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内心深处的痛楚(12)
    她毅然决然的走掉,背后是王总的嘲讽和一群女人的嬉闹声,“切,装什么清高,有本事去伤任子安的床。”

    她不自觉加快了脚步,真想赶快离开这个肮脏的是非之地,迎面看到正向这方向走来的任子安,林助理和几个保镖正跟在他身后,和那天一样威风凛凛。

    方莫寒见到是他,有些惊慌失措,直接从他身旁经过,没敢去看他一眼。

    任子安心里一惊,这个女人就这么怕自己,昨天不是还和自己叫板吗,就这么点勇气,可是竟有些不舒心,她这么远离自己,该高兴才对啊,自己不上早就想甩掉她了吗,没什么可惜的。任子安安慰自己道。

    因为刚才见方莫寒脸色有些不太好,任子安吩咐林衍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项目应该是没太大进展。

    任子安本想来这里谈判,现在竟没了心情,一心只想着方莫寒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当林衍告诉他真相时,他不禁冷笑,方莫寒不过如此,和那些虚伪的女人一样,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

    “那她答应了吗?”任子安问林衍。

    林衍回答:“看王总的样子,应该是被浇了冷水。”

    任子安一阵冗长的沉默,吩咐林衍几句话,就疾步走出了会所。

    方莫寒一个人继续在城市街道间游走,奔波了一天的她疲惫无比,走进一家普通的咖啡店,饿了一天却只点了一杯香芋奶茶,坐在临窗的位置,迷离的开始担忧。

    黄昏揭开帷幕,金黄的余晖曼洒人间,照耀在任子安脸上,增添了几分祥和,任子安一直坐在车上,从他的视角看着方莫寒伤感的一口一口喝着手中的奶茶,不时看手机两眼,不时眺望窗外,似乎在担心着什么。奶茶暖暖的,但是怎么也暖不了她的心。

    任子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放着重要的饭局不去,却偏要做一个偷窥者,在远处偷偷看她伤心失意的模样。他本以为看到这样的方莫寒自己会有几分快感,然而并没有。

    方莫寒在咖啡店逗留了好久,才不舍的出来,等到她上车才发现车子已经没油了,发动机没了声响,她有些绝望的趴在方向盘上,丝毫没有注意到远处任子安深长的目光。

    吴梓桐从浴室里出来,简单的披上粉红色的浴袍,看到方莫寒仍然在唉声叹气的整理资料,她一边擦拭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无心的浏览一下。吴梓桐做到方莫寒身边,一股馨香袭来,夹杂着吴梓桐愧疚的声音:“小天使,对不起啊,我这几年把我爸给我的钱基本都挥霍光了,我爸那边,还不知道我从英国逃回来,所以帮不上什么忙了。”

    听了吴梓桐奶声奶气的话,方莫寒的目光并没有从电脑屏幕上离开,简单的答道:“没关系,你只要别给我添乱就行了。”

    吴梓桐翻了翻白眼,给方莫寒又是揉肩,又是捶背,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狠狠地拍了一下方莫寒白皙的大腿,方莫寒被她这么一惊,手一抖,差点打错字,正想斥责,吴梓桐递给她一张邀请函,说:“下周末有一个游轮party,朋友邀请我去我去参加,但是不巧我没时间,你去看看吧,说不定会有机会拉到客户。”

    方莫寒简直感激的都快哭出来了,她紧紧抱住吴梓桐,“不对,你要去干嘛?”

    吴梓桐敷衍的回答“诶呀,你去就行啦,问这么多干嘛”方莫寒观察到吴梓桐说话时脸都泛红了,心想很定是有看上谁家的贵公子了吧。

    从高中到现在,吴梓桐换男朋友比换衣服还快,还记得那时候方莫寒作为她最好的姐妹经常被“目不识丁”的她逼着写各种各样的肉麻情书,到最后没追到几个,方莫寒的文笔却提升一大截,期末考试作文还得了满分。

    回想起往事,方莫寒忍俊不禁,吴梓桐以为她在笑自己,伸手去挠她的痒痒肉,方莫寒哭笑不得,哀求道:“好了,大魔鬼,别闹了,我还要工作。”

    吴梓桐终于放过她,她继续盯着电脑屏幕加快动作,吴梓桐为她泡了杯茶,叮嘱她早些睡觉,不过看样子,又要忙碌到深夜了,虽然是名牌财经大学毕业,但毕业后很久没在膨出这些数据,方莫寒只能加倍努力去重新熟悉现在的商业环境。

    吴梓桐见她这样拼命,叹了口气,她不明白,方莫寒竟然和自己的丈夫对头干,这药时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不过,任子安也真是个混蛋,和上学那会儿一样,喜欢折磨人。

    ————

    方莫寒一大早就与父亲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方正启听着也不太好,方莫寒寒暄了几句,便直入主题“爸,我昨天晚上认真研究了方氏最近的项目,两千万的亏损,全部都是来自南湖那片开发区的项目,现在只要放弃南湖新区的案子,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

    方正启并没有说话,方莫寒以为他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方正启打断她的话,硬生生的回了一句“不行,不能放弃。”

    方莫寒有些焦急,“为什么,这个项目漏洞太多了。”

    父亲依然坚定,方莫寒几次三番的劝阻都没有改变他的想法,她有些生气,这都什么时候了父亲还这么倔强,她忽然叫出声音:“为什么,那块地就那么重要吗?”

    电话那头一直没有声音,沉默,在沉默,方莫寒以为父亲会回心转意,但是父亲的声音响在耳边,他的回答竟让她再也不能说出话来反驳。

    高速上车流不息,很喧闹,但是父亲的话清清楚楚响在耳边,“那是你妈离去的地方。”

    那是妈妈和爸爸相遇的地方,也是妈妈离开的地方,方莫寒终于明白,明白为什么父亲冒着公司倒闭的风险也要守住那块地,也要开发那块地。

    心头像是蒙了一层雾,模模糊糊,隐隐约约,原来这么多年父亲并没有放下母亲,从不曾,即使他已经成家立业,已经有了新的妻子。

    方莫寒眼眶红起来,方正启还在电话那头叫着她的名字,她擦擦眼睛,问了一句“值吗?”

    方正启的回答让方莫寒彻底泪如雨下,他说“我已经错过了她一回,不想再错过她留下的回忆。”

    ——我已经错过她一回,不想再错过她留下的回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