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灯火阑珊处,是我在等你(3)
    她还迟疑的看着一脸淡然白城跟没事人一样,林衍远远地看到两个人在拉拉扯扯,一丝烦闷涌上心间,紧紧地攥起了拳头,但是又看到白城拉着徐吟向自己走过来,攥得通红的拳头突然缓缓的舒展。

    他意识到无论徐吟现在跟谁在一起都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他顶多也就是以朋友的身份祝福一下。

    “原来是任总的小助理来送文件啊!”白城拉着被迫紧紧跟在他身后的徐吟站到林衍面前,林衍一眼就注意到故意藏在白城身后想要隐藏自己的徐吟,眼眉微微皱起。

    “白总说笑了,这是您要的文件!”林衍露出一副商业精英的职业笑脸,把压在屁股底下一夜的文件转交给白城,白城却没有伸出手接下的意思,他一手还在紧紧地拉着徐吟,突然用力地把徐吟拽到两人中间,邪魅一笑,黑黑的墨镜下不知道是一双怎样狡黠的双眼,对着林衍说:“这是我的秘书,你交给她吧!”

    白城看到林衍逐渐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里暗暗地笑笑,我让你招惹小桐,现在也让你尝尝失去爱人的滋味!

    徐吟和林衍早就料到白城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想羞辱他们而已。

    林衍看着徐吟左右为难的样子,体贴的走上前把文件交到她手里,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温柔的说了一句:“出差完回国告诉我一声,我叫上朋友来接你!”

    徐吟猛然被他拥入怀中,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他们不是早就分手了吗,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聪明的她当然猜到了理由,他是不想要自己在白城面前难堪。

    徐吟在林衍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谢谢!”

    被晾在一旁的白城没有想到两人竟然会如此亲密,本想难为两人最后却搞得自己有些尴尬,他突然感到心里很别扭,不知道是因为丢了脸,还是因为看到徐吟和别人这么亲密。

    他莫名的恼起来,假装咳嗽了一句,“徐秘书,我们该出发了!”

    林衍这才放开徐吟,目送着徐吟拿着文件又站回了白城身后,白城轻声吩咐了一句,徐吟转身走了进去。

    如今只剩下两个男人面面相觑,各有所思。

    “小林,没想到你还脚踏两只船,她这样的货色你也能看上……”还没等白城说出更难听的话,暴躁如雷的林衍就直接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白城的衣领,愤怒地吼着:“白城,你别太过分!”墨镜瞬间被甩在了地上,露出白城那双如星的冷眸。

    白城一把推开他,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不屑的瞥了一眼旁边一脸愤懑的林衍,冷笑着:“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徐吟那种**……”

    林衍实在是受不了白城再说下去,像一只野狼一样扑倒白城,白城被他狠狠地压在了地上,两个人开始扭打,瞬间吸引了不少围观的人。

    直到广播里发出开始催促旅客开始登记的消息,白城才狠狠地推开骑在他身上的林衍,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抹掉嘴角的鲜血,最后一次回头看看呆立在一边的林衍,不羁地扯掉自己的领带,提醒着林衍:“我警告你离小桐远点,否则我会玩死你!”说完头也不回走向登机口。

    林衍看着白城潇洒地背影,脱口而出:“白城,如果让我知道你欺负徐吟,我也会玩死你!”

    围观的人群这才猜测道原来两个人是为了女人打起来的,只是他们不知道,两个人口中说得根本就不是他们心中所想,白城之所以这样动怒,是因为他想告诉白城,徐吟已经是他的了,林衍之所以这样激动,是因为他想告诉白城,他已经爱上吴梓桐了,请他不要再妄想了。

    只是他们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那就是口是心非,所以造成了好多误会。

    徐吟等了好久才看到白城霸气地朝自己走过来,她注意到白城没有了墨镜,嘴角还残留着没有清理干净的血,刚刚还光鲜整洁的打扮变得有些散乱,纯白的领口失去了领带的束缚肆无忌惮地敞开,露出男人结实的肌肉,浪荡中充满男人味。

    很明显刚才自己不在的时候他和林衍发生了争执,只是争执的对象肯定是吴梓桐吧,徐吟想,慢慢低下了头,为什么,曾经爱自己的男人爱上了吴梓桐,自己爱的男人也爱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到底是有什么魅力!

    徐吟见他不说一句话就登上了飞机,怯怯地跟了上去,停止了胡思乱想。

    大学宿舍,一个套房里传出一阵响亮的敲门声,“咚咚”地声音震人心魄。

    许歆离一直敲了几分钟,也不见有人来开门,正当她怀疑里面到底有没有人时,就听到里面传出狗叫的声音,她问了周围的同学,都说苏暖年这两天一直住在里面,可是他怎么不开门啊!

    “苏教授,你在吗?”许歆离扯着嗓门喊着,生怕里面的人听不见。

    一阵冗长的沉默让她有些尴尬,只有狗狗的叫声不断从门里传出,她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掏出自己书包里的刀片,插进锁子里,尝试着把门打开。

    “咔”门竟然自己打开了,许歆离往里面看着,瞬间变了脸色。

    许歆离的视线落到屋子里,扑鼻而来的是一阵腐臭味,诺大的房间里五颜六色的垃圾胡乱的被扔在地板上,几乎没有可以让人下脚的地方,许歆离看着眼前像“猪圈”一样脏乱的房间,捏着鼻子走进去,差点被地上歪歪斜斜的酒瓶绊倒,一只雪白的萨摩耶犬看到有人来了热情地跑到她身旁,“嗷嗷嗷”地发出叫声,语气里似乎有些委屈。

    天生爱狗的许歆离看到眼前楚楚可怜的小家伙,温柔的蹲下身子抚摸着萨摩耶犬的头,小狗可爱的吐着舌头,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许歆离观察到它浑身雪白的皮毛有一片被染成了灰褐色,气色也不太好,想必是饿了好多天。

    “你主人也真是的,怎么能把你单独留在家里呢!”许歆离摇摇狗狗的头,心疼的说着。

    正当她以为苏暖年并不在家时,聪明伶俐的萨摩耶犬突然咬住她的裙角,硬是把她拉到了卧室里。

    一进卧室许歆离才看到躺在地毯上的苏暖年已经奄奄一息,不省人事,她赶紧跑上前,发现苏暖年已经晕倒了,手里还有一个没有喝完的酒瓶,脸上显现的是格外痛苦的表情。

    “苏暖年!”许歆离叫着他的名字躺着的人却无动于衷。

    “他这是……轻生吗!”许歆离没有再废话便把苏暖年送到了医院,一路上还在祈祷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情啊!

    ————

    林衍没有回家直接一路怒气冲冲地去了公司,许多员工和他打招呼他都一概不理,发现任子安已经坐在办公室里了,他一肚子恼火直接冲动地进了办公室,第一次放肆的跟任子安叫板:“为什么,我那么相信你,你为什么还要故意安排这一切去侮辱我!”

    任子安还在看着笔记本屏幕,被他突然这么一吼,顿时没了心思。

    “大清早你发什么疯!”任子安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心情激动的林衍吼道。

    两人的声音格外的响亮惊到了其他的员工,许多人聚集在总裁办公室外,吵吵嚷嚷。

    任子安的话像是一盆冷水,瞬间浇灭了林衍心中的熊熊烈火,林衍有些迷糊,自己刚才都干了些什么,他向后退了几步,使劲拍拍自己的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任子安看着他疲惫不堪的样子,突然有些愧疚,昨天晚上自己的一句气话,林衍竟然真的在机场里过夜,真是难为他了!

    “好了,知道你累了,今天先回去休息吧!”任子安的话落到耳边,恢复理智的林衍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刚刚明明那么冲动,要是原来,任子安一定会吵了自己的,如今怎么变得那么仁慈,真是反常!

    “奥!”林衍说了一句,就想退下去,任子安却突然叫住他,递给他一张邀请函,说了一句:“你帮我把这张邀请函扔掉。”

    林衍接过去发现这张邀请函竟然和昨晚夫人桌子上放的一模一样,心里打起了主意,前段时间总裁和夫人闹得很不愉快,这是个好机会让两人能够解除误会啊!

    “总裁,这毕竟是南华的人,还是赏个脸吧,说不定可以碰到夫人!”林衍又把邀请函放到桌子上。

    他还没在说下去就注意到任子安的脸色不太好,一双凌厉的眼睛里闪出一丝怒意,秒懂,立马拿着邀请函走出了办公室。

    任子安透过百叶窗看到他把邀请函揉成一团碰到了门口的垃圾桶里才放心的坐下去。

    她也会去,说不定会碰上,任子安想着,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忙急忙踱步走出办公室。

    “陈阿姨,最近感觉怎么样啊?”方莫寒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坐在床边,对着躺在床上的陈可问着。

    陈可已经恢复了身体,气色红润起来,露出和蔼的笑容,微微蠕动嘴唇,“挺好的!”

    方莫寒看到她恢复的这么快心里很是欣慰,笑吟吟地通知陈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周您就可以出院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