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7章:祖师爷
    白云观不在白云上,甚至连山上都不在,而是在武当山的脚下;这与三人的想象,严重不符。

    不过,抬头望着大门口上方,偌大的牌匾上,偌大的“白云观”三个大字;眼见为实,又由不得三人不相信。

    李三九拿出银袋子,好一通精挑细选,终于挑出最小的一块银子,递给老杨头;老杨头本是谦卑、恭谨的脸色,一下子如猪肝一般难看。

    这块银子大约有三四钱,用作车马费也还公道,老杨头虽没有大赚一笔,也绝对不至于亏到哪里去。

    于柔意一看老杨头脸色,心中一阵了然;心道,竟还是个做不得公平买卖的!她本还有些同情老杨头的想法,瞬间飞到九霄云外,甚至见他一脸苦相,还多了几分快意。

    偏偏李三九拿着银子不松手,试着问道:“老大爷,你是不是应该再找一些钱给我?”

    之前说好了免费,李三九想要付他多少钱,自然全凭他自己自愿。

    “——”老杨头愣了下,却没有收回捧着的双手,赔笑道:“小老儿家中一穷二白,每次出门也都是由家中准备好干粮、草料,家中确实没有多余的钱财携带——”

    “说的是,”李三九深以为然点头,“我的银子也是没一分是多余的呀!”

    李三九说着就往回缩手,眼见老杨头差点哭出来,他又翻手的把银子丢在地上。

    老杨头忙是扑倒,银子又已被李三九踩在脚下;眼见老杨头可怜巴巴望过来,李三九没好气教训道:“做生意便老实做生意,以后还是少玩那么多心眼,不要以为,除了你,全天下人都是傻子。”

    被一个孩子如此玩弄、奚落、教训,老杨头更是难堪,脸色变了几变,却是连连点头。

    “好了,不要玩闹了——”于柔意忍住笑,一把拉开李三九,也不再管老杨头,三人向观内走去。老杨头冷冷看了三人一眼,也是大步跟上。

    “几位是——”几人走进观门,两个知客道人迎上问道。

    洪小七抢着答道:“我们是拜师——”

    “我烧高香,”老杨头跟进来,看了三人一眼,叹气道:“希望以后多遇见些,像他们三个这样的良善之人。”

    “我们可不稀罕再遇见你,”李三九不屑地看他一眼,转过身去,直接给了老杨头一个后脑勺。

    其中一个年长一些的知客道人问:“谁要拜师?”

    李三九指着洪小七道:“我们两个——”

    “拜师,请跟我来吧!”那知客道人说着话,前面带路,往一处大殿走去。

    进殿之后,大殿之内空无一人,却是有一个偌大的太上老君神像,神像前又是放着一个偌大的功德箱。

    知客道人说道:“我们白云观的规矩,拜师之前,先拜祖师爷。”

    三人对这些路数不熟,都是点头应是;李三九和洪小七忙是跪倒在,神像前的蒲团上。

    知客道人振声喊道:“新晋入门弟子参拜祖师爷,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请新人献礼——”

    “?”李三九看了一眼小乞丐,看他也是一脸懵逼,不由面向知客道人问道:“献什么礼?”

    知客道人解说道:“我们白云观,每年都要为祖师爷修缮庙宇、重塑金身,哪样都少不得要用钱;你二人既然决定,拜入我白云观门下,总要对祖师爷有所孝敬。”

    “哦——”李三九忙是掏出银袋,挑选一个小块儿的银子丢进功德箱。

    知客道人瞥了他一眼,对他的小动作只当作没看见,淡淡提醒道:“一人一份,还差了一份。”

    “——”李三九瞪了一眼洪小七,不情不愿又拿出银袋,挑了一小块儿银子丢进功德箱。

    “礼毕——”道人朗声说着,又引路道:“请跟我来——”

    “——”

    很快,道人带着三人,又进了边上一个大殿。

    大殿内同样是没有人,同样的只有偌大一个神像,神像前,同样摆放着偌大一个功德箱。唯一的不同,上一个大殿里的神像是太上老君;这一个殿内,却是换成了太白金星。

    知客道人也不看二人一脸茫然,又是振声喊道:“新晋入门弟子参拜祖师爷……”

    “——”三人缺了经验,也不敢反驳他;又是在知客道人的指导下,拜了三拜,丢了两块银子进去了事。

    本以为这个仪式应该结束了,不曾想,知客道人又是领着二人进了一处大殿。

    李三九一进去就吓了一跳,原来这殿内,竟是供着八仙。他一盘算,自己银袋子里剩下的都是大块些的银子,这一轮要是拜下来,自己立刻就要倾家荡产。倾家荡产倒是其次,后面不知道还有没有祖师爷要拜,只怕自己身上银子还未必够分。

    李三九不由商量道:“道长,可否兑换些铜钱?”

    “——”知客道人眯着眼摇头:“贫道化外之人,身上如何会有铜钱?”“你这小儿,如此看重这些身外之物,对祖师爷如此不恭敬,莫非不是诚心拜入我白云观门下?”

    “——”李三九身负血海深仇,自然求武心切,也不敢顶撞他,忙是赔礼道:“小子不敢对祖师爷不恭敬,只是怕银子少了,祖师爷分不过来。”

    知客道人点点头,宽慰道:“那就有多少算多少——”

    李三九想到,这道人既然说有多少算多少,应该是银子全给了他们,就能学功夫。自己若是在此学艺,自然不需要再到处讨生活,也的确用不到这些身外之物。恭敬应道:“是——”

    “新晋入门弟子参拜祖师爷,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请新人献礼——”

    李三九正要往功德箱里放银子,却是听到外面吵了起来,不由一怔。

    于柔意本是跟在殿门口,往外看去,远远看到正是老杨头和另一个年轻些的知客道人。

    老杨头怒道:“说了拉来一个人便是一两银子,这明明是三个人,该是三两银子;你给我一两半银子究竟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还想在我头上捞油水?”

    年轻道人一边拉他,一边尽量平和劝道:“你这老儿好生不晓事,你是拉来三人不错,真正学功夫的却只有两个;再说了,两个学功夫的里面,还有一个是乞丐,哪里有什么油水?我给你一两半银子,没给你一两,对你还不够意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