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始于初见,止于终老(4)
    第七十八章:始于初见,止于终老(3)

    方莫寒来到这一栋西式公寓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下来,她刚想靠近就突然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震动,低头一看,不知不觉的眉头紧皱起来。

    “喂,子安,你今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啊?”方莫寒率先开口。

    任子安嘴唇一抿,他从来没有见过方莫寒这么温柔过,这也是第一次她开口叫自己“子安”,也是第一次她首先在电话里开口。

    “昂……那个,我今天晚上不回酒店了!”任子安带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方莫寒一抬起头竟然看到任子安竟然正朝这里走来,赶紧躲进了楼道里,轻轻地答了一句:“奥,我知道了。”

    果然,他还是来了这里,果然,他选择的并不是自己。

    方莫寒屏住呼吸,听着头顶传来皮鞋踏在阶梯上“踢踢踏踏”的声音,还有空气里和电话里任子安重叠的声音,“我是在外边跟人谈事情,你不用担心……”

    他在很用心的解释,只不过是已经不再需要拆穿的谎言。

    任子安害怕方莫寒多想就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可是他却不知道此刻他的任何话语都是苍白无力,都是无法再缝合方莫寒心底的伤口的。

    方莫寒一直不敢发出声音,直到任子安上了楼,才放开了自己捂在嘴上的手。

    “喂?还在听吗?”任子安发觉另一边久久发不出声音来,问道。

    “嗯,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方莫寒没说几句就狠心的挂掉了电话。

    楼道里黑漆漆的,她躲在暗处默默落泪,他却在明处怀念逝去的人。

    爱情不值得推敲,即使表演得再完美,总有那么一刻虚伪的七零八碎。

    只是你如果问,后不后悔当初的选择,没有人会在意回答。

    毕竟,我们以“你好”开始,以“再见”而终。

    任子安收起手机走进了二楼的房间,这里的格局果真是一点也没有变,他记得一年以前因为家里的反对,他将顾南栀安置在这里。

    顾南栀虽然是一线当红女艺人,却是一个格外懂生活的人。

    她每天都会在房间里换上新鲜的栀子花,她的人也像栀子花一样单纯,清香。

    这世界唯一不会消失的东西就是回忆,而他的回忆,恐怕满满地都是她吧。

    任子安的目光停留在窗台上的栀子花上,微微的咧开了嘴角。布朗太太拿起花瓶,解释道:“奥,这是那位先生吩咐的,每天都要来换一束最新鲜的栀子花,这间房子也根据那位先生的吩咐,保留原样。”

    任子安感觉越来越奇怪,到底是什么神秘的人,他跟顾南栀的死又有什么关系。

    “布朗太太,我想,我想在这里住一晚!”任子安透过透明的窗子望向外面逐渐暗淡下来的天空,眼神里写满了深沉。

    南栀,我回来了,你看见了吗?

    方莫寒浑身无力地回到了酒店里,一个人落寞的躺在床上,回想着这几个月来的点点滴滴,泪如雨下。

    白城一大清早就开车来到了徐吟楼下早早地等着,大约半小时后才看到徐吟姗姗来迟,她还是不习惯坐在副驾驶上,一副忙碌的样子,说了一句:“今天怎么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白城一声不响地摇下车窗,表情冷冷的,递给徐吟一份文件夹,徐吟慢慢打开。

    “您要把我调到北京的分公司去!”徐吟吃惊地说道。

    这阵子公司里关于他们的丑闻传的沸沸扬扬,如果在不采取点措施,白家人知道了可就不是调工作这么简单了,况且和吴家的婚期将至,他可不想再生事端了。

    全天下的人,包括徐吟都是这么想的,只是,白城是因为这样才安排的吗?

    可能不会有人知道。

    白城蠕动嘴唇:“这两年你在公司里表现优异,是众人皆知的,所以总部打算把你调到北京去做部门经理,薪酬翻倍,况且北京那里医疗设施要比这里好,我想,这应该是最好的安排吧!”

    徐吟注意到夹在最后一页的支票,有些欲哭无泪,他总是把什么都做的面面俱到,她每次都扮演着小丑的角色,包括留下,包括离开,他从来就没有征求过自己的意见。

    “是因为你和吴梓桐快订婚了吗?”徐吟硬生生地将眼泪塞了回去,第一次反驳他。

    字字珠玑,白城没有否决的理由。而她之所以问这个,也是问自己的。

    车子里的气温骤降,空气里都弥漫着紧张的味道。徐吟的眼睛显现在后视镜里,让白城不敢直视。

    很明显,他已经默认了。

    徐吟放下了文件里并没有填上数额的机票,开口说道:“我很感谢公司给我的机会,也谢谢总裁你的赏识,只是,这些我都不要,我只想求白总帮我联系一家北京好的疗养院,方便我照顾妈妈!”

    她的要求倒是够低,白城看着此时的徐吟恍然变了个模样,不再像以前那样害怕他。

    “好。”一个字包含了所有未说出来的话。

    徐吟冷笑一声,“那祝白总新婚快乐!”说完就想要下车。

    话语掉落在白城耳边,让他的心情复杂起来。她这是真心的祝福,还是假面的嘲讽?

    所有可能他都猜到了,就是没有想到一种最正确的可能,那就是女人的自私,女人的醋意。

    呵,新婚快乐啊,新婚快乐。

    白城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来吻上了徐吟诱人的双唇,徐吟就这么被死死地抵在了座位上,嘴唇上的口红一点点被几近疯狂的白城吞噬掉。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个样子,明明是在逼着她离开,现在却吻得这么认真,这让她怎么能放的下。

    密不透风的爱恋,对不起,我到现在才发现我爱你的还不够。

    白城细密的吻朝徐吟袭去,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出抵抗,最终她停止了反抗,只是,咸咸的泪水顺着脸颊落在了白城的嘴里,真的好苦。可是他却不想放开。

    不知道为什么,他本以为眼前的女人不会撩拨他的心弦,谁知如今却因为她的一句祝福刺激成这个样子。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清晨的时光短暂而漫长,有些人总是假装不在意,却早已经在心里留了个位置,给谁呢?

    许歆离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翌日清晨,刚刚走出帐篷,终于见到了久违的阳光,难得有这么好的天气,她一边伸懒腰一边浅浅的笑着。

    苏暖年在不远处看到她,插着口袋走近,许歆离一转身看到他竟然还在这里,有些吃惊,“你怎么还没走!”

    苏暖年懒得去回答,直接回复了一个笑容,自己去体会吧!

    许歆离停在原地,用手捂住了红起来的脸颊,是因为……她吗!

    “好消息,好消息,灾区的伤员都已经被我们营救出来了,接下来的几天大家抓紧努力帮忙处理轻伤的病人,我们后天下午准时返回!”带班的医生宣布完消息,在场的医护人员都“欧”的一声。

    苏暖年看到大家相亲相爱的样子,也微微露出笑意。以前的他以为行医只是在手术台上,当他已经习惯被别人称为“妙手回春”的时候,他以为作为医生最伟大也就是如此。可是,这次看到每一位辛勤奋斗在灾区一线的医生护士,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以前的想法是大错特错的。从他们身上,他更能看到作为一个医生该有的样子。

    “喂,李叔,我知道,我现在正在外地,我……大概到后天回去吧!”苏暖年对着电话里的男人说道。

    “暖年,你要知道你现在正在干什么,你可是要竞选市长的,你的竞争对手都在看着你,调查组他们的人也都在关注着你,你可要时刻注意你的一言一行啊!”李叔苦口婆心的劝告着。

    “嗯,我知道了。”苏暖年有些哽咽。

    “也拜托叔叔多多帮助我!”苏暖年补充道。

    电话那里再次传来声音,“对了,暖年,听说你和任家总裁任子安先生关系不错,什么时候约出来吃一顿饭吧,这次竞选少不了他的帮助。”

    苏暖年这才想起来近期自己和任子安僵持不下的关系,既是曾经是最好的朋友,但是他还是没法很快原谅他,明明当时只有他知道自己的地址,他也知道爷爷的病情,可是为什么他就不能通知自己呢?害他错过了好多好多。

    “好。”苏暖年发出声音,听到电话里的人满意的夸赞了几句便主动挂掉了电话。

    任子安?真是头疼啊!

    谁也知道任子安如今是全市商场里一手遮天的人物,可是要自己低下头来求自己的兄弟给自己助力,他做不到,做不到的。

    而此时的任子安正睡在顾南栀曾经住过的房间里,拥抱着熟悉的一切,明明感受到了故人的气息,可是他却彻夜难眠,到底是谁呢,他早晚会查出真相的。

    此刻的任子安已经全然把伤心失意的方莫寒彻底抛之脑后,可能真的是他心里的女主角的位置,只有顾南栀一个人吧。

    “你还要怎样,白总,你放心,我会尽快出发的。”徐吟使劲的擦着自己的嘴唇,像是擦掉什么肮脏的东西,随后不顾白城直勾勾的眼神,直接逃下了车。

    可是跑远了后,她怎么有一种错觉,他刚才的眼神是那么温柔呢!

    心里的人已经逃之夭夭,白城回味着刚才徐吟的一举一动,那个吻,他是发自内心的,可是她好像并没有收到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