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收起你的坚强(7)
    夜,半分,微凉一片,万家灯火的繁华不及酒吧内熙熙攘攘的喧哗。

    “不是说ktv包间吗?怎么来这了。”方莫寒跟在许歆离后看着酒吧里人来人往,问道。

    “谁知道呢,吴梓桐说来这儿的。”许歆离看着来往的帅哥,瞬间红了眼睛,一副花痴像,“这儿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站在一旁的方莫寒却不这样认为,旁边几个粗鲁的男人正在抽烟把她熏得一直咳嗽,两个人极力在人群中寻找吴梓桐的身影,果然,舞池那边正在狂舞的吴梓桐看到他们,朝她们挥挥手,随后手里拿着几杯啤酒疯疯癫癫的出现在两个人面前,略带张扬的说:“我说你们俩杵在这里干什么,跟我去跳舞啊!”

    许歆离把手里的包放到沙发上,接过吴梓桐手里的酒,仰头喝了一口,“我说今天可是给我庆功,怎么来这种地方,也太low了吧!”

    吴梓桐听了不高兴啦,撇撇嘴:“苏大医生,最近经济紧的要命,我请你们就不错了,怎么,爱来不来,可是有好多帅客奥!”

    看吴梓桐一脸花痴样,许歆离嘴上说不要,到最后只剩下方莫寒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品尝着苦涩的啤酒,看着人头流动,俊男靓女都在成双成对的跳舞,嘈杂的重金属音乐有些刺耳,此行此景,一身清甜的她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毕竟很少来这种疯狂的地方,每次都是被吴梓桐他们生拉硬拽的请过来,每次都是为喝的烂醉的他们“收尸”,她无奈的摇摇头,谁让她摊上这么两个疯狂的闺蜜呢!

    酒吧另一边,黑色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空酒瓶,可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仍然不肯罢休的样子,叫来服务员再来两扎啤酒,对面的男人看着他已经微醉,调侃道:“我说,白大少爷,你这是怎么了,来这儿买醉啊?”

    他听出来男人话中夹杂着讽刺的意味,回应着:“暖年好不容易回来了,当然要一醉方休啦!”

    任子安在一边和他们继续碰杯,“现在我们四个人只剩下伯暄没回来了。”苏暖年说道。

    “伯暄啊,这小子没良心的肯定在英国已经安家立业啦!”任子安猜测道。

    他转过头对着白城质问道:“白大少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吝啬了,带我们来这种地方。”

    白城微眯着双眼,神秘地告诉两人:“因为这里,没有女人!”两人放声大笑,白城这种夜店小王子还真会开玩笑。

    不过,任子安无意中环顾舞池那边,道:“我看不一定吧,那就有一位美女。”

    “哪里哪里?”白城一边问一边看向任子安眼神落得方向,舞池中央正有一个性感的女人穿着黑色短缺,身材妖艳的和旁边的男伴胡乱地舞蹈着,他看清那个女孩的面容,将要伸到嘴边的酒瓶瞬间静止在半空中,像是上了发条,再也动弹不得,几天不见她,她还是这么让人牵挂。

    “小桐,她怎么在这儿?”苏暖年因为刚回来还没有见过吴梓桐有些惊讶的说出口。

    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白城就放下酒瓶直接奔向了舞池那边。苏暖年刚想叫住他,任子安就深沉的说道:“真是痴心的人啊!”

    吴梓桐旁边的几个男人都在色眯眯的盯着她,几个男人趁着跳舞的机会贴近她清香的身子,和她对舞,“美女,我请你喝酒啊”一个看起来还未成年的不良少年嘴里叼着没有熄灭的烟头,图谋不轨的搂住她。

    吴梓桐见状,慢慢扭动身子,挣脱他的怀抱,挑逗他:“帅哥,请我喝酒可以,只是我男朋友可会生气的。”

    旁边的男人瞬间泄气,“是吗?那你男朋友呢?”说着就要靠近吴梓桐浓妆的脸。

    吴梓桐还没来得及闪躲,就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冲到她身边,一把把她扯过去,避开那个男人的骚扰,她抬头仰望那人的面容,才怯怯地小声说道“白城……”

    方莫寒坐在沙发上越发的感觉不自在,许歆离或许是看她无聊就硬拉着她去跳舞,她跟着节奏僵硬的扭动着身躯迎合着旁边慢慢激情的许歆离,许歆离虽是标准眼镜妹,但是身材足够火辣,不一会儿和旁边的帅哥美女打成一片,完全忽略了全场尬舞的方莫寒强颜欢笑的做着难堪的事。

    “那不是方小姐吗?”听到苏暖年的话,任子安才发现方莫寒竟然也在,他双眼凝视着舞池里眼神迷离的方莫寒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在众人中间显得另类无比,不觉发出笑声,没想到还能看到这个女人这么可爱的一面,他不自觉发起了呆,保持着望向那边的动作再也不愿把眼神挪开。

    苏暖年看到任子安如此叹了口气,这是什么情况,明明说是给自己接风洗尘,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喝着闷酒,他不经意间扫向方莫寒发现不远处一个曼妙的身影正在舞动身子,脸上是迷人的笑容,“是她?”他心里一惊,忽然想起今天手术室的场景,有些耐人寻味的感觉,那个一惊一乍许歆离,看到就让人毛骨悚然。

    “白城,你放开我,放开我!”吴梓桐被白城拉扯着出了酒吧,她用力想要甩开白城的手,可是无论她怎么请求,白城仍然狠狠地抓着她的胳膊直到把她塞进了车子里。

    “你干什么?”吴梓桐揉揉自己被抓红的手,朝刚坐到驾驶座上的白城吼道。

    白城丝毫不听她的无理取闹,为她系好安全带就要开车,吴梓桐阻止他:“你要带我去哪?”说着用手使劲按住方向盘,不让白城动手发动车子。

    白城转过头,大声冲她喊道:“我还想问你,你想干什么?”

    黑暗中,吴梓桐从没有见到过白城那样生气过,整个人像是气炸了,眉头紧锁,“你拒绝我不至于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吧!”白城说着按住不安生的吴梓桐,把吴梓桐吓得花容失色。

    白城因为喝了酒,有些微醉,但还是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本想视而不见,但是心里却一阵挣扎,最后还是笃定自己的心思,即使她拒绝自己,自己还是爱她,所以不想看到她别的男人在一起。

    或许,爱终究会让人身不由已,因为心都是她的了,还在乎什么身体。

    吴梓桐被他松开,将头转向一边,“你有什么脸说我,你还不是睡了徐吟!”

    白城听到她细弱的声音,冷淡的说:“下车!”

    吴梓桐扭头看到他冷的有些吓人的脸,心里不觉有些失落,刚才是她的气话,虽是无心脱口而出,但是看得出来,白城市很在乎的,他显然没料到吴梓桐会知道这些,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又有什么可去辩解呢?

    “我希望你可以对她负责任。”吴梓桐最后对他说了一句话就直接开门走掉,下车的一刹那,她满脸愁容,丝毫没有注意到车里男人深沉的目光。

    白城一阵冷笑,她竟然要自己对吧另外一个女人负责,自己那么爱她,她却要千方百计的甩开自己,倘若自己没有和徐吟发生关系,她是不是就能接受自己,他这样自欺欺人的想。

    吴梓桐只留给白城一个决然的背影,她在冷风中前进着,不曾回头,因为她知道不能再给那个男人希望,十年了,他也该去属于他的生活了。

    她承认自己爱的太晚,晚到错过对自己用情至深的一个良人,再也不可能挽回原来的样子了。

    但心里始终知道答案,不会的,因为这段感情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一场荒唐的独角戏。

    “我不会喝酒,真的不会。”方莫寒推脱着,被几个人围在中间,进退两难,她尴尬的把酒放到一边,“我真的不会喝酒!”可是旁边的人却不领情,非要灌她,正当她感到为难时,一直在远处观察的任子安毫不犹豫的走到她身边,接过对方的酒瓶,一脸笑容的说道:“对不起啊,我女朋友不会喝酒,我来替她喝。”说着就拿起酒瓶一饮而尽。

    众人看到方莫寒所谓的“男朋友”都出现,也就没有继续纠缠,倒是任子安二话不说真的把一瓶酒喝了个干净,方莫寒想要阻止他,却发现任子安双手紧紧地搂着自己,直到喝完放下酒瓶,才正对着方莫寒,“以后不经过我允许,不许来这种地方。”

    任子安命令的话让方莫寒不知名感到有些暧昧,她渐渐喜欢任子安这样要求自己,他越霸道,她心里就越欢喜。

    “浪够了,跟我回家!”任子安拉着害羞的方莫寒穿过人群,方莫寒的心怦怦跳着,即使爱了他十年,可每一次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让她飞上云端,当然也会让她跌入谷底。

    “浪够了,跟我回家。”任子安的话响在耳边,方莫寒的手不禁握紧了些,心里喃喃,嗯,浪够了,跟你回家。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