资本。

    “陆浩辰,你别以为姑姑背着我把你调到公司里,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看看这个月你做的财务,麻烦你告诉我,公司十几天来的亏空,你都给我用到哪里去了?”任子安暴跳如雷,犹如天上惊雷,但是这样猛虎一般的男人却也是身不由己。

    天知道他若是不战斗,王位就会岌岌可危。

    董事会那边因为最近的新闻已经对他抱有不满情绪,倘若他处理不当,只会惹祸上身。所以表面上光鲜亮丽,万人之上,谁又能知道其实他每天都在战场里浴血。

    那么,眼前的祸害就必须除掉了。

    不久以前,任子安早已派人调查清楚陆浩辰近日在公司资金上做的手脚,不仅拿着任氏的钱去填了原公司的亏空,甚至在任子安眼皮子底下干起了挪用公款的勾当,真是令人不可忍耐。

    “你现在就给我滚,如果让我请你,那就不好看了!”任子安按住自己的太阳穴,看来今天诸事不顺啊!

    陆浩辰从位子上站起来,挺直的西装上还别着任子琪送给他的领带夹,光线一折射,陆浩辰似乎是找到了自己的救命稻草:“任子安,你别太过分,我可是你表姐的丈夫,按照董事会的规定,我在公司也是有股份的,我……是你的股东!”说到最后自己都丧失了底气。

    任子安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有一种想要晕眩的感觉,眉头紧皱,刚刚意识到自己大病初愈,不能过度操劳。

    薄唇轻启:“你给我滚!再多说一句,别怪我不顾及颜面!”声音落地成音,低沉却震慑。

    陆浩辰撇了撇嘴,不情愿地走出了办公室,一路上开始小声嘟囔着:“这个任子安,迟早要他吃不了兜着走。”

    陆浩辰本想开车直接去找任子琪说理,却没想到刚刚到地下车库就被别人用头套套住了头,从背后给了一拳,瞬间晕了过去。

    季绾穿上酒店的工作服,好不容易逃避了记者的追杀,一心一意只想去美国照顾自己的孩子。

    她和经纪人坐在车里,经纪人好声好气地劝着,季绾却无动于衷。

    “季绾啊,你说你即使见到了又能怎么样呢?孩子现在只是需要骨髓配型,你又死活都不肯去求孩子的爸爸,去美国也是徒劳。”

    季绾仍旧默不作声,车子停在酒店后门不知道该开往何方。

    “要我说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紧平息手里的乱子,你看看现在网友都把你骂成什么样子啦!咱们宣传产品归宣传产品,怎么还真的到了酒店,你不会真的和任总?”经纪人语气里都充满惊疑。

    季绾冷冷得瞪了他一眼,说:“这件事情以后再跟你解释!”

    经纪人看了一眼手机,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失声说道:“季绾,不好了,任总下令要封杀你!”

    封杀?她不会的,季绾露出狡黠的笑容,命令道:“帮我约任子安见面,算了,我自己亲自给他发信息吧!”

    经纪人一脸狐疑地看着季绾拿出手机按起了键盘。

    任子安收到她的短信,直接激动地从桌子上站了起来,难以掩饰的紧张感灌满全身。

    顾南栀?她知道顾南栀的死因?任子安脑袋嗡嗡的响。

    季绾忽然仰天长笑,“故事真是越来越有趣了,现在只差任太太的参与了!”

    时间飞逝,很快已是临近夜晚,徐吟还是那么拼命地听到最后一刻才下班回家,等她终于关掉笔记本时,眼看着诺大的办公室里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了,空荡的可怕,孤独的要命。

    曾经的日子里,她也是这样,每个夜晚都会陪那个男人加班到深夜才回家,所有的人都走掉,只剩下她一个人,做一个孤独的守望者,看着他思索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所有细节。

    徐吟停止回忆,转身,下楼,回家。

    有人说,相思病无药可解,恐怕只有当自己思念的那个人真正站在自己眼前时,你才会发现原来这一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痛苦。

    他就是那毒那良药,早已将她的心撕扯得所剩无几。

    那么既然选择了分离,为什么还要相聚。

    徐吟满怀心事地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小区,虽然只是廉价的电梯楼,比不上白城的私人公寓豪华,可是却是她亲手赚钱租下来的,这会让她感到安心,不会再把自己沦为那种下贱的女人。

    她过得挺好,如果他不出现的话。

    因为小区比较老旧,所以搂道里的声控灯总是会缺席,徐吟背着黑走向自己的房间,还好不算太远,徐吟刚刚想拿出要是来开门,门还没有完全敞开,突然跳出一个黑影一下子将她逼到了门上。

    男人极富有压迫性的体重落到她身上,让她喘不过气来。

    昏暗的灯光下,她使劲睁了睁眼睛,才辨识出眼前这个浑身酒味的男人就是自己的故人——白城。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离开我?”男人显然是喝多了,手里还挥着一个酒瓶呢,白皙的皮肤上泛着红晕,中长的碎发,颀长高瘦的身材,每一个精致的角落都让人无可挑剔。

    徐吟听了他的话,感觉有些可笑,不是他让她离开的吗?

    喝醉了的白城像是个孩子一般黏在她的身上,赌气地问着:“你是不是因为那个男人所以才不要我了?”

    徐吟瞧着他撅起嘴巴,还真是可爱。

    可是明明是他因为订婚才不要自己的啊!倒是先来这里兴师问罪了!

    两个人还在纠缠着,这个时候徐吟手里的钥匙一转,唯一能够支撑两个人共同重量的门饭立即弹了出去,两个人始料未及,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徐吟被迷迷糊糊地白城压在身下,漆黑的双眸散发出令人不可捉摸的黑色流影,嘴角微微上扬。

    低头看着黑暗里却依然闪亮的徐吟,俯下额头想要吻上去,两个唇瓣温柔的摩挲着。

    徐吟还从未感受到男人如此轻柔的吻,好像只是碰在了一起却没有想要深入的念头。

    她倔强地将头摆向一边,示意拒绝。

    “你来找我还是为了羞辱我吗?我已经主动,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徐吟的声线有些嘶哑,白城听了,心脏莫名的抽痛。

    对啊,你是离开了,可是你知道你带走了什么吗?你带走了我的全部,这些日子里他没有一刻是不想她的,可是,当他迫切想要见到她,却只是悲伤的发现,她的身边为什么又出现了另外一个男人。

    他的醋意,他的伤痛,皆因她而起。

    可是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绝情呢?

    白城好像突然明白了一样,失魂落魄地起身,离开,消失。

    对不起,如果我曾经是伤到了你,那么,现在我会离开。

    望着白城远去的背影,徐吟有些惊讶,她本以为他又会在上海一样,只是,他怎么瘦了呢?怎么变化这么大呢?

    方莫寒这两天一直忙着方氏项目的事情,虽然偶尔也会被那些新闻扰得心烦意乱,但最终还是愿意选择相信,因为一路走来,任子安始终是那个可以让他毫无条件选择原谅的人。

    这样做会不会显得太懦弱?不,这只是因为太爱,当你很爱很爱一个人时,你就会发现,你会心甘情愿承认他的完美。

    树大招风,商业圈子的那些利益关系她又不是不知道。

    让方莫寒烦心的不只是这件事,还有,就是任子安的生日礼物。

    这是她嫁到任家之后第一次为他准备生日礼物,那些名牌手表西装是肯定不行的,那要送什么呢?

    方莫寒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到能够送任子安,只好去试探一下张妈,张妈是看着任子安长大的,肯定知道任子安最喜欢什么。

    张妈正在烧菜,听到方莫寒提出来的问题,笑了笑:“太太,你不用破费的,先生喜欢的,你肯定猜不到的!”

    方莫寒表现出一脸疑惑,是什么?

    张妈没再绕弯子,指了指自己手里正在烧的菜,一脸和蔼的笑容。

    “你是说,子安喜欢吃菜?”方莫寒觉得自己的回答有些可笑。

    “没错,任总从小最喜欢的就是吃东西,他那个时候啊,自己一个人很早就被老爷送到国外生活,虽然家里很有钱,却独爱这些家常菜,每次假日回来总是要一个人就把年夜饭吃干净!”

    听着张妈这样说,方莫寒想着任子安孤僻的性格,有些心疼。

    “所以,如果太太想要送先生什么礼物的话,不入送一些陪伴和温暖。这些年来,他一个人受苦了。”说到这里,方莫寒的眼睛突然红红的,一个人悄悄去了洗手间。

    并没有听到张妈接下来的话:“对了,任总这些年来珍爱牛肉面,每一次回国总要吃,只可惜一直说没有找到想要的味道!”

    没有想到自己深爱多年的男人竟然有这么多故事,怪不得他当年没有赴约,原来是被家人送到了国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