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内心深处的痛楚(1)
    有没有这么一个人,你无数次说着要放弃,但终究还是舍不得。

    对于方莫寒来说,那个人就是任子安,从相识相知到相爱,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勇气放下他,即使他一次又一次将她的一颗真心践踏的体无完肤。

    方莫寒望着窗外雨一串串流下连成密密麻麻的丝线,发出哗哗的声响,不禁感到几丝寒意,更寒的则是她早已冻僵的心。

    方莫寒在这里已经整整消磨一个下午,面前的一杯白咖啡已经渐渐泛凉,低头看看手表,心里不禁冷笑一声,还是自己太天真,还真的以为他会前来赴约,到现在,已经等了他整整三个小时了。

    盯着对面空空如矣的位子,方莫寒叹了口气,随之走出了咖啡店。

    等到上了车,她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失落,趴在方向盘上抽搐。

    很明显,任子安又一次耍了她,一切都是因为她太傻,一次又一次地强迫自己去相信他,然后一次又一次被他伤害。

    ————

    灰蒙蒙的天空,雨滴滴答答的拍打在窗户上,以它独特的方式亲吻着整座城市,润湿了城市的双眸。

    一直忙了一个下午的任子安望了望窗外,脸上顿时起了愁意。

    “总裁,今天晚上的饭局恐怕因为天气的原因不得不取消了,要不要我派司机送您回家。”助理在一旁说道。

    过了好大一会儿,助理只是看到任子安沉默的站在玻璃旁,一声不响,看着窗外的雨发呆。

    “总裁,总裁……”

    任子安被他的声音打断了思绪,接着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掏出打火机慢慢点燃,不一会儿,香烟便在他纤细的指尖燃烧,烟雾缭绕中,男人略显忧郁的面容便变得若隐若现。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空旷的办公室里响起任子安磁性的嗓音。

    助理低头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五点多了。”

    任子安听到心里一怔,不耐烦的直接灭掉了烟头,该死,自己竟然忘记了。

    待到方莫寒已经到家时,才收到他的短信

    看到他的信息,方莫寒心里不禁泛起了涟漪,这是几个月以来他第一次约她去公司,也是两个人结婚以来第一次用手机交流,也是作为妻子的她第一次知道自己丈夫的手机号。

    方莫寒在心里一字一顿的读着,对方虽然丝毫没有解释下午爽约的缘由,不过,她的内心竟有些欣喜,仅仅就因为他的一条短信。或许,她就是这样一个没出息的小女人,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爱他。

    方莫寒加速驶向了公司,因为下了雨的缘故,飞驰的汽车将马路弄得水花四溅。

    只是两支烟的功夫,任子安就听到匆匆的脚步声正在上楼。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公司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疲惫的批着一摞又一摞的文件,应该是方莫寒来了,任子安停下手中的笔。

    果然,一个清瘦的身影推门而入,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到他的办公桌旁,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明明是他放了自己一下午的鸽子,到最后说对不起的却是她。

    任子安听到,没有做太多的回答,倒是不自禁的加速了手中签名的节奏,纸上留下了龙飞凤舞的字迹。

    衬着晦暗的灯光,方莫寒看到不远处的男人正坐在转椅上安静的批着文件,精巧绝伦的面孔满是不羁与傲气,一双清澈的眼眸里写满了认真,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气,方莫寒不禁看呆了。

    她呆立在原地,自己已经好久都没有能够静静地看看他了,记得最后一次见到他还是一个月前的婚礼上,她一袭白色婚纱,透着一层层柔纱,娇羞地看着对面冷峻的男人光洁白皙的脸庞,深邃的目光犹如流水,沁入她的心田。那时的她以为他便是皇宫里高贵的王子,优雅,帅气。

    凝视了任子安好久,方莫寒才从回忆中醒来,对面的男人依旧写个不停。

    方莫寒见他不说话,就先开了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任子安终于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瞥了她一眼,看到她湿漉漉的头发凌乱的散在肩上,深蓝色的短裙也是湿过的样子。他皱了下眉,这个傻女人不会真的在咖啡店等了一下午吧。

    任子安从桌子上捏起几张纸,直接甩到方莫寒面前,不加解释的便吼道:“方莫寒,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有心计,都骗到我头上来了。”空阔的办公室里,他的声音回响,夹杂着汀汀的雨声。

    面对任子安的愤怒,方莫寒吓得退后了几步,几张文件落到她的面前,她一脸茫然,默默的蹲下身子,捡起一张来。

    简单的浏览了一下,方莫寒便瞬间变了脸色,眉心紧蹙,变得慌张起来,她迅速的翻看着,嘴中不停的喃喃,“不,这不可能。”

    任子安不屑地站到她跟前,看着她急切的样子,嘴角上扬,冷笑了一声,“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方家本事不小啊,竟然一声不响的从任氏挪用了两千万。”

    方莫寒瘫坐在地上,面对任子安的侮辱,仍旧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方莫寒坚信父亲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任子安直接帅气地蹲下来,像魔鬼一样用手掐住她的脖子,一脸漠然的说:“别再装了,方小姐,你嫁进任家不就是为了钱吗,两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搞不好方正启可是要坐牢的。”

    方莫寒被他弄得生疼,看到他露出奸邪的笑容,听到父亲的名字,她不觉紧张起来,开始不断地哀求着,“不要,任子安,我求求你,不要……”

    任子安猛地一甩胳膊将她甩到地板上,在他眼中,这个女人是多么的可恨。

    然后披上外套,径直走过她的身旁,只留下冷冷的一句话便摔门而去,“要我不告他可以,但是你,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恨声恨气的话语一落,方莫寒仿佛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黑暗中,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趴在地上抽泣,任子安,他终究是这么讨厌自己,当初嫁进任家的时候她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父亲会这么过分,丝毫不考虑自己在任家的感受。

    可是任子安,你可曾知道,我爱你胜过爱自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