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0章:台阶
    “——”

    武士头领见五爷不答,也不再讨扰,告辞带人离开。

    五爷拍着棺材,冷笑连连:“好一个敦厚谦谨的武林英豪、好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

    李三九、于柔意二人起身赶路,洪小七又忙是爬起来跟随,直把李三九气得又要打人。

    于柔意想到洪小七昨夜吃鸡骨头的事,究竟于心不忍,拦住李三九问洪小七道:“小乞丐,你要去武当山便去你的武当山,干嘛一直跟着我们?”

    洪小七一见美女跟他说话,却似有些内向;捉了半天衣角,才红着脸,小声说道:“我知道武当山在西南,我见你们向南,就想先跟你们走一程,再往西去。”

    他昨天自己被人追赶,不能摆脱;见二人有本事摆脱青龙会,自然想跟着二人,好多些依靠。

    李三九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阴阳怪气道:“是呀!若是再遇见有人追杀,又要拉我们垫背是不是?”

    “——”洪小七脸一红,忙是摇头,“不会、不会——”

    “信你才怪,”李三九撇撇嘴,再也不想理他。

    于柔意耐着性子问道:“你去武当山做什么?”洪小七像是狗皮膏药一样跟着,于柔意又不忍心打他,就想问个清楚。

    这小乞丐看起来很是老实巴交,问他话也有一说一,却是城府极深。偷窃李三九一袋银子、又害他一次,两次都是让人防不胜防。于柔意注意到,洪小七对他二人只表现出惧怕之心,却没有表现出丝毫愧疚之意,对他难免就多了提防。

    小乞丐老实答道:“学武,报仇,光大丐帮——”

    “?”李三九听了,不由来了兴致:“你去武当山学武?武当能学到好功夫?”

    他身负血海深仇,自然也是对学武充满渴望。只是苦于自身对江湖之事所知有限,一路更是忙于奔波逃命,也不敢问人打听。此时听到小乞丐的话,自然很是感兴趣。

    小乞丐见他有兴致,忙是一半讨好、一半鼓动,说道:“我爹说过,武当山松鹤先生武功天下第一,那里自然有天下第一流的功夫;你若是对学功夫感兴趣,总要先去那里看一看。”

    李三九听了,也是深以为然,问于柔意道:“好姐姐,我也去武当山学功夫,你要不要去?”

    “也好呀!”于柔意几乎没有犹豫,便点头道:“我出来便是周游天下,武当更是武林的泰山北斗,去武当山见识一番,自然没什么不好。”

    三人打定主意,改道向西南而去。

    ……

    唐门之人,被昼夜不停赶了一路;刚刚进到湖北地界上,都是人困马乏。

    眼见青龙会的人不再追赶,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下马喝水休息。

    这边马刚一停,唐筱悠悠转醒,眼角一红就是“嘤嘤”哭了出来。

    唐羚没好气道:“果然小姐命,晕了一路,这边刚刚脱离了险境,你就醒过来了;醒便醒了,护了你一路的人,还没来得及喝口水,你又要先哭一嗓子,也不知道你受了多大的委屈。”

    唐筱一听,更是心中苦闷,抽抽噎噎道:“姐姐的命好苦呀,姐姐不想活了——”

    唐羚撇着嘴,没好气道:“怎么个苦法?还要寻死觅活?”

    唐筱哭道:“姐姐还没过门,就成了望门寡,姐姐以后还怎么做人?呜呜——”

    “呸——”唐羚没好气唾道:“你知道人家大门朝哪不?还望门寡?”

    “——”唐筱一听,不由愣住:“难道不是望门寡?”

    只要是定了亲,未嫁丧夫的女子,皆是望门寡,这个道理唐筱自然是知道的。

    不过,懂是一回事,对自己不利的东西,可以模糊、甚至无视。真假是不重要的,对错也是不重要的;人有时候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借口,说服自己好好活着罢了。

    “大门都没望过,自然算不得望门寡;”唐羚点点头,又是灿灿说道:“再说了,望门寡有什么不好?初嫁从亲,再嫁从身;以后精挑细选自己找一个,总好过,面都没见过一次的指婚。”

    “咳咳——”唐羚的话实在太过惊世骇俗,三老爷听不下去了,忙是咳嗽几声,算作提醒。

    唐门一个武士上前禀道:“三老爷,青龙会有信使过来。”

    三老爷道:“让他上前来——”

    很快,信使上前,三老爷嗤笑道:“你们追了我一路,此时过来,莫非还要看老朽的笑话不成?”

    对于他的讽刺,信使只作听不见、看不到,抱拳施礼道:“唐三老爷,圣母让我知会您一声,铁飞龙弑父之人,非贵家二小姐良配;得罪之处,望多包涵。”

    “——”三老爷听了,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松了一口气。

    铁家已被青龙会灭掉,唐门与铁家有联姻,不做出些举动,难免落人口实。如此一来,唐家就可以铁飞龙品行不端为借口,正大光明直接与铁家解除联姻,置身事外。

    “告辞——”青龙会信使说完,再不停留,大步离去。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唐家人并未为难信使。信使走后,唐羚却是没好气骂道:“青龙会实在是欺人太甚,杀伤了咱们几十个人,竟是只有一句轻飘飘的‘得罪之处,望多包涵’。”

    三老爷挥手止住,他长舒一口气,感慨说道:“磐石姬了不起呀!打人一个巴掌,还不忘为人留了一个台阶下。”

    唐羚吃惊道:“三叔的意思是,打算息事宁人?”

    三老爷站起身,侃侃而谈道:“千百年来,称霸中原的英豪,像是割不尽的韭菜,换了一茬又一茬;沧海在变、日月在换,唯一不变的,只有我唐门,你可知道为什么?”

    唐羚撇嘴:“能忍?”她想说缩头乌龟,话到嘴边,才想到自己不能连自己也骂了。

    三老爷看了,哪里不知道她的想法?语重心长道:“家族不比个人,可以快意恩仇;唐门有口九千四百余,如果你一个决定,涉及到九千多个骨肉至亲的利益得失、甚至生死存亡,你自然会理解为什么要忍耐了。”

    “……”包括唐羚在内,周围唐家子弟,闻言都是连连点头。

    三老爷欣慰一笑,又道:“中原大乱将至,磐石姬既然给了咱们一个台阶,咱们暂时退出中原,未必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三老爷说到这,不再继续;而是看了一眼犹自垂泪的唐筱,说道:“咱们唐家的女儿最是金贵,自然不可能许配给铁飞龙这种大逆不道之人;现在我宣布,唐家与铁家婚约作废,儿郎们休息一下,稍后迅速启程通告天下;至于筱儿,此事于你名节无损,以后由你父亲再为你另择佳配就是了。”

    “诺——”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