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1章:留人
    五月半



    清河,石家



    女孩儿瘦瘦小小的身材,顶着一颗大大的脑袋;巴掌大的小脸上,又嵌着有一双大大的眼睛。



    松鹤正宠溺地看女孩儿吃饭,偶尔女孩儿大吃一口,他还会会心一笑,像是个慈祥的长辈一般。



    石临风进来,深施一礼,敬上手中的托盘,说道:“师父,母亲煮了些酸梅汤,我给你送来一些。”



    “放那吧,”松鹤欣慰点头,又是问道:“那个孩子,赵家、青龙会都在寻他,你还是不打算找寻他?”



    女孩儿殷切地抬头望了一眼,石临风从怀里拿出,一块手帕,已是递到了她嘴边。他为女孩摸去沾在嘴角的汤汁,这才坐下来,摇头淡淡说道:“他不会有事的——”



    松鹤先生疑问道:“他即便再是聪明,究竟还是一个孩子,你断定他能逃出生天?”



    “不能,”石临风摇头,呼了一口气道,“徒儿别无选择,只能相信他。”



    “——”



    不等松鹤问话,石临风已是解释道:“石家进中原的话,人地两生,派人少了不顶用,即便找到他,也没有把握能平安带他回来;派去的人多了,无论派出去的人、还是咱们山东的地盘,都会有被人各个击破的风险。”石临风又叹息道,“石家再也没有折腾的资本了。”



    “唉——”松鹤也是自责叹气;即便他是天下第一的剑客,即便他费尽心力,还是代替不了石敢当的领导作用,只能眼睁睁看着石家一步步走向没落。



    石临风又是说道:“最近,轰天霹雳锤又出现了——”



    松鹤神色一冷,沉声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石临风颇显无奈摇头:“眼下多事之秋,我觉得还是静观其变,妥当一些。”



    “——”松鹤愣了好半天,落寞点头。如果他还有右臂,他一定会去,除去任何敢于染指轰天霹雳锤的人。



    石临风摸了摸小丫头的头,问道:“师父很喜欢这个丫头?”



    松鹤想说,他更多是怜悯她,看了看又已抬起头的小丫头望过来,他最终笑着点头:“是啊——”



    石临风宠溺地揉揉丫头的脑袋,笑道:“我想收这个丫头做义女,师父觉得怎么样?”



    松鹤开心笑道:“那自然好了——”松鹤不知道这个丫头过去经历过什么,他却清楚记得,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丫头时,她哭的多么绝望。能看着她,有个好的归宿,松鹤自然是喜闻乐见。



    石临风起身,又是深施一礼:“师父对这个丫头有再造之恩,徒儿不才,还劳烦师父为她取个名字。闪舞小说网”



    松鹤摇头:“我对她的确有些恩情,却不想为她取名字。”



    “为何?”



    松鹤叹道:“她父母肯定为她取过名字,她又蒙李家夫妇收养,不知道是不是也取了名字;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孩子改名字,对孩子来说,是一种伤害;你既然能接受一个没有血亲的女儿,又何必执着于给她改名字呢?”



    石临风惭愧笑道:“是徒儿想差了;”他又为难道,“丫头不能说话,又不识得字,徒儿又怎么才能知道她的名字呢?”



    “这有何难?”松鹤笑道:“她能听得见,咱们就可以教她学问,等她识得了字,咱们自然就知道她的名字了。”



    石临风起身,又是深施一礼道:“徒儿还有个不情之请——”



    松鹤没好气道:“你我师徒,何时变得如此生分?”



    石临风惭愧,苦笑道:“我虽可以收养她,毕竟每日有诸多事物要忙,怕难以照应她周全;她一个女孩子,又是口不能言,为防她将来会受人欺负,徒儿恳求师父顺便再指点她些功夫?”



    “——”松鹤愣在当场,他说可以教小丫头识字,却不是说自己来教。



    十六年没有回过武当山的松鹤先生,自然是渴望回去的。不过,石敢当与他有兄弟之义、石临风与他有师徒情分,刚刚石临风又说出石家目前局势危险;此时,石临风又借着话头,打蛇随棍上,让他顺便教导小丫头功夫。松鹤先生又不是傻子,哪里看不出,石临风打定主意想留自己,给他石家做个镇宅护法?



    偏偏石临风说的在情在理、理所当然,松鹤即便心中为难,却是如何也不好说出拒绝的话。



    “师父——”石临风见松鹤半天不应声,又忙是起身,恭敬一礼:“徒儿不肖,让师父为难了——”



    石临风此时若是收回刚刚的话,再给个台阶,松鹤先生说不定也就下了。偏偏他说到这,不再继续往下说了。



    松鹤等了半天,等不来下文,只能勉强笑道:“不为难、不为难,师父应下这差事就是了。”



    石临风直起身,轻轻一拍小丫头,说道:“丫头,快给师公叩头——”



    “……”松鹤又是一阵苦笑,自己这徒弟竟然比当年石敢当还要难缠。偏偏,他是一个小辈儿,自己受了挤兑,还不能失了长辈的体面。



    ……



    铁飞龙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成为了汝南铁家唯一的幸存者。



    这个幸存者,此时是不幸的——不光是遭遇了唐门公开、强制性的解除婚约;同样也是在唐门的宣扬下,铁飞龙的罪行到了路人皆知的地步,成了人人唾骂的,武逆子的代表人物。



    即便是在青龙会,也没有人会给他好脸色;甚至,几个堂主都想要暗地里寻个机会除掉他,为磐石姬清理了,这个她看不惯、又不方便亲自处理的卑鄙之徒。



    铁飞龙却一直活着,死皮赖脸地活着,每天还正大光明地在磐石姬的宫殿前,晃悠个不停。



    铁飞龙看起来很平静,看到这样一个人时刻徘徊在自己身边,磐石姬的心里却是平静不下来。于是,她召见了多木。



    多木道:“圣母,您说不杀他,可没说不可以整残了他呀!”



    “——”磐石姬摇头,“若是可以整残他,我找你做什么?”整残了铁飞龙,以后谁还敢投青龙会?铁飞龙在青龙会避开唐门的战略上,起到的作用还是很大的。



    “圣母宅心仁厚,实乃我会之福,”多木先是恭维两句,这才阴阴一笑,说道:“属下倒是还有个主意,只是不便说出来,怕污了圣母的耳朵。”



    磐石姬冷声道:“尽量讲的干净一些——”



    “诺,”多木恭敬施礼,想了想,这才隐晦说道:“温柔乡,英雄冢——”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