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你的爱,我的伤(8)
    方莫寒和任子安结伴来到林衍告诉的餐厅时,看到的是这样的画面……

    吴梓桐被林衍狠狠地压在角落里的椅子上,两人几乎都已经贴到了一起,嘴唇相碰,吴梓桐死死的圈着林衍的脖子,两个人看起来画面毫无违和感,只是这吻得似乎有些不和谐。

    方莫寒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吴梓桐这样的妖精竟然被林衍那样的**丝男泡到了,真是不可思议,不过她还是疾步走过去,边喊边拉开两人,她怕再晚一步吴梓桐的贞洁可就不保了。

    任子安倒是懒得去靠近,说实话他平时对林衍总是凶巴巴的不过公司里他也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了,看到林衍有一天会在自己面前出这样的事,他瞬间有些得意,有一种想拍照发朋友圈的冲动。

    “你们干什么!”方莫寒废了好大力气才把吴梓桐搂林衍的手扒开,倒是林衍瞬间怒吼:“吴梓桐,你到底想干嘛!”

    看这阵势,方莫寒已经隐约猜测到是吴梓桐搞的事情,吴梓桐倒是一脸轻松地说:“帮你解围啊!”

    林衍彻底被她搞得崩溃了,冲她大喊道:“谁要你解围啊,要不是你,我今天晚上能这么狼狈吗,我现在恨不得离你远远的,就你这个样子,以后谁要是瞎了眼娶了你就得跳楼自杀吧!”

    吴梓桐听了,表情变得呆滞,愣在原地,没有再说任何话去反驳他,方莫寒见林衍说得有些过分惹得吴梓桐有些不开心,就说了句:“行了小林,过分了啊!”林衍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重了,刚才是太恼怒了。

    吴梓桐整个人像一只木偶,眼角闪起泪花,喃喃道:“对啊,要是谁以后娶了我肯定得跳楼自杀,我这么差劲,怪不得他会一声不响的离开。”说完这些话跑出了餐厅,丝毫不顾方莫寒的呼唤。

    任子安一直靠在门口,看到吴梓桐哭着跑出来,惊讶的说了声:“是她。”

    方莫寒看向还愣在一旁的衣冠不整的林衍,责怪的问了句:“你对她都说了什么?”

    林衍感觉到方莫寒充满怪异的语气,心里有些不平衡了,明明是她扰乱了自己的求婚,她还成了受害者。

    “是她搞得我求婚失败好不好?”

    方莫寒听了他的话,“求婚”两个字让她很敏感,她缓过神来,怪不得吴梓桐今晚会这么疯狂,原来又是因为想起了某人,她害怕吴梓桐会出什么意外,就立刻追了上去。

    从餐厅出来她发现任子安竟然还在外面等待,对他说安顿好林衍就急急忙忙跑走了,任子安的眼神一直盯着黑暗中方莫寒奔跑的身影,眼睛开始变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任子安看到林衍狼狈不敢的坐在椅子上,见到是他,慢慢苦衷的来了一句“总裁,我失恋了。”

    秋夜数不尽的是枯黄的落叶,还有剪不断的缕缕情思,方莫寒一直将吴梓桐搂在怀里,吴梓桐一直“呜呜”的哭着,“小寒,北笙不要我了,北笙不要我了……”方莫寒轻轻抚摸着她冰冷的额头,嘴里一直安慰着“没关系……”

    一直熬到深夜,等吴梓桐睡着了,方莫寒才一个来到客厅里,简单倒了一杯热水,冰冷的胃里终于感到舒服了一些,她呼了一口气,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目光落在窗外皎洁的月光里。

    今天见吴梓桐哭的那样伤心,她心里也伤感万分,一年前的吴梓桐也是这样躺在自己怀里哭泣,眼看一年都过去了,她还是没有放下,而那个叫张北笙的男人恐怕早就已经新婚燕尔了吧,她心里很明白,吴梓桐之所以费尽心思从英国逃回来,只是因为她太想张北笙了,她曾经劝过梓桐,说为了一个那样的男人值吗,吴梓桐只是反过来问了她一句,那你呢,你值吗。

    她一阵冗长的沉默,很明显答案已经在心底了。

    爱情就是这样,让一个傻子会为了一个人变成疯子。

    她不知道她还能等任子安多久,起码现在十个年头了,不管结果怎样的痛心,她想,倘若再让她做一次选择,她还是不会改变自己的新衣,就像吴梓桐说的,这辈子,心里也就只装得下一个人了。

    ————

    下雨天,叫醒林衍的是汀汀的雨声,他迷茫的睁开双眼,差点哭出来。

    任子安连衣服都没脱就和他躺在了一张床上,他起来的动静惊醒了熟睡的任子安,任子安注意到林衍惊讶的神情,嘟囔了一句:“干嘛盯着我?”

    林衍笑出了声音,他还是头一次见任子安睡相这么狼狈,白衬衫已经皱得不成样子,林衍从床上坐起来,说道:“总裁,你可要对我负责。”还没说完一个枕头就向他砸了过来。

    他刚想洗脸刷牙,四处环顾屋内的装饰,才发现有些不对劲,这不是他家,难道?

    任子安到现在还感觉自己身上湿湿的,林衍那个小子昨天抱着自己哭到大半夜,他有些小鄙夷,不过失恋了,搞得跟快要死了一样。

    “实话说,总裁,您活的有些窝囊……”他望着一片狼藉的客厅和一大糊涂的厨房念叨着,任子安正在四处找衣服,被员工这么揭短,他狠狠地呵了一句“年终奖不想要了。”

    林衍乖乖闭嘴,心里却有些得意,一直以为总裁高高在上,没想到总裁日常这么搞笑。

    林衍随便转转,看到放在客厅里的大箱子,好奇的翻看,发现好多张他和顾南栀的照片,照片底下压着好多信封,他好奇地抽出一封,问道:“总裁,这是你写的的情书吗?”

    任子安刚从洗手间出来,见林衍手里的灰色信封,立马冲上去抢了过来,吼着“谁让你乱动的。”

    任子安这么紧张,林衍更加确信里面肯定有鬼,他无奈的笑笑,任子安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头。

    上海的雨总是缠绵有多情,细丝般的雨线划过窗沿,氤氲某人姣好的面容。

    即使昨夜没睡几个小时,她依旧顶着一双黑眼圈打着一把透明的雨伞慌慌张张地跑出别墅,忽然,她伫立在雨中,再也没有前进的勇气,雨珠在伞顶滑落,掉落在脚边发出“哗哗”的声响。视线久久地停留在一辆熟悉的车子上,任子安绝美无双的侧脸显影在她眼前,她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当任子安转头发现她一直站在雨中发呆冲她挥挥手,她才告诉自己,那确实是他。

    还没来得及问他理由,就听任子安随便说了一句:“我今天正好顺路。”

    方莫寒坐在他旁边,一直没敢抬头看他,她有种错觉,他和她好像正在谈恋爱的情侣。

    为了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方莫寒提到任家老太太,说是她最近身体还不错,她知道任子安虽然不太待在任家,但是他是很牵挂奶奶的,那一次奶奶病危是因为他一意孤行去了国外,为了梦想说要和人家断绝关系,自此,他在没有脸去看望病危的奶奶。

    “奶奶的生日晚宴,你回去吗?”方莫寒记得她曾经对任子安说过这个,但任子安并没有做正面回应,很显然看着任子安蹙起眉,她知道任子安是在犹豫。

    他怕,他怕奶奶再见到自己,会责怪他,会出什么意外。

    “其实,你能去奶奶一定会很高兴的。“方莫寒转头看向任子安,说。

    上次去医院探望她,她虽然不能说话但是一直紧紧握着方莫寒的手不放,她空洞的眼神让方莫寒觉得她是在问及任子安。这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亲人,即使曾经伤害过,但疤痕一样会被时光的洪流掩盖,即使全世界都背叛你,他们会一直在,不是吗?

    方莫寒谈起她六岁之前就是和外婆一起生活,外婆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长大了,离开了外婆,一直没有时间去看望她,直到外婆悄然离世,她才知道外婆一直盼望着见到她,只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任子安听完她的一席话,凝望着她深情的眼神,有些动摇心中的想法。

    直到车子缓缓停在了方氏大厦门口,方莫寒都没有听到他说一句话,她也没再多嘴,顺势想下车,悠忽听到任子安轻声问了句:“那天我准时去接你。”

    赶往公司的路上,雨渐渐停了,阳光挥洒在街道里,晴朗了任子安寒冰的心,他以前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听从别人的劝导,当年明明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得到奶奶的原谅,但这次,他甘愿试一试,因为那个女人说了,这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亲人了……

    方莫寒还没有踏进办公室的门,就听到里面一阵喧闹,几个人在争吵,而父亲静默的坐在长桌尽头,像一个挫败的诗人,低头沉思,目光幽深。

    “我看还是尽早散了吧,公司迟早会垮。”

    “集团已经会在他方正启手上了。”

    “南湖那个项目要是再不转让,连最后的资金也周转不起来了。”

    听了半天她才明白公司的人起了内讧,说要弹劾父亲总裁的位子,听到有人爆了粗口,她推门而入,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大家别吵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