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5章:人贩子?
    从裁缝店出来,远远看到有几辆空闲的马车聚集;李三九身上有了银子,再要徒步,于柔意便有些不情愿。

    此时正是盛夏,即便才日上三竿,已是热的人困顿、疲倦;于柔意一边擦汗,一边冲李三九打着商量:“小九,咱们雇辆车吧?”

    李三九体内有纯阳火种,倒是不怕热,他活力又足,也不觉疲倦。

    看了看被太阳晒的恹恹的于柔意和洪小七,不由幸灾乐祸,嬉皮笑脸道:“姐姐是在求我么?我很好说话的,姐姐求我,我指定会给你雇车的——”

    于柔意哪里有心思跟他开玩笑?她已习惯了李三九整天没个正形,还是没好气道:“下手偷银子的是洪小七,挡住西门庆的是我,这银子本就有我一半;你不愿意雇车,就把我的一半还给我,我自己雇车坐。”

    “呦——呵,”李三九不以为然道:“主事的人可是我,让你一说,我还没半点功劳了;再说了,我供了你多少吃喝,你还好意思跟我提银子?”

    于柔意一听,更是没好气骂道:“你个白眼狼,我救了你多少次,你怎么不提?”

    李三九倒是个有良心的,若非如此,依着他吃不得亏的性子;早把动不动就殴打他的于柔意,甩了十万八千里。

    李三九有几次机会逃脱,最终没走,也正是他感念于柔意的几次三番救他,不过他嘴上却不会承认自己欠了谁。

    眼看吵嘴吵不过,李三九一阵抓耳挠腮,脑中灵光一闪,一阵歪理邪说脱口而出:“姐姐偷看西门庆的光屁股——”

    “——”于柔意一愣,立即恼羞成怒,“你再胡说,我非割了你的舌头不可!”

    李三九嬉笑道:“好姐姐,你救过我,我给过你东西吃,两者相抵,谁也不欠谁;这剩下的银子嘛,就用作我帮姐姐保守这个秘密。”

    “你还敢要挟我?”于柔意一听,更是怒气冲天,说着话就朝着李三九扑去。

    李三九哪里会站着不动让她抓?甚至,于柔意还没动,他已跑出老远。一边跑、一边吆喝:“姐姐偷看人家光屁股,姐姐要杀人灭口了——”

    “……”于柔意长相、身材本就十分出众,容易引人注目,街上本就有不少路人在偷偷打量着她;闻言,大家总算找到了正大光明看她的借口,立即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纭。

    于柔意又羞又气,施展轻功追来,李三九眼见逃不脱,忙是大喊:“我要雇车——”

    于柔意再要不依不饶,却是被几个车夫的动静,吓了一跳。

    几人本在调侃二人,一听李三九喊雇车,彼此也不见打个招呼,一哄而散,又甩开大脚丫子一拥而上。

    “小兄弟去哪?快上车——”一个年纪最轻的长腿车夫,在跑掉了两只鞋之后,第一个赶到二人身边;不由分说,拉着李三九,就要往自己马车边拖。

    “干嘛呀?兄弟,有这么抢生意的?”两个随后赶到的年轻人,都是拉住李三九,一边抱怨,一边冲李三九道:“小兄弟,坐我的车吧!我面相老实——”

    另一人道:“嘴里说自己老实的人,往往最是不老实,小兄弟还是坐我的车吧——”

    “……”

    还有几个年长些的,显然经验老道;见抢不过几个年轻人,围住于柔意,虽不好动手拉扯,都是热情招呼:“姑娘去哪呀?价格好商量——”

    又一人道:“姑娘,坐我的车吧!我比他便宜些——”

    “……”

    “我不要钱——”车夫中,一个老者声音响起,如晴天霹雳一般,雷得另外几个车夫目瞪口呆。

    “老杨头,你不厚道呀!”

    “……”大家接着都是一通数落。又是劝说二人,老杨头是骗子云云。

    “我们去武当山,”李三九一听不要钱,忙是甩脱三名青年冲老杨头说道。

    “上车——”老杨头大手一挥,豪迈说道:“说不要钱,就不要钱。”

    李三九是在青龙会、沧州赵家围追堵截中,逃出来的人物,哪里会怕一个赶车老头子?

    于柔意还在犹豫,他已一马当先上车;小乞丐身无分文,自然也光棍,也是跑过来就往车里钻:于柔意无奈,只能跟着上车。

    当然,李三九也不会当真认为老杨头不要钱,不过是把这当作老杨头抢生意的手段;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一般人坐了人家顺风车,主家不说,客人也会有意留下几个钱。

    李三九认为,三人初来乍到,坐老杨头的车,等到了地方,自己估算路程付些钱,至少也省得被人蒙骗?

    他没了父母仰仗,又是刚从虎口逃出生天,也是体会到了生存艰难;虽是偷来的钱,也是舍不得给人骗的,至少去武当山之前,实在不想节外生枝。

    老杨头若是半道上变卦,坐地起价,自己大不了不坐就是了;李三九从小就整天搞东搞西,是被人追打惯了的人物,还怕走路不成。

    老杨头还是厚道的,一路走了大半天,直到吃完晚饭时间,也没整出什么幺蛾子。

    李三九想请他用些晚饭,他说吃随身带的干粮就好;李三九要给他开间房,也让他推辞了,只说习惯睡在马车里。

    老杨头一路上既不曾与他们交谈,又不接受他们款待;在李三九看来,老杨头的做法,反而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饭桌上,李三九忍不住嘀咕道:“若是想求些酬劳,不该冲咱们哭穷么?看起来他也不想跟咱们套近乎,莫非真是遇见了大善人?”这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小乞丐一无所有,事不关己,摊摊手表示无可奉告。于柔意白了李三九一眼,没好气道:“人要吃粮,马要吃草,哪里有那么多便宜等着你赚?”

    “——”李三九被她噎的说不出话。

    于柔意难得见看李三九吃瘪,笑了下,又是拿话呛他:“我看这老头子很是不简单,说不准人家就是拐卖孩童的人贩子,你可小心些,别被人卖了,还帮着人数钱。”

    李三九即便有些疑惑,却不至于害怕;上下打量了一眼于柔意,撇嘴道:“好姐姐,要说卖钱,十个小九也比不上姐姐一根手指头值钱,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于柔意“嘭”的一声把剑拍在桌上,不屑道:“那也得有人敢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