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刀客的成长史 第081章:黄雀
    “老叔,我又惹你生气了——”年轻道人听了,也是深以为然,躬身一礼,把银子揣进怀里就此离去。

    知客道人远远目送他出了山门,脸上阴晴不定。收起银子,转进后院,一个三十上下的,丰腴美妇人缠上来。

    “去去去——”知客道人不耐烦,就去推她。

    美妇人生气道:“咋?跟我置气什么?”

    “没置气,”知客道人收敛心情,叹气道,“正心烦呢!”

    “你呀,就是心事重!”这妇人又来缠住他,又是笑道,“白天有白天的事儿,晚上有晚上的事儿;大晚上的想东想西,还不如多鼓捣、鼓捣正事儿,也好让奴家早日给你生个儿子。”

    “还是节制点的好——”知客道人没好气道,“我只怕儿子没生出来,就步了你家那短命鬼的后尘。”

    知客道人曾为妻子生不出儿子,休了妻子,就勾搭了这个生养过的美貌、风流小寡妇。

    小寡妇也不以为忤,却是又笑:“短命鬼也是风流鬼,哪里不好,好歹不是还留下俩小崽子?倒是你,晚上不卖些力气,可不能怪奴家生不出儿子。”

    知客道人心下一阵苦涩,叹气道:“也是老子命苦,算计来、算计去,反倒是净替别人养儿子。”

    这风流小妇人虽是跟他私会,却是不曾想过改嫁,自然是傍着知客道人养活儿子。这一点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快进去吧!进去奴家给你些甜头,你就不觉着命苦了——”美妇人银笑着,一把把知客道人推进了小黑屋。

    ……

    老杨头惦记着银子,哪里睡得安稳?苦等了半夜,估摸到了二更天,忙把三人叫醒。三人都是流浪惯了,也不怕黑,一路朝着白云观而去。

    不等三人翻墙进去,先是被放养的看家狗发现,一阵狂吠,很是吓了三人一跳。

    知客道人和风流小寡妇却是鼓捣了半夜,刚刚沉沉睡下,哪里起得来?

    李三九骑在墙上,听了半天,也不见有人起来查看。胆子也大了起来,跳进道观里,追着看家狗一通好打。

    看家狗眼见没有人势可以倚仗,很快缩回狗窝,选择了视而不见;直把于柔意和洪小七,看得目瞪口呆,笑得前俯后仰。

    李三九没好气道:“快干活——”他说着话,就去开观门;于柔意和洪小七也不敢拖延,忙去功德箱里掏银子。

    洪小七小手伸进功德箱一掏,很快顺出几块银锭;他把银子拿在手里,略一掂量,很快说道:“分量不对,这不是银子——”

    于柔意接过一块儿,用牙咬了一下,不由揉揉腮帮子,疑惑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么硬?”

    李三九开了门,也是跟过来,结果银子掂量一番,说道:“这是铅块,只是外面镀了层银,怪不得没人看守,这些个鸟道士果然狡猾。”

    于柔意失落道:“那怎么办?”

    李三九又把手伸进功德箱,摸出一把铜钱,“偷铜钱,这里铜钱不少,也都是真的。”

    白云观为了吸引普通的香客募捐,功德箱里同样留有不少铜钱作饵。铜钱造假意义不大,总算给三人留了些发挥空间。

    于柔意一听有得偷,也不失望了,反而对如此正大光明的盗窃,有些兴奋。她笑道,“说得对,偷啥不是偷,咱们就偷铜钱。”

    三人一阵收拢,把整个道观里收罗了一遍,足足收罗了数百斤铜钱;分装在几个功德箱里,却是没有力气带走。

    李三九干脆让洪小七把老杨头喊来,几人把铜钱抬上马车,扬长而去。

    走出不远,李三九又是跳下马车,就往回走。

    于柔意忙是跟着跳下车拉住,问道:“你去做什么?”

    李三九自认为被骗的窝囊,只是偷了些铜钱,还不及他一百多两银子值钱,哪里咽得下心口恶气?不忿道:“这些个道士害人不浅,总要烧了他的鸟道观,让他们以后骗不了人。”

    “——”于柔意想了下,劝说道:“还是不要了吧!你烧了道观,惊醒了别人,怕是咱们不好走脱。”

    “他们损失不多,不会追咱们,只会先救火;”李三九说着挣脱她,大步又朝着白云观而去。

    于柔意知他吃不得亏,怕他再生出什么事,总是放心不下。只好冲老杨头与洪小七吩咐道:“你们先走,我们两个等下来追你们。”

    她说着话,忙是运起轻功来追李三九。

    李三九才走出不远,听到身后声音,回头不耐烦问道:“你追来做什么?”

    于柔意见他不领情,也是没好气道:“怕你跑了呗,还能做什么?”

    李三九撇撇嘴,小声解释道:“老杨头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丢下小乞丐一个人,就不怕他出事情?”

    “他敢——”于柔意晃晃长剑,不屑笑道:“他一个老头子,不会敢打咱们主意的。”

    “——”李三九也不确定,老杨头会不会为了些铜钱铤而走险,只能加快脚步往白云观走。

    ……

    马车驶出不远,来到一个岔路口突然停了,洪小七奇怪问道:“老杨头,怎么不走了?”

    老杨头却是从前面下来,堵着车门,笑问道:“小叫花,今晚咱们有多少收成?”

    “几百斤铜钱总是有的,”洪小七只当他贪财,嗤笑道:“你莫惦记那一百两银子了,全部兑了都不值一百两银子,总之有你一份就是了。”

    “做人贵在言而有信,”老杨头笑着商量道:“你们对小老儿的不敬之处,小老儿一把年纪,也就不与你们计较了;一百两银子小老儿也不要了,这些个铜钱就当作你们应允小老儿的酬劳,你认为可妥当?”

    洪小七一听,心下不由也是警觉,他冷声问道:“怎么,老头子看我落了单,就想捏捏软柿子?老头子,你自问对付得了我?”

    洪小七说着,一把把老杨头推得一个趔趄,从车上跳下来。

    “嘭——”不能洪小七站定,一根棍子落在洪小七的头上。

    老杨头唾道:“都知道自己是软柿子了,还敢在老汉面前耀武扬威,不自量力;呸——”

    老杨头一口唾沫吐在洪小七身上,收起棍子,驱车扬长而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