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内心深处的痛楚(5)
    “忘掉顾南栀,忘掉顾南栀”任子安不断默念着这句话,她要他忘掉她,就相当于让自己忘掉一切。

    “做不到,我做不到”任子安嘶吼着,此刻他的痛苦,犹如万箭穿心。旁面的经纪人拍拍他的肩膀,“任先生,节哀啊。”没想到却被任子安狠力地推到一旁,“节什么哀,你们是不是把她藏起来了,它是不是又调皮跟我玩失踪,你倒是快点把她给我找出来啊,快去啊。”面对任子安的愤怒,经纪人也只得走开,只剩下他一个人,疼着,怨着。

    忘掉顾南栀,珍惜眼前人。任子安终究只是看到了前五个字,而眼前人却从未放弃过她。

    方莫寒听到这个消息也感到奇怪,那天晚上她明明亲眼看到顾南栀的医院报告单,胃癌晚期,不是说去国外治病吗,为什么最后选择这种方式了结生命,内心不禁有些难过,但下一秒,她立刻想到了任子安,他那么爱顾南栀,现在肯定已经哭成泪人,因为方莫寒曾经尝到过失去的痛苦,她明白那种痛。那种不可言喻的痛。于是,她立刻驱车去了公司。

    即使任子安说让自己滚得远远的,但是当他伤心时,方莫寒还是会奋不顾身,或许,这就是爱吧。

    得知顾南栀的死讯,唐茹显得格外的平淡,她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了,打电话给公司吩咐道想办法堵住那些记者的嘴,其他的事情就留给顾南栀所在的经纪公司筹办吧。

    管家一直站在唐茹旁边,不禁战栗起来,她难以想像太太竟然如此狠心,本想丢给顾南栀一些钱财让她离开,可却没想到竟被逼的丧失了生命,不得不说,唐如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

    “太太,我……”听到管家支支吾吾的,唐茹从椅子上站起,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说道:“放心,没人会知道这件事,除了你和我。”

    “如果你想走的话,我不反对,毕竟你跟了我这么久,我会留给你足够过后半生的钱。”唐茹语重心长的说。

    管家犹豫地开口,“太太,多少年过去了,您受苦了。”

    唐茹听了,嘴角微微上扬,是啊,多少年过去了,如今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就只有管家一个人了。

    当初来到任家的时候她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女孩,现在却已经是至高无上的任家大太太,她走过的路,她吃过的苦又有谁知道?豪门里,有几个女人手里是干净的。

    哪怕有一天子安知道一切恨自己也罢,都不重要了,只要子安好,这个家好,她做一个狠心的人又有如何不可。

    ————

    方莫寒来到公司,只是看到一大群记者粉丝正在疯狂的涌进去,她拨通了任子安的电话,对方却无人接听。又打给任子安的助理,助理只是说任子安气愤的去了酒店,挂掉电话后方莫寒急忙上车朝酒店开去。

    顾南栀的粉丝一直堵在公司门口质问,是不是任子安与顾南栀分手伤害了她,而公司单方面却一直否认任子安与顾南栀的关系。

    顾南栀在离开前的几个小时前在微博上刚刚公开发布了自己与任子安的关系,微博里似乎为任子安撇清了一切,说两个人只是普通朋友,最近的绯闻只是为了炒作自己最新的作品。而顾南栀的粉丝却误以为是任子安欺负了她,于是就在公司门口大量聚集闹事,最后也只能动用警察过来驱散人群。

    方莫寒到达酒店时,发现这里已经被封锁,她本想上去寻找任子安,却看到任子安一个人从酒店大厅走出来,开车疾驰而去。方莫寒也立即跟了上去。

    她与他的车子一直保持着两米的距离,方莫寒小心翼翼,生怕跟丢任子安,眼看现在已经临近黄昏,她心想他能去哪儿。

    不过几分钟,任子安突然下了车,方莫寒随后跟了上去。

    只见面前是一件夜间经营的酒吧,灯红酒绿,任子安只是一个人坐在吧台上点了一扎伏特加,一杯杯的喝了起来。

    方莫寒坐到酒吧的角落里,她几次看到任子安灌酒的痛苦的神情,心里一阵抽痛,可是她现在冲过去只会让任子安更加烦心,眼看一瓶瓶酒已经见了底,方莫寒更加心疼,她拨通了任子安助理的电话。

    酒吧里一阵嘈杂,方莫寒只是隐约听到对方说公司暂时脱不开身,她嗯了一声。

    刚想挂电话,助理开口说道:“要不,让任家派人去接总裁。”方莫寒忙拒绝,现在回任家就更难堪了。

    “算了,你先忙吧,我自己来解决。”方莫寒的眼底闪出一丝忧伤,挂掉了电话。

    可是,这么晚了能去哪呢,别墅那里有紫桐,人家又回不去,正犹豫时,助理的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方莫寒刚收到发来的地址,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吵闹声,闻声望去,只看到任子安正趴在桌子上,一堆男人将他围了起来。

    “哎,我说你怎么回事,敢挡老子的路。”领头的男人粗鲁的将任子安的衣领拽住,毫不留情地开口骂道。

    “滚。”任子安睁开朦胧的醉眼,冰冷的吐出一个字。

    男人倒是加大了力度,“小子,找死吧你。”说着一拳上去,直冲任子安打去,任子安踉跄了一下,艰难的站了起来,此刻显然他已经是伶仃大醉,趁着酒劲,任子安冷笑一声,疾步走上前,迎头就是给那个男人重重的一拳。

    男人摸了摸鼻血,招呼身边的朋友,“妈的,给我打死他。”

    任子安倒是毫无畏惧,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几个男人抄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往任子安头上猛地一砸,任子安一下子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

    方莫寒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任子安的身旁,拽住他的胳膊,“都给我住手。”

    那几个小混混见到此景,落荒而逃。方莫寒蹲下身子,任子安倒在她的怀里,脸上释放出笑容,傻傻的呢喃:“南栀,我赢了,我赢了……”

    方莫寒一阵惊愕,原来任子安一切的执着都是为了顾南栀,即使她已经永远的消失。

    城市猝不及防的下起一场春雨,空气中满是暧昧的味道,方莫寒透过后视镜看了看躺在后面的任子安,轻叹。

    刚刚她看到任子安跟那几个街头小混混拼命地样子,不禁有些伤感。有些人,有些事,她只能埋藏在心底,就像对于任子安的爱恋,她只能闭口不提,因为她,根本不配。

    等到方莫寒找到了那栋别墅,天已经彻底黑了,方莫寒用尽所有力气才把任子安抗到屋里。

    应该是长期不住的缘故,屋里漆黑一片,脏乱无比,方莫寒费力的将任子安拖到床上,刚想走开,任子安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一下子拉住方莫寒的手,虚弱的说“南栀,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随后让任子安猛地将方莫寒揽到怀里,方莫寒硬生生落到他的怀抱里。

    顿时,方莫寒羞红了脸,这还是几个月来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任子安,任子安清秀的面容再次清晰的展现在她的面前,虽清淡冰冷,但在方莫寒心中任子安永远都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人。

    任子安的力气那样的大,方莫寒试图挣脱却没想到被他搂得更紧了,方莫寒紧贴任子安的胸口,分明感觉到他节奏有力的心跳,令人不禁一阵悸动,随后又是一阵失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