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误会太深,走不进你的心(2)
    “小桐,我希望你能够体谅一下爸爸,要是不和白家扯上关系,公司肯定熬不过这段日子的啊!”

    “小桐,你为爸爸着想一下好不好,你毕竟是我的女儿!”

    吴连松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颗子弹,她毫无防备的中枪了,第一次,她失去了过往的优越感,她也要为了生活思索上一夜,她也要做出选择,做出舍弃。

    第一次,她看到一向不苟言笑的父亲拉下脸来求她,第一次,她发现父亲一夜之间白了头,苍老了许多,而疼她爱她的母亲眼睛哭的红肿,她的心像是被刺破了,溢出了流不尽的鲜血。

    总以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却没想到最后还是迫不得已的做出选择,不,与其说做出选择,不如说是被迫选择,她除了嫁人,别无选择,但是为了谁,却是由别人说的,为了生她养她二十年的父母,为了这个即将要支离破碎的家,唯独不是为了自己。

    吴连松还是为了公司的事情着急上火时,她一声不响的走近卧室,呆滞的说了一句:“我嫁!”

    吴连松欣喜之余立刻建议新闻公司的记者打算将这门婚事公之于众,而吴太太则是拉住吴梓桐的手,像是感激的说不出话来。

    她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情没有太大的起伏,但是对自己一阵嘲讽。

    你看吧,因为你一个人的妥协,换来了这么多人的幸福。

    你看吧,因为你的妥协,你失去了幸福的权利。

    两家人经过协商都希望两个人能够尽快完婚,表面上说是专门挑选了黄道吉日,实际上她心里清楚父亲是怕自己后悔所以才把婚期定的这么靠前,这些她好像都不怎么在乎,任凭父亲在耳边唠叨着,一言不发,反正,这又不是她一个人的婚礼。

    方莫寒盯着电视屏幕上的播报新闻,一下子从座位上窜了起来,刻不容缓的换鞋打算出门,等到她收拾好一切出了门口时才发现一直蹲在门口的一个人,她定睛一看,惊呼一声:“小桐!”

    吴梓桐整个人看起来都憔悴了很多,一大清早她同意了两家的婚约后就立刻得以从吴家脱身,可是在如此悲痛欲绝的时刻,她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有方莫寒一个人了,于是就以最快的速度奔向了南苑。

    方莫寒看着她脆弱的样子好似丢了魂一样立刻把她拉到了屋内,吴梓桐坐在沙发上,粗心的方莫寒出门前并没有关电视,电视机还在播报着吴白两家联姻的新闻,吴梓桐自觉的捂住了耳朵,直到方莫寒端着一杯热水放到她面前时,她才沉重的张开嘴说话:“你都知道了!”

    方莫寒听得出她话里的伤感,径直坐到她身边来,一把把她搂抱在怀里,可以说,这样的结局她早就预料到只是没想到吴梓桐这么快就想通了,她本以为她会誓死反抗呢!

    而现在,一切尘埃落定,她所能给她的就只有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怀抱,但愿能够让她心里好过一点,吴梓桐木然的依偎在方莫寒怀里,突然发出接近颤抖的声音,方莫寒只感觉自己的衣襟渐渐被液体浸湿,有了温度。

    “莫寒,难道我们终究要爱而不得吗?”

    是啊,上帝是心存嫉妒的,因为太爱,所以注定不会得到。

    东环皇家酒店。

    包间里的两个男人都格外的沉默,想是谁也不愿意打破这平静,任子安轻轻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微抿了一口,显然酒性很烈,这也就意味着眼前这个男人叫自己来显然是因为心情不太好。

    当然,消息灵通的他也知道是因为什么,只是有些想不明白。

    “新闻看到了吧,我和小桐订婚了!”白城眼神垂落,痛苦的告知身边的任子安。

    任子安观察他的神色不太对,倒是感觉白城矫情:“这不正好吗,抱得美人归!”

    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儿,他早就知道白城喜欢吴梓桐,很早很早就发现一向外向直率的白城只会在一个女孩面前脸红,只会为了一个女孩聚众打架,甚至为了一个女孩放弃了自己的音乐梦,那个女孩不是别人,就是白城如今的未婚妻吴梓桐,很小的时候,任子安就发现白城喜欢她,到了后来,他发现或许那不能称之为喜欢,而是内心深处刻骨铭心的爱,毕竟,白城为这份爱情守候了二十年,说实话,真的好久好久,久的没有人可以做到。

    在任子安眼里,能和吴梓桐结婚,白城也算是和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可是为什么他表现出如此的愁意呢,脸上阴郁的表情给人一种他并不想结婚的错觉。

    “你不懂,我不想以这种方式和她结婚,我不想让她恨我!”白城深情的眸子里闪着光芒,同时他的话也令人捉摸不透。

    任子安嘴角邪笑着,轻佻的说:“你就知足吧,要我说你现在应该筹划怎么办婚礼了,而不是在这抑郁寡欢……唉,你不会是移情别恋了吧!”任子安本想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两人之间的气氛却没想到无意间话锋一转,直戳白城的心里。

    他嘴上毫不在意的重复回应着“去去去”,其实却被任子安刚才的问题塞住了,移情别恋?怎么可能,他可是追了徐吟整整二十年,说他移情别恋,简直是笑话。

    尽管一再否决着,但是心里有一块狭小的空间,仍然回荡着一句话:“移情别恋了吧!”

    “对了,你不是结婚了,保密的那么好,到现在都给我们公开嫂子的身份,真够神秘的!”白城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趁机转移了话题。

    任子安喝酒的动作戛然而止,听到他提及,他反而是露出得意的笑容,但是另外一方面又有些忧愁,他和她的关系到底到什么时候才能公开呢?

    “我问你,结婚是什么感觉啊!”白城微醺的一张帅脸呈现在灯光下,问着任子安这个萦绕在他心底的问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