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如若互伤,不如不遇(1)
    如若最后我们注定两败俱伤,还不如起初就不要相遇。——难辞其咎——

    雨依旧没有停,方莫寒双手紧紧环抱着自己单薄的身躯,冷不丁打了个喷嚏,还在执着地等着该来的人。

    雨中朦胧的视线里驶来一辆白色的车子,直接停在了她面前,可是她表情并没有太大的起伏,因为她认得那不是任子安的车。

    从车里下来一个打着雨伞的男人,冒着雨来到她面前,方莫寒抬头看看男人湿润的面容,惊喜的叫出他的名字。

    “顾南允……”

    顾南允精致的脸躲在雨伞下,看到她见到自己如此惊讶,释放出令人无法阻挡的笑容,开着无所谓的玩笑话:“怎么,看到我这么高兴!”

    方莫寒立刻笑着回绝,她只是很惊讶顾南允怎么会在这里。

    顾南允把手里的雨伞递给她,绅士地脱下自己的衣服外套,贴心的披到方莫寒身上,方莫寒见他这样做有些害羞,顾南允不由分说的便想要把她塞进车里,方莫寒极力地想要阻止,还是被强行带进了车里,瞬间感觉温暖的气流灌满全身,顾南允关上车门对着前排的司机命令了一句:“开车!”

    方莫寒坐在顾南允身旁不到一寸的距离,感觉有些不自在,迷离的把视线挪到车窗外,兴许是雨太大的缘故,缠绵悱恻的细雨为车窗披上了蒙蒙的一层薄纱,挡住了人原本清晰的视线,方莫寒看到一个车影飞驰而过,隐约可见黑色的轮廓。

    任子安就在那辆刚刚与她擦肩而过的车里,他到达了方莫寒所说的街道,冒着大雨找遍了所有的角落都不曾找到方莫寒的身影,心急地拨打了方莫寒的电话。

    方莫寒已经驾着顾南允的顺风车出了南湖新区,她宽慰着自己,反正任子安放她鸽子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一次她还是等了他好久也不见他的身影,或许是他根本就没想来吧!

    滂沱大雨里,屋檐下的水里一部手机正在发着亮光,被雨水淋湿的屏幕上显示着打来电话人的备注“老公”,手机不断地振动着,却一直没有人来接听,直到屏幕慢慢黑下来,消失在逐渐来临的长夜之中。

    “顾总,怎么又想起来这里!”方莫寒先挑起了话题。

    顾南允的声音在车里回荡起来,透过了方莫寒的耳膜,让她心里一惊。

    “实话说,这里是我的老家!”

    方莫寒顿时来了精神,有一种找到知音的快感,“我小时候也在这里生活!”

    顾南允没想到自己和方莫寒竟然这么有缘,质疑了一声。

    “我怎么没见过你!”方莫寒渐渐变得活跃起来。

    她听着顾南允的讲述这才了解到顾南允十岁就去了美国,只是在这里出生而已,在这里也没有住多久就被养父养母带走了,后来因为养父养母在国外出车祸身亡,他就又被送回了中国,在这里寻找自己的亲人,后来还是被迫离开了。

    “那你找到自己的亲人了吗?”方莫寒一直竖着耳朵聆听着,她没想到看起来那么阳光的一个人竟然也有这么悲惨的经历。

    顾南允到不以为然,像是在说着别人的故事,直到听到方莫寒问自己的问题,才表现出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我还有一个妹妹,她已经去世了!”顾南允低下头回答。

    方莫寒听到了,停顿了一会儿才连声道歉,“对不起,让你想起伤心事!”

    顾南允捏捏自己的眼角,假装释然,“没事,都过去了!”

    方莫寒一向看不得别人难过,看到顾南允这样,她鼻头也不禁一酸,安慰着:“其实呢,你以后可以常常回来这里呢,等到这里完工了,一定还有很多原住民呢,你可能认识他们,不瞒你说,我也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而且那段日子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你以后也可以来找我呀,我和你一起来这里寻找那时候的记忆!”

    顾南允听着她的一番话,凝视着方莫寒若隐若现的脸,心中不尽滋味。

    这么多年了,他不曾向任何一个透露自己的坎坷经历,却心甘情愿的对这个并不了解的女人敞开心扉,说了这么多自己以前根本不想提到的往事,看着她这么安慰自己,就感觉心里暖暖的,有一种被人关心的错觉,有一种爱上她的错觉。

    “那天不是已经谈过了吗,为什么还要再约,你那天没去吗?”徐吟慌张地质问着白城。

    白城脑子里已经很乱了,又看到徐吟站在自己眼前晃悠,心情更加的糟糕,他直接把徐吟赶出了房外,嘴里倔强地发出声音:“跟你没有关系,赶紧给我出去,不要再来打扰我!”

    门“咔”地一声发出清脆的响声,被拒之门外的徐吟还执着的敲着门,她不相信白城是那种故意毁约的人,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白城被生意上的事搞得一团糟,继续拨打着电话和对方商量重新见面的事情,他那么要强,总不能说是那晚为了照顾徐吟才没有参加会议的吧,他只能说是自己的缘故才耽误了和对方的谈判。

    有些事情,他相信那只是一时的冲动,即使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假若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样做,只是,有些身不由己的东西只能轻描淡写。

    徐吟已经喊破了嗓子也不见里面有人回应,慌张间她掏出手机翻出了这次项目美国负责人的电话,播了出去,“喂!”

    她刚想问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手里突然被抽走,再抬头时闯入视线的是一张魅惑十足的脸,白城及时的挂掉电话,头都没抬一下就对徐吟下了命令:“收拾东西,今晚和我一起去参加酒会!”

    徐吟对于他的命令有些吃惊,白城看到她皱起来的眉,冷笑一声“去签合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