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误会太深,走不进你的心
    两个男人从楼上的书房踱步到楼下,在楼梯上就听见方莫寒尖锐的嗓音,等到下来后不管你步履匆匆的任子安骤停,林衍跟在他身后,察觉到他眉宇间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寻着总裁的目光望过去,林衍忍不住抿起了嘴唇,方莫寒白衣蹁跹地雀跃着,活活像一只小白兔,对着一旁一脸雾水的张妈炫耀着:“张妈,我好开心啊!”

    两个活生生的大男人竟然停在原地整整一分钟后,林衍观察到任子安的眼神都呆了,不自觉的咳嗽了一声,方莫寒闻声转过头来,与他们四目相对,脸上写满了尴尬,深深地将头埋了下去。

    很显然,经过昨晚的垂死挣扎,她恐怕以后在任子安面前只能更加畏头畏尾了,方莫寒只顾着失意的低下头颅,想方设法的想要掩藏自己的慌张,可是天知道就站在几米开外的男人根本就没将眼神瞥向她,

    任子安回过神来,一副安之若素的冷漠面容,提起步子打算从方莫寒面前擦肩而过,林衍止住笑意,拖着手里的行李箱紧跟在任子安身后,方莫寒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这是要搬走吗?

    张妈恢复正常,关心的询问道:“先生这是要去哪?”

    方莫寒扬起头颅,似乎也是在期待着任子安的回答,她内心不禁打起了寒蝉,难道任子安就这么讨厌她吗,当着任家人的面就要搬出去,这让她情何以堪啊!

    任子安不曾停下脚步,蠕动嘴唇简单的回答了一句:“出差!”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客厅留给众人一个渐行渐远的挺拔背影。

    方莫寒松了一口气,林衍急匆匆的从他身边走过,不忘冲她笑笑,解释道:“总裁这次出差可能要很久,夫人,你保重啊!”

    方莫寒被他奸邪的笑容搞得红了脸,再抬头时两人已经扬长而去,回到餐桌上,张妈已经为她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可是她已经丧失了吃下去的胃口,脑海里不断想着,出差?很久?三天?一个月?半年?

    车子驶出南苑,任子安坐在后座,无聊的凝望着窗外匆匆掠过的风景,左手不断摸索着无名指上的钻戒,想起某人绯红的脸颊不经意间挑起了嘴唇。

    林衍全程专心地开车,听到任子安突然发问:“方氏的项目怎么样了?”

    “奥,应该是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出售了,得到了业界很多人的支持,方氏这次应该可以起死回生了!”林衍答道,不忘从后视镜里观察任子安的表情,他看到任子安并没有不开心反而有些欣喜,感到越来越奇怪,方氏如果凭借南湖项目赚得大量资金,在圈子里岂不是对任子安很不利,况且两个月前两个人可是下了赌注,倘若真的是这样,任子安岂不是很没面子,要知道像任子安这样在圈子里只手遮天的人可是从来没输过的啊!

    林衍自从任子安接管任氏后就跟在他身边,他在公司里也算得上任子安最信任的人,只是这么多年,林衍深知任子安在圈子里虽然年轻气盛,但他身上的魄力是很多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当年初入商业场的他,冷血,果断,活脱脱的唯利是图,可是林衍怎么也料想不到任子安会费尽周折帮佐方氏,人尽皆知,落寞的方式集团如今已是扶不起的阿斗,难道是……为了夫人

    白氏。

    徐吟火急火燎的跑进电梯时,里面已经挤成了一团,她揉了揉自己淤青的脚踝,尽量减轻自己的痛感,电梯里议论纷纷,其中一两个年轻实习生远远盯着徐吟,窃窃私语,不过还是传到了徐吟的耳朵里,徐吟面无表情跟没事人一样,但是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看看看,那不就是那个潜规则秘书吗?”

    “对对,真是没看出来啊,总裁能看上她……”

    “不要脸,怪不得一路高升,原来是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

    脚踝的痛感已经被淹没在流言蜚语中,虽然感觉如芒在背,她还是保持常态地走出电梯,走了很久才逃离那是非之地,眼角不争气地泛起了泪花,她只得将头低下去,不料迎面撞上了一个男人,她抬起头瞬间变了脸色,在环顾四周,立刻语无伦次地说着“对不起”一边道歉,一边飞快的离去。

    白城回头望了望她匆匆而去的背影,在回忆起刚才女人脸上的几颗泪珠,疑惑不解,还是冷下脸对着旁边的另一个助理说:把她叫回来,上楼开会!”

    助理点头想跑过去追回徐吟,白城又突然叫住她,问:“最近她是怎么了?”

    助理先是一惊转头看看白城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叹了口气:“总裁要是真关心可以自己随便去茶水间听听!”

    白城眉心皱了起来,叫住助理,吩咐不用去叫了,随后上了电梯,接下来的整个会议他都心不在焉的,满脑子充斥的全部都是方才徐吟失魂落魄的样子,他也不知是怎的,倒真是着了那个女人的魔道。

    徐吟十万火急地赶到会议室时,在座的人都望向大汗淋漓又一瘸一拐的她,不禁发出啧啧的声音,挨着这目光她做到角落的位置时,却没想到白城直接冷着一张脸,宣布会议结束,随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众人的视线,大家都陆陆续续的散去,徐吟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子想要起来,却突然被一个人抓住了手腕,她转头看到周秘书,被他搀扶着站直身子,体面的道了声“谢谢”,周秘书打量着她瘦弱的小身板,生怕自己一松手她就会像深秋的枯叶一般化为灰烬,于是一路陪伴拉她进了电梯,徐吟顿了顿身子,询问要去哪里。

    周秘书掏出车钥匙,数落着不知爱惜自己身体的她,“当然是去医院了,你看你的脚,都快肿成猴屁股了!”

    徐吟被他不太恰当的形容逗笑了,却转头拒绝道:“不用了,我还有文件要做……”但没想到不容她争辩周秘书已经把她拉近了车子里,“废话少说,早就替你请好假了!”

    徐吟只得乖乖的坐在车上,脚下的痛意其实不再重要,更加感到痛感的是她渐渐凉下来的心,或许在很久以前的那个夜晚就已经注定她这苦苦等待了十年的结局,是啊,那些风言风语说得明明就是事实吗,自己不就是一个爬上上司床的卑劣女人吗,不就是成了白城潜在的“情妇”嘛,只是,这些种种犹如山脊,重重的压在她身上,压得她伤痕累累,喘不上气来。

    周秘书一路上倒是说了不少安慰她的话,这几年来的合作关系让周秘书多多少少对眼前的女孩有了些了解,他知道徐吟不是那种乱搞的女孩,像她这种仅仅靠着大学文凭,一步步脚踏实地踏上总裁秘书这个位子的,他还真是没见过几个,其实,他本来根本就不信那些嚼舌根的话,但是今天白总破天荒的关心手底下的员工,还在会议结束时嘱托自己带她去医院,他就不得不有些怀疑,但转头想想,既然她不说,也肯定是有难言之隐的,总裁的私事,自己一个外人更是不好插手,只是作为同事,多少提示年轻人,千万不要做哪些麻雀枝头变凤凰的梦。

    徐吟倚在后座也多少听出他话里有话,长久的保持沉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