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误会太深,走不进你的心(9)
    ——不知道你有没有因为爱上一个人而变得迷信,尽管从前的你相信科学。

    林衍不算太豪华的小公寓里居然可以看到流星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奇观,在以前二十多年里都无缘亲眼目睹流星的吴梓桐长大了嘴巴,一边惊奇地叫着一边踩着一双粉嫩的拖鞋跑到了床边,深蓝色的天空中布满了璀璨的星星,几颗带着白光的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悄无声息地划过天际,为这浪漫星空留下一道美丽的吻痕。

    如此美丽的画面荡漾在吴梓桐漂亮的瞳仁里,似乎是被这瞬间的美丽感动,她轻轻地闭上眼睛,双手交叉置于胸前,默无声息的祈祷着。

    刚刚洗完澡的林衍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到站在窗边少女心爆发的吴梓桐,轻笑出声音,迈着大步子跳到吴梓桐身边,拍了拍她瘦弱的小肩膀,“干啥呢!”

    可怜的吴梓桐还没来得及便天神说出自己心里的愿望便被身后的人打断,“啊”的叫出了声音,等到她再次睁开眼望向天空时,整片天空光秃秃的,一道流星就这么转瞬即逝,在她眼前消逝了。

    气急败坏的吴梓桐开始大吵大闹地追着眼前的男人打闹,时不时抓起沙发上的枕头向林衍砸去,林衍不明不白遭到:“姑奶奶,那种东西你也信啊,都是骗小姑娘玩的!”满脸阴郁的吴梓桐听到林衍埋怨的话语,心中立刻燃起了熊熊火焰,抄起手里的枕头砸中男人的头。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是小姑娘喽!

    两个人一个暴打一个愿挨,不知怎的,吴梓桐突然停止了追逐,蹲到地上一点点的流着眼泪,泪珠像珍珠一般落在地板上,林衍飞快的奔过去,站到她身旁,“喂,姑奶奶,不至于吧,不就是一个流星吗,又不是以后没有了?”

    没想到吴梓桐哭得更加厉害了,挂着泪痕的脸颊倔强的望着林衍,“你懂什么啊,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的,你害我连唯一的机会都浪费了!”

    林衍看着地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女孩,狂笑不止,现在这都什么世道,竟然还有人信这个,正当他在洋洋得意时,突然的发现女孩呜呜的哭声更加响亮了,他心头一凉,做到吴梓桐旁边,伸出手来拭去她脸上藕断丝连的“珍珠”,温柔的声音抚平吴梓桐内心的伤痛。

    “好啦好啦,小爷我早晚送你一场流星雨!”林衍出口安慰着眼前哭成小花猫的女孩。

    吴梓桐抬起头来看着说话的人,湿漉漉的头发搭在头顶,还在掉落着水珠,尖尖的下巴,扬起的眉眼,写进了多少柔情,不知道为什么吴梓桐看着此刻的林衍,竟然哭得更加厉害了,林衍一下子慌了神,慌张的为她抽着纸巾,一边欲哭无泪的哀求着“姑奶奶,我求求你别哭了,我答应你一定带你看流星雨,两场……三场……一千场!”

    吴梓桐泣不成声,宽大的粉色睡衣覆盖着她娇小的身躯,她最终还是哭晕在了林衍的怀里,支支吾吾的挂在嘴边的是断断续续的两个字“北……笙”。

    她甜甜的进入梦乡,在梦里,那个俊美无比的男人拉着她的手,对她说,他要带她看尽人世间每一场流星雨,然后每一次都要许下唯一的愿望,那就是和她在一起。

    林衍凝视着她圆润的脸蛋,眼光不经意间望向窗外,夜空中正有耀眼的流星划过,悄悄带走世人唯一的愿望。

    流星是美,它绚烂而又凄艳,它用它生命换来一次耀眼的光辉,人欢欣一睹,使得美丽的传说变为永恒。有人说,每颗流星能实现一个人的一个愿望。每个人只有一次,每个人也只有一颗流星。

    那我就用着唯一的机遇去许下一个美丽的愿望,那就是和你相遇,相爱到老。——

    林衍察觉到远处的吴梓桐时,在黑夜中蓦然转身,正对上她若隐若现的眸子,吴梓桐意识到他正在看自己时,眼神开始变得慌乱,瞬间无处安放。

    不知为何昔日欢颜笑语的她竟然也开始多愁善感其起来,开始畏头畏尾起来,她有些害怕见到眼前朝思暮想的男人,因为她害怕她一张口,便又是向他吐尽悲欢离合,又是和他大吵大闹,然后在笑声中忘了心里的伤痛。

    率先移动的是林衍,他迈着轻快的步子朝吴梓桐走去,身后似是带着一阵温暖的风,吴梓桐禁不住也朝着他的方向移动着步子。

    昏暗中本来是想要冲上前紧紧抱住她的林衍在这不到几米的距离里内心的冲动足以淡淡化开,所以当两人缓缓靠近时,林衍木然伸出的手又飞快的缩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他动听的声音,“好久不见啊!”

    吴梓桐听到后机械的点点头,用笑容回应着眼前这句老掉牙的话,他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有一天竟然要用这么一句伤感的话来开始话题。

    寒风中的吴梓桐鼻头一酸,不敢睁眼瞧一瞧眼前英俊帅气的男人,只是将头越埋越低,低出了林衍的视线。

    “那个,你留在我那里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可以随时去拿……要我送过去也可以!”

    就在林衍还在语无伦次的同时,吴梓桐清脆的声音响起来,一下子扰乱了他所有的伪装,“林衍,我并不想嫁给白城!”

    林衍的瞳孔不断放大,神经都跟着紧绷起来,他不知此时的自己应该怎么做,他是不是应该拉住她的手,告诉她自己也不想见她嫁人,因为他已经疯狂的爱上她,爱到无法自拔,不能自己。

    正当吴梓桐还在等待着他的回答时,林衍突然眼前一片灰白,突兀的开口问道:“是……因为张北笙吗?”

    吴梓桐本来亮起的眼睛暗了下来,此刻的感觉就好像有一盆冷水冲她泼过来,寒冷,惊愕,难受。

    她不知道林衍为什么会突然地问起这个,他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张北笙一直就是一根拔不下的刺,扎在她心上,谁也拔不下来,所以她只能带着受伤的心,在没有他的日子里游荡,于是,那个男人虽然永远的消失在了自己的生命里,却比任何人都能够拨弄她的心弦。

    可是,他又是怎么知道呢?

    现在就好像那根刺突然又被人触碰了一下,她的心更加痛了,痛到麻木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当初为何而伤,为何而分离。

    一直站在原地的林衍还在空荡荡的空气里等待着,他想要她亲口对自己说,她到底有没有放下张北笙,这段日子里,他好像是那个男人的替代品,任凭她为别人流下的泪水打湿他冰冷的胸膛,她说,他真的很像那一个人,那么,她现在又是在乎谁呢,是那个决然离开的男人,还是情深似海的他?

    吴梓桐沉默了好久,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尴尬的气氛终于被背后传来的一个声音打破,“林助理,我想你还没有质问我未婚妻的权利吧!”

    吴梓桐没有转身便被白城紧紧的搂住了肩膀,她想要甩开却被搂得更加紧了,白城平时着对面处变不惊的林衍,白皙的脸上绽放着邪魅的笑容,更像是在炫耀着,他想要让他明白,吴梓桐现在是他白城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希望他以后离她远一点。

    林衍当然能够体会到白城的潜台词,摆摆手,“白总真会说笑,问题就摆在那里,我不去问它也还是存在,好啦,我还有事,先走了!”

    吴梓桐靠在白城温暖的怀抱里,无奈的看着眼前一道黑色的背影渐行渐远,淹没在夜色中。

    她没好气的甩开他的手,冷冷吐出一句:“演够了没有?”

    白城向后退了几步,放空的双手揣进口袋里,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独影自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