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收起你的坚强(9)
    许歆离歪着脑袋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睡了一夜,起来时脖子酸酸的,迷茫的自言自语道:“我怎么睡这儿了?”刚好值班的护士进来换衣服,满脸花痴的对她说:“许医生你可不知道昨天晚上你有多幸福,被一个好帅的人送来医院,他好像是昨天做手术的大神呢!”许歆离揉揉后脑勺,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他竟然这么好心把自己送到医院来。

    “那他人呢!”许歆离问道。

    “昨天晚上就走啦,你不知道那个人是有多帅……”许歆离懒得听她一字一句的犯花痴就提步朝外走去,她想起那个男人的脸庞,倒是有些伤感,他就这么走啦,自己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失神的走着,一个焦急的护士跑向她,惊喜的大喊着:“许医生,重症监护室的病人醒了。”她一下子提起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匆匆忙忙朝病房走去。

    方莫寒正在熟睡被吵嚷的电话铃声惊醒,接了电话,她惊喜的说:“好,我马上去。”

    陈阿姨醒了,她醒了,方莫寒麻利的穿好衣服,睡在身旁的任子安早就不见身影,她顾不得再去吃早餐,急急忙忙的乘上公交车,她看着城市早晨清新的风景,心情激动无比,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

    她坐在车座上,拿出手机点出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电话号码,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到了医院,她惊喜的走进病房,远远看到许歆离已经守在病床前,方莫寒冲到病房前,看到陈阿姨依旧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脸色有些些苍白,微眯着眼睛,显然有了生命的气象。

    “陈阿姨,你还认得我吗,我是小寒。”方莫寒蹲在床前说。

    陈阿姨慢慢将眼睛睁大,无力的想要抬起手,嘴里小声嗫嚅着:“小……寒……”

    方莫寒见势立刻握住她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嗯,我是小寒,陈阿姨。”

    陈阿姨看清她有些激动,但身子很虚很快就又睡了过去,方莫寒在床前守了一会儿,满心的都是欣喜,许歆离拍拍她的肩膀,“这下好了,简直就是奇迹!”

    许歆离本想多陪她一会儿,最后还是被人叫走了,方莫寒独自一人紧紧握着陈阿姨的手,眼里有泪水流出,不过她是开心的流泪,端详着陈阿姨平静的面容,就如同回到过往一样,陈阿姨手里拿着自己亲手做的便当守在她学校门口,大中午烈日炎炎的她却一直等着,知道方莫寒一路小跑过来,陈阿姨抚摸着她白皙的脸,问东问西,这么多年过去了,在她潜意识下,陈阿姨给予她本应该缺失的母爱,如今她度过鬼门关,自己像是重生一般开心。

    她曾说过她要勇敢保护每一个她爱的人,陈阿姨当属第一个。

    正坐在办公室开会的任子安收到她来的短信,露出笑意,刚想回复消息,林衍就递给他一份文件,“总裁,这是方氏南湖新区的方案,最近得到了好多大企业的支持,好像不久就能完工了。”

    他简单的翻了翻,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南湖那块地本来就是肥肉,当初之所以答应收购方氏就是因为这个项目有利可捞,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方莫寒,他本想自己会毫不留情的抢走这个项目,最后却没想到自己竟然鬼使神差地帮她拉了不少资金。

    “总裁,我们不采取些措施吗?”林衍知道如果方氏重新站起来,任子安肯定会丢些脸面,况且以任子安的心狠手辣最后肯定会把方氏击垮吧,所以才提醒他一句。

    没想到任子安只是把文件轻轻放到桌子上,说了句:“不用了。”

    做了这么多年助理的林衍不免有些吃惊,总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手下留情了,一定也不符合他心狠手辣的个性啊!

    “对了,总裁,南湖项目里有一个大佬,一下子投入超过五成的资金,却只要了两成的利润,而且查不到是谁。”

    任子安没有太去关心,他一心想着这下子陈阿姨醒了,方氏也有救了,那个女人应该会很开心吧!

    他忙完事情才想起去医院看望她,穿上外套就下了楼。

    明明是想去找她,最后只是在短信里说

    刚上车就收到了回复,他看了脸上有了阴云,疾驰而去。

    方莫寒刚买回午饭就看到两个警察站在病房外正在等她,说是找到了入室行窃的小偷,让她过去处理一下,她还没问清楚就一起上了警车,刚进派出所,就被带到审问室,隔着玻璃看到两个警察正在审问罪犯。

    罪犯一直低着头,否认有同伙,一副不想认罪的态度。

    她走进去看清罪犯的样子才大吃一惊,那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的邋遢少年不是那天在医院抓到的小偷吗,她还记得那天任子安耍了她她还怪罪他,现在看到眼前低头伏法的少年,她有些惊心动魄。

    原来那天真的是自己被骗了,世界真是奇妙,又让自己碰上这个小偷。

    少年抬头看到她进来,瞬间有些惊疑:“是你!”

    方莫寒微笑的坐了下来,看着少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说道“是我。”

    “你就是那天耍我的女人!”

    少年有些激动的站起来,方莫寒看着他,有些失落,他只记得自己骗过他,却没记得他也骗过自己。

    “方小姐,因为罪犯是未成年,况且受害人已经醒过来,所以……您打算怎么处置?”

    “不是说他还有同伙吗?”方莫寒问。

    旁边的男警察愤愤不平回应着:“是啊,但这小子死活不招,我们猜测他们是一个集体盗窃团伙。”

    少年依然用仇恨的眼神盯着正与警察攀谈的方莫寒,他没想到竟是这么有缘,那个女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方莫寒走进昏暗的审问室,看到少年被绑着双手双脚,她笑笑,少年把头转向一边:“要杀要刮随便你们!”

    方莫寒露出清甜的笑容,温柔的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把你怎么样!”说着便走过去为他解开手铐。

    任子安刚到警察局却得知方莫寒已经离开一会儿了,而且还带走了那个新抓来的小偷,他一下子就恼了,这个女人想干什么,这么危险的事情也敢做,不要命了吗?

    他立即给方莫寒打了电话,询问她在哪,方莫寒支支吾吾的回答:“我在家啊!”

    任子安立刻紧张起来,眼神里泄出几分担忧,“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回来。”

    一路上他还在想该怎么应付那个小偷,这不是引狼入室吗,这个女人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平安医院。

    院长正喜气洋洋的在看着今天的报纸,许歆离推门而入,他客气的让她坐下,许歆离有些受宠若惊,直到院长递给她一份报纸,她晃了一眼,触目惊心的文字映入眼底。

    “什么!”她吃惊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平安医院许歆离医生攻破最新医学难题,成功试验成功,植物人苏醒。”那些报纸上夸大其词的报告似乎都在指向她一个人,说得好像她是救世神医似的。

    “许医生,恭喜你啊,不久你可能就要跳槽啦!”院长乐呵呵地说道。

    “跳槽?去哪?”许歆离放下手里的报纸疑惑的看向院长,院长“呵呵”地笑着,站起来拍拍她的肩膀,“许医生,你还不明白吗?你现在可是做出巨大医学贡献的医生了,真是年轻有为啊!”

    院长现在给予了她这么高的肯定,按说她应该很得意的,但反而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她心知肚明,那场手术不是她做的,是那个不知名的男人医术高超化险为夷的,今天登上报纸的应该是他才对,现在可好,自己平白无故的抢了别人的功劳。

    虽然她是一个渴望得到别人肯定的人,但这种抢别人风头的事,她做不到。

    许歆离把报纸摊到院长面前,意志坚定的说道:“院长,这场手术的主刀医生不是我,我不该……”

    她还没有说完,德高望重的院长就打断她的话,“许医生,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管是谁,现在官方已经认为是你,成功的实验的这场手术。我已经把你推荐给一个国内著名的医学院士,你就准备准备,明天跟我一起去拜访他。”

    许歆离还是不肯接受,辩解着:“院长,可这真不是我,是那个……”

    院长听到她的言辞,有些不高兴,抬手示意她不必说了,“许医生,我是为了你好,那个不知名的人有没有曝光,现在大家都以为是你,你就认了吧,好不容易熬到这天,你可得好好把握。”

    院长一番苦口婆心的话把她压住了,她游神的走在走廊里,有些纠结地徘徊。

    “不,我不能这样做,我要赶紧找到那个人。”她坚定地说道。

    ————

    任子安急匆匆到达南苑时,抵达客厅看到方莫寒正坐在餐桌上,她的眼神一直盯着对面一个狼吞虎咽的男孩身上。

    他走近去,方莫寒看他回来了,就微笑着喊了一句:“你回来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