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内心深处的痛楚(4)
    世纪大楼,顶层餐厅。

    周围寂静无比,只有方莫寒一袭白裙,端庄的坐在桌旁正在耐心的等待,她眼神一直凝望着玻璃窗外,黑暗为整座城市披上黑色的嫁衣,繁星点点,正如美人清澈的双眸,令人如痴如醉。

    一个声音打破了现有的寂静,方莫寒转头,一个身着瑰红燕尾群的女人站在了她的身旁,女人摘下墨镜,微笑着露出绝美的面容,整张脸完美无瑕,单是那一张樱桃小嘴就让人陷入爱恋。

    “你好,方小姐,我是顾南栀。”女人主动伸出手。

    方莫寒礼貌的站起来与她握手,“你好,方莫寒。”

    眼前这个美丽无比的女人方莫寒并不陌生,虽然以前从未见过真人,但在电视里几乎到处都是顾南栀的身影,这个二十多岁的农村女孩自从出道就红透了半边天,从群演到女一号再到影后,甚至连方莫寒自己都曾经是她的粉丝。

    顾南栀上下环视着,轻轻坐到她的对面,微笑着说:“方小姐,你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方莫寒楞了一下,尴尬的轻声微笑,瞧瞧自己和大明星比起来简直是天壤地别,也难怪——

    顾南栀开口说道,“我现在终于知道我和你的差距了。”

    “嗯?”方莫寒露出不解的神情,顾南栀随手倒了两杯红酒,递到方莫寒的面前。

    “我是说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配不上子安了。”

    顾南栀只是仰起头来,将半杯红酒一饮而尽,望着方莫寒傻笑了一通,过后眼角有一阵泪花。

    她再将红酒倒入杯中,又是痛苦的喝完,直到第三杯方莫寒才站起身阻止她。

    方莫寒有些不明白,面前这个一向居高临下的女人今晚把自己叫过来不会是要专门看她喝酒的吧。

    顾南栀小脸有些微红,趴在了桌子上,“方小姐,你知道吗,别看我现在这么光鲜亮丽,五年前,我就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女孩,我什么都不懂,就独自一人出来北漂,我低过头,弯过腰,但压根就没人理我。”

    “我只能一个人流落街头,甚至我在酒吧里卖酒,那些男人不停的欺负我,但我却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能。”

    方莫寒看着顾南栀一句一句的叙说着往事,鼻子渐渐酸了起来,原来,顾南栀承担了这么多。

    顾南栀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到我遇到了他……”听到这儿,方莫寒的心抽动起来。

    “那个时候,他俨然是一个花花公子,因为失恋在酒吧里喝了三天三夜,直到所有人都离去,他还是一个人趴在吧台上,不省人事,我就坐在一旁,看了他三天三夜,看他失落,看他狂闹,从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上他,直到现在想起,都是那么单纯美好。”顾南栀说到这,露出笑意。

    方莫寒则呆坐在一旁,做安静的倾听者。

    “后来,我又在酒吧里被人欺负,是他为我挡了三个啤酒瓶,那一刻,我就发誓我这辈子只会爱这么一个男人,后来,我如愿以偿的和他走在一起,可是我什么都不是,我拼了命的往上爬,我当了女一号,成功当了影后,拥有了权势,就当我天真的认为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一起时,别人只是告诉我,他结婚了,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

    方莫寒的手一直紧握着面前的酒杯,她趁机开口,“你知道,子安他并不爱我。”

    顾南栀发出戏虐的笑声,“不爱又怎样,你还不是一样被称为任太太。”

    方莫寒一把抓起酒杯,给自己灌了几口红酒,“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顾南栀,你虽不是任太太,但你却享受他所有的爱,所有的笑容,而我,被他恨之入骨,可是我却爱了他十年,十年。”

    “啪”地一声酒杯掉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刺痛了方莫寒脆弱的心。

    顾南栀怔住了,她本想将自己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面前这个女人身上,现在却发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可笑。

    方莫寒脸色冰冷,“不管你们的故事如何,一个月,只要一个月,我会自动离开,你会得到所有。”正想起身走到,背后却传来顾南栀拍桌子的声音,“不用了,我再过几天就要离开了。”

    方莫寒看了桌子上的纸,大吃一惊。

    她迟疑的看看顾南栀,顾南栀拉住她的手,“他本该就是你的。”

    那个夜晚,他们谈了许多,又哭又笑,也是在那个晚上,方莫寒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她在心中笃定,她要爱任子安一辈子,爱无数个十年,他不爱自己又如何,只要爱的人能幸福,她做什么都可以。

    吴紫桐在别墅里安定下来,过了几日,方莫寒也向任家申请搬出来住,一开始任母不同意,后来一想两个人住在一起正好增进感情,也就同意了,等到了别墅后才发现家里只是一片狼藉,她亲手将吴紫桐那个懒猪从床上拽了起来,催促她起床洗漱。

    方莫寒已经做好晚餐,两个人坐下来边看电视边吃着,方莫寒并没在意,只是突然听到吴紫桐在一旁大呼小叫到,“不会吧,顾南栀自杀。”方莫寒听了忙抬头,看到电视上正在报道,说著名女星顾南栀凌晨两点钟从南海酒店坠楼身亡,初步认定是自杀。

    方莫寒一下子变了脸色,手中的筷子也掉在了地上。

    另一边整个娱乐圈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警方正在派人调查,大家议论纷纷,而任子安出差回到公司也被堵的水泄不通,听到消息后,任子安像疯了一样开始训斥所有人,“什么死了,胡说八道什么,快派车,我要去找她。”

    外边的记者已经慢慢涌进来,任子安艰难地挤出来,飞速的向酒店驶去。

    但是晚了,一切都太晚了,现场早已被收拾的一干二净,就连顾南栀的尸体也第一时间遵循遗嘱从过去被火化了,任子安在走进酒店房间,只是看到顾南栀的经纪人和律师在等自己,桌子上是顾南栀的骨灰盒。

    顾南栀将自己的所有资产都留给了任子安并且留给他一封信,任子安看着熟悉的笔迹,跪在地上,泪如雨下。

    信里写道:

    子安,再见,这次恐怕真的要再见了,原谅我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不要怪我,也不要去怪自己,我觉得这才是我最好的归宿。感谢你,是你让我在黑暗时又重新看到了光明,也是你陪我度过了最难熬的日子。

    遇到你,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我已经很满足了,有你这么爱我,在天堂我一定会带着你的爱继续幸福下去。你是一个好人,值得去爱,所以,忘掉我吧,去开始新的生活,我会在天堂默默祝福你,你也一定要幸福。

    忘掉顾南栀,珍惜眼前人。

    天堂,安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