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灯火阑珊处,是我在等你(2)
    林衍看着她沉默着不说话,问了句:“通了吗?”

    她还是硬着头皮按下一串在心底记熟的数字,刚想打过去,林衍的手机“叮铃铃”地响了起来。

    林衍掏出手机看到亮起来的屏幕,“哈哈”地笑出声,真是说曹操总裁就到了,他竖起手机给方莫寒看了一眼,一个略带讽刺的备注:“魔鬼**oss”,方莫寒放下电话,“呵呵”地笑着。

    电话那头的任子安一接通就听到方莫寒的笑声,既熟悉又陌生,林衍这小子到底在他家干了什么,任子安胸膛里的怒火成功被林衍点燃。

    如果不是夜太黑,一定可以看到任子安比黑夜还要黑暗的一张脸。

    “你小子到底靠不靠谱,文件拿到了吗?”林衍刚刚接下电话就被任子安痛骂一通,心里甚是委屈,翻着白眼,要是总裁能有夫人一半的温柔就好了!

    “si的文件在卧室的柜子里,快点给我拿到手!”林衍听着对方跟吃了枪药一样,撇了撇嘴走进卧室,打开柜子,果然看到了一个牛皮文件夹。

    “奥,我看到了!”林衍向任子安汇报着,没想到任子安突然吼道:“拿到了就赶紧给我滚出来!”

    林衍被训得好惨,方莫寒在一旁看着他顶着一张苦瓜脸出了南苑,没在挽留。

    “你现在就去机场给我候着,一直等到凌晨白总的飞机出发亲手交给他文件才能离开!”任子安霸气的命令。

    林衍瞪大了双眼:“总裁,我不会要等一夜吧!”

    电话里传来任子安的怒吼:“让你去就去,费什么话,这点事情干不好就跟我滚蛋!”

    林衍走在赶往机场的路上,不断的发着牢骚:“他一定是喝酒了……”

    任子安透着黑黑的玻璃看到方莫寒出门目送林衍离开,伫立在门口,伸了伸懒腰,环视了下四周就转身就去了。

    任子安却盯着那个背影,想了很久很久,彻夜都躺在了车里。

    不知道这一幕是不是令人似曾相识,顾南栀离开的时候,方莫寒也是这样坐在车里守了任子安一夜,现在轮到任子安来守护她,只是他连出现的勇气都没有,原来,他爱的更加懦弱,比方莫寒还懦弱。

    秋风习习,不知道是否吹乱了某人无良的心。

    方莫寒彻夜辗转难眠,独自一人躺在席梦思大床上,呆呆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迟迟闭不上双眼。

    任子安趴在方向盘上,眺望着窗外迷人的夜空,内心一阵凄凉。

    岁月寒薄,不是谁忘了谁,而是谁在痛着谁。

    林衍努力扯扯浑身单薄的衣衫,不断用搓着手来取暖,他孤单的坐在长椅上,鼻涕已经留下来,把任子安骂的什么也不是,但即使这样也改不了他要在机场过夜的事实。

    放在身边的手机突然亮起来,林衍低头看了一眼,冻得发抖的脸上不知不觉有了微笑。

    此时的吴梓桐正做好了一大桌子的可口饭菜,焦急的等待着说好很快归来的林衍。

    她是专门做了这些菜,想要对那天自己的冒失表达自己的歉意,可是却没想到挂在墙上的钟表转了一圈走一圈硬是没有等到林衍回来。

    寒风中的林衍,拿起手机想要回复吴梓桐,刚刚编辑好短信手机屏幕就突然灭掉了,一片黑暗,他重启却发现上面显示电量不足。

    该死!

    手机草稿箱里还有他未发出的短信,一字一字地挂上了未知的结果。

    顾南允开车到达自己的别墅时,发现里面亮着灯,他走进去才看到正坐在沙发上一个女人,穿着娇艳,细长的小腿搭在沙发边,性感无比。

    顾南允却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严厉地质问了一句:“谁让你进来的!”

    女人听到他的声音,从沙发上踩着拖鞋站了起来,转头看到他,激动的跑到他身边,拉住他的手:“你果然回来了!”

    顾南允看着她穿的这么暴露,立刻甩开她的手,训斥道:“季绾,你别闹了!”说着直接绕过她把西装外套脱下来甩到了沙发上,冷漠的说了一声:“门在那,自己走!”说完便绝情的进了浴室。

    季绾还沉浸在再次见到他的喜悦之中,面对他的冷淡,傻傻的愣在了原地,口中微弱的叫了一声:“南允……”

    空旷的房间里回答她的只有哗哗的流水声,她似乎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待遇,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失神的回想着。

    顾南允披上浴袍从浴室里走出来时,发现她没离开,无奈的摇了摇头,季绾看到他出来了,直接迈着妖媚的步子走上去搂住他的脖子亲吻着他的嘴唇。

    顾南允猛地将她推开,愤怒的吼了一句:“季绾,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的力气很大,季绾直接被摔在了地板上,她抬头看着顾南允生气的脸,心里一阵悲凉,你说我想干什么,你答应我的,回国之后要娶我的,你怎么能忘了呢?

    顾南允看到坐在地上可怜兮兮的季绾,丝毫没有心疼的意思,“现在立刻,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季绾颤抖的站起身子,看着面前如此冰冷的男人,留下热泪,她哭着解释着:“南允,我知道你在怪我,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南栀会那样做……”她还没说完,顾南允就打断她,怒吼一句:“你别再提我妹妹,你不配!”

    季绾听到他这样说,怔在了原地,顾南允,我要说多少钱你才肯相信,顾南栀的死与我无关,可是每次她一提起顾南允就只会狠狠地训斥她。

    心灰意冷的季绾不再为自己辩解,一步一步痛苦的朝外走去,顾南允突然从背后叫住她,她以为他终于肯听他解释了,欣喜的转身,却没想到顾南允充满磁性的声音传到她耳边,让她彻底花容失色。

    “你现在是任子安的绯闻女友?”顾南允问。

    季绾生怕他误会,辩解着:“不是,我们只是逢场作戏!”

    顾南允脸上露出可怕的笑容,走到季绾面前,“那好,你帮我办一件事情,我就原谅你!”

    季绾看着眼前这个眼睛里满是火焰的男人,莫名有些害怕,几年前,他也是这么让她办一件事情,为了他,她甘愿牺牲自己的身体去讨好那些娱乐圈的王老五,做了失去尊严艺人,只是为了给他妹妹铺好成名的路,当她终于在圈子里站稳了脚跟时,却没想到顾南允绝情的去了美国,连一句再见都没说,现在他突然回来,又要让她干些什么!

    微黄的灯光照在顾南允俊秀的脸上,顾南允露出邪恶的嘴脸,握紧拳头,发出充满恨意的声音:“我要让任子安身败名裂!”

    季绾一个人从顾南允的别墅里离开,她虽然带着将自己鸭舌帽和墨镜下,但所有的伪装却全然遮掩不住她心底的失落,她苦笑着,又留下流水,“原来自己真的就是一枚棋子,一枚可以任人摆布的棋子!”

    顾南允看着季绾离开时失魂落魄地样子,内心麻麻,那感觉就好像有一只蚂蚁攀爬在他的心上,不停地饶着他的心房,下一秒,他提脚追了上去,别墅外空空的,只有无尽的黑和他孤单的身影停留在了凄寒的风里,黝黑的眸子里闪现着一个女人的影子,那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是多年前被他救下的季绾。

    对不起,不是恨你,只是不爱你。

    黎明,天边的第一丝亮光闪现,照在正躺在机场椅子上熟睡的林衍身上,刺到了在餐桌上守了一夜的吴梓桐的眼睛,吵醒了正微眯着眼睛的方莫寒,任子安醒来时感到腰酸背痛,看到天已经亮了,害怕方莫寒出门会看到他,就发动车子离开了。

    林衍留意着机场上来来往往的人,等了好久才勉强在人群中发现白城的身影,只是刹那间他竟然失去了前进的勇气,因为白城的身旁,还站着另外一个女人。

    徐吟拖着两个重重的箱子紧跟在白城身后,气喘吁吁的刚刚将行李托运好,她看着白城独自一人等着自己,问道:“总裁,周秘书呢?”

    白城冷着一张脸,不耐烦的反问着:“怎么?和我一起很委屈你吗?”

    徐吟刚才还笑盈盈的,听到白城这样问自己瞬间再也笑不起来了,自己哪里是那个意思,只不过是想确定一下这次出差的伙伴而已。

    不过一想到这次要和白城两个人一起去美国,她心里难免会有些激动,眼神时不时看向正在四处张望的白城,害羞的低下头。

    白城看了一眼手表,“这个任子安,文件怎么还没送过来!”

    徐吟无聊的环视着机场,眼神忽然定格在不远处一个挺拔的人影身上,本能的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林衍……”一直在等待的白城听到她发出微弱的声音,顺着她直直的目光看过去,果然林衍正站在不远的人群之中,眼神呆滞的正往这里看着,浑身上下看起来有些狼狈不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