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章:玉佩
    檀中穴乃人体死穴,若是被他击中,势必凶多吉少。于柔意无奈,改刺为劈,一剑劈在哭丧棒之上,借着这一劈之力,于空中一个鹞子翻身,折向一旁。

    不平单手持棒被她打落一边,他垫步上前,重新换作双手持棒,再要抢攻。

    “噗、噗、噗——”的连弩声一连串响起,饶是不平身手高强也经不住多名弩手连续射击,被打的连连后退。

    “还不走——”唐门老者一声大喊。

    李三九拉了于柔意一把,于柔意怕被连弩误伤,只能跺跺脚与李三九一起,忙是朝着唐门之人跑去。

    众人一起摆脱了青龙会,老者看了二人一眼,不由赞道:“真是英雄出少年,不知你二人出自哪位高人门下?竟有能从青龙会众人手中,安然无损逃出来的本事。”

    于柔意正为不能杀死不平难过,不过还是感念唐门老者的援手之恩,勉强答道:“神女峰。”

    李三九撒谎道:“我不会功夫。”

    老者似乎是没有听说过神女峰,也或许是别的原因,并未理会于柔意的话,而是一把抓起李三九手。很快他眼中精光一闪,拍着李三九的手,意味深长道:“真实存在的东西,总是瞒不了人的,不错、不错——”

    “——”李三九显然有些不快,从他手中挣脱出来,说道:“老伯伯,我们还有事,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老者调侃道:“小家伙,你还怕我把你交给青龙会、或是赵家,领赏钱不成?”

    李三九心中不喜,脸上还是堆满笑容道:“哪里、哪里——”

    老者道:“自进入河南界面,几天来没少看到青龙会、赵家寻你的告示,甚至他们两家,还为你打的不可开交;真是让人费解,你一个小孩子竟然如此招人惦记。”

    “——”

    “不过,你不用担心,唐门中人再是不堪,也不至于欺负你一个小孩子。”他说着从腰间接下一个黑色的玉佩,递给李三九:“你要走,老夫自然不会阻拦,这个送给你;你哪天若是到得蜀地,无论遇到了什么麻烦、或是需要些什么帮助,拿着这个去唐门求助,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老人说着,不由分说把玉佩塞到李三九的手中,还帮他握紧,似乎这玉佩在看来很是贵重。

    李三九笑着点头道:“那就谢谢老伯伯了——”

    老者松开李三九,回身冲于柔意歉意说道:“姑娘,可惜老夫没有玲珑雅致的东西,随身携带——”

    于柔意强笑着说道:“老伯伯客气了,劳你援手,已是感激不尽,哪里还能再要老伯的东西?”

    老者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姑娘不必放在心上。”他又看了看李三九,“我们此行,必然要与许多江湖人见面,而你二人都不便大庭广众露面,为了二位安全起见,咱们便就此别过——”

    于柔意、李三九告辞,很快走向了田间小道,继续往南。

    跟着老者的一位唐门青年疑问道:“三老爷,那玉佩何等重要,怎么就这么给了他一个孩子?”

    三老爷笑道:“一个孩子,能在青龙会、沧州赵家的两面夹击之下,几经辗转逃到这里,何其不简单?比起一个可造之材,一件玉佩又算得了什么呢?”

    青年道:“我看他对我们多有提防,怕是不会去咱们唐家堡。”

    “咱们若是强要他去,他自然不愿,我偏偏放了他,他哪天若是到了无处可去的境地,自然就乖乖找去了。”老者叹气道:“这当然也是情非得已,赵家、青龙会都在千方百计寻他,咱们现在无论如何,也不适合带着他抛头露面。”

    青年愤怒道:“磐石姬也是脑袋抽了风,把整个河南搅和的不可开交也就罢了,竟然又打起了唐门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

    “——”三老爷摇头道:“唐博,你回唐家堡一趟,把今天发生的事好好与大老爷叙说一番;他若问我的意见,你这么告诉他——二小姐的婚事,还需要好好斟酌。”

    青年问:“三老爷,您的意思?”

    “不平道人说,铁家联合其他势力对付青龙会,若真是如此,那就是铁家自己不知死活;青龙会逼迫咱们回蜀地,也不算是无的放矢;咱们唐门的信誉固然重要,唐家的人更重要,不可能明知道前面是火坑,还非要把自己家的姑娘往里推。”三老爷说到这,问道:“你身上的钱是不是不够盘缠了?”

    唐博挠头:“——”

    三老爷脸色一变,训斥道:“以后没钱直接说,唐门男儿,听到命令的时候,只能应诺。”

    “诺——”

    “——”三老爷摸摸身上,很快冲身后众人道:“大家给他凑凑。”

    “哈哈——”身后唐门众子弟,皆是哄然大笑。

    三老爷挥挥衣袖,视而不见。

    ……

    李三九问道:“姐姐,你父亲也被人杀死了?”

    “嗯,”于柔意抿嘴道:“我从没见过我父亲什么样子,只听我娘说过害死他的人叫不平道人。”于柔意又拿出了《素心诀》,她叹道:“据她说当年也是为了这本书,青龙会许多人都参与了追杀我父亲、母亲,我自然是杀不尽他们的,不过,不平道人一定要杀的。”

    李三九撇嘴道:“青龙会追杀了你那么久了,也没见你杀死一个人,你这般菩萨心肠,还想报的了仇?”

    于柔意道:“冤有头、债有主,我娘既然说是不平杀了我父亲,不平也没有否认,我自然要杀他。至于其他人,他们也杀不了我,我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呢?”

    李三九满脸不解:“可是人家要杀你呀?”

    于柔意满不在乎摊手道:“可是他们杀不了我呀!”

    “嘭——”李三九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随手把正在把玩的一个黑色玉佩丢出老远。

    于柔意捡回来,用玉佩敲着李三九脑袋,没好气道:“你怎么可以如此对待别人的馈赠?”

    李三九接过玉佩,不以为然道:“姐姐,你没发现那老伯对我热情的有些过分了么?”

    于柔意想了下说道:“我倒看他没什么坏心肠,人家或许只是对你有些兴趣罢了。”

    “哪里那么简单?一面之缘,他送我随身佩戴的东西,要说他对我没有企图,我是如何也不会信的。”

    李三九又把玩着玉佩,这玉佩很是简单,一面用小篆刻着“唐三”两个字,另一面画着着一把连弩。

    “能企图你什么?”于柔意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一字一顿下结论道:“你一无是处——”

    李三九鄙视地看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胸大无脑——”

    “你竟然不跑?”

    “你说过不打我的——”李三九话没说完就知道自己想多了,于柔意的一个巴掌已是劈到他脑门上。

    “你又打我——”

    “没打呀,”于柔意吹着手指,一板正经道:“姐姐看看你有没有发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