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内心深处的痛楚(2)
    方莫寒等待任子安整整十个春秋,换来的只是他的冷眼相待。

    泪水不争气的滑落到地板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鸦雀无声的房间里传来方莫寒撕心裂肺的呐喊。

    可能对于任子安来说,方莫寒只是他花了两千万买来的,但对于方莫寒来说,任子安是她深深爱了十年的挚爱啊!

    任子安飞速下楼,此刻的他有种胜利的感觉,因为自此那个女人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烦人了。

    可他却不知道,他伤了这世界上最爱他的人的心。

    任子安躺在车座上,打开了手机,微白的光洒在他平静的脸上,他编辑了一条短信,犹豫了好大一会儿才发出去,接着便闭上了眼睛养起了神。不一会儿便有了回复

    任子安脸上泛起了笑意,发动车子驶出地下车库,车灯直直的照向远方,任子安看到前头的一个身影,原来是行走在雨中的方莫寒。

    她有气无力的一步步的向前挪着,一张小巧可爱的脸上流淌的不知是雨还是泪,雨依旧不知所以的下个不停,顺着她的脸颊流进她的脖颈,上身,膝盖。她只是颓废的望着一片黑暗的前方,眼神有些发直,恐怕此刻的她已经陷入绝望了吧。

    豆大的雨点砸在方莫寒的身上,她想,即使她今天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来救她吧!

    任子安看着远方仿佛被掏空的方莫寒,露出鄙夷的目光,她越可怜,自己便越恨她,在任子安看来,一切都是方莫寒自作自受而已。

    任子安直接踩油门加速向前驶去,飞驰的汽车掠过方莫寒的身旁,撩起了她粉蓝色的裙摆,将一颗颗污浊的水滴溅到了她的大腿上,她却没有太多的知觉,仍旧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前走着。

    任子安最后一次回头看了她一眼,车子越驶越远,方莫寒单薄的身影渐渐模糊,消失在路的尽头。

    直至汽车转过第一个路口,被冻的瑟瑟发抖的方莫寒轰然倒地,落地的最后一刻她的眼角还挂着一颗泪珠。

    夜,寂静无比,城,喧闹无比。霓虹灯闪耀,将公路渲染成一片红色,给人一种血腥的感觉。

    任子安绝美的面容被映照在后视镜上,后座虚弱的她正横躺着。湿漉漉的裙子将整排后座都弄得潮湿一片,她身上散发着茉莉花的香气,让任子安感到有些恶心。

    方莫寒一直在颤抖,痛苦的引起了任子安的注意,任子安见状将自己黑色的外套扔到她的身上,继续开着车。

    方莫寒已经有点意识不清,用颤抖的手将外套裹住自己寒冷的身躯,额头越发的烫,她意识到自己发烧了,本想下车可是却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朦胧的睁开眼,只是看到驾驶座上一脸深沉的他,她想,她一定是出现幻觉了,他怎么可能会救自己,他巴不得自己死才好。

    其实任子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掉头去救这个女人,或许是因为看她可怜吧,任子安想。

    车子驶进了东环的一栋别墅,佣人看到任子安回来了,忙出来迎接,毕竟一个月都没见他回家了。

    任子安直接停在了门口,招呼着他们将方莫寒抱了下去,他本想扯下他的外套,可是方莫寒却用力的将它攥在手中,像是死都不放开似的,任子安不得不放弃,此时昏迷中的她安详的面容像是一直绽放的白玫瑰,柔和,温暖。

    “少爷,您不进去吗?”佣人见他要走,问道。

    任子安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冷冷的吐出几个字,“告诉太太,只要这个女人留在家里,我就不会踏进任家半步。”

    东皇酒店。

    任子安看着手表,焦急的走进电梯,他迟到了五分钟,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想了一路,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说。

    电梯一层层的上升,他忽的打了个喷嚏,该死,竟然感冒了,要不是那个女人抓着自己的外套不放,他怎么会只穿一件单薄的白衬衫出来。

    任子安不禁加快了脚步,在一个房间外停了下来,他还是犹豫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她,他不希望她再像上次一样做些傻事,他向她解释已经不下百遍了,他只是迫不得已结婚的,他根本不爱方莫寒,可她就是不相信,任子安知道,她还是在怪自己。

    正当他在门外徘徊时,“吱呀”一声,一个穿着娇艳的女人已经将门推开,“进来吧!”

    此刻的任子安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傲气,踱步走进房间,将门锁住,他想,她可能还是在怪自己。

    女人身穿一件瑰红的裸肩睡衣,身姿娇美,一头秀发整齐的散在肩上,身上撒发着浓浓的香水味,最惹人喜爱的是她那娇艳欲滴的双唇,牵动着人的每一根神经。

    还没等任子安走向自己,女人便猛地将他直接扑倒在地,像一只小野兽压在任子安的身上,陷进他的怀抱里,用力的吻着他的双唇。

    任子安被她突如其来的热吻搞得不明不白,不过还是顺应了她。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一起,呼吸开始变得灼热,两人的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他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看到她的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脸上泛了红潮,一双清澈的双眸中噙满热泪。

    任子安变得慌张起来,他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难过起来,于是忙松开她,关切的问:“南栀,你怎么了?是不是受委屈了?”

    看着男人紧张的神情,她努力抑制住自己,再次抱紧他,发出微弱的声音,“子安,今晚你什么都不要说。”接着,便继续在他唇边蹭着,任子安条件反射的回吻着,两人缠绵到床上,不停的翻滚着。

    任子安只是狂肆的占有着她,却丝毫不知这是他与顾南栀最后的温存……

    清晨,桌上的栀子花散发着淡淡幽香,香味蔓延,方莫寒是闻着这香味起床的,头还是晕晕的,不过已经退烧了,身穿白色蕾丝裙的她像含苞待放的栀子花,洋溢着抑郁的气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