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3章:分外眼红
    连弩射程不及步弓,唐门众人忙是挥刀格挡箭矢。老者一边带人前冲抢住路口,一边吩咐道:“速速让小姐上马,绕道过去。”

    数名骑士迅速冲到轿子前方,一人掀开帘子。只见轿子内,两名女子如花开并蒂,一般的国色天香、一般的披红挂绿,不同的是一个柔弱娇怯、一个英姿飒爽。

    一名武士头目,上前躬身一礼:“——”

    他正要说话,英姿飒爽的女子挥手打断。她也不言语,拉起另一名女子,二人迅速上马;由几名武士护着,飞马从岔道逃离。

    不平见此,看向持牛角弓之人,说道:“我去追她——”他轻功卓越,带着几个轻功出众的年轻道士,径直从路边田里斜插过去。唐门老者见此,大喝一声,也是施展轻功,飞速朝着两名女子身后追去,显然是去拦截不平。

    唐门余下众人迅速堵住路口,持牛角弓之人显然不愿与其短兵交接,只带人在射程之外,大肆射杀唐门之人。

    唐门众人忙是往小路上转移,如此一来,流矢便不停落入李三九、柔意、小乞丐,三人藏身的树丛之中。

    让三人都是叫苦不迭,后悔自己闲着没事看什么鸟热闹。这个时候想要隐蔽退走,已是不能,三人只能祈求苍天保佑,希望唐门众人退的快一些,免得自己被殃及池鱼。

    唐门之人不然不愿意一面倒的被动挨打,一边格挡,一边迅速向小路退去。

    眼见唐门之人,已慢慢与三人藏身的位置错开,三人刚松了一口气。

    倒霉催的小乞丐显然出门没看老黄历,只听他“哎——呀”一声惨叫,竟是被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三天没吃饭的青龙会射手,一支抛射的流矢射中了屁股。

    “草丛里有埋伏——”持牛角弓之人一声大喝,迅速引弓,率先一箭朝着草丛里射来。

    三人见此,忙是低头躲避。

    “呼——啦”拇指粗的箭矢,竟是带起劲风,摧枯拉朽般,生生在草丛中撕出一个缺口。

    三人大骇起身,由柔意挥剑护着身后,朝着田间逃去。屁股中箭的小乞丐跑在最前,竟是腿也不瘸了。

    李三九觉察到什么,猛然往怀中摸去,立即大骂:“狗日的小乞丐,把银子还给我——”

    “——”小乞丐哪里管他?抛下二人逃之夭夭。李三九不忍心丢下于柔意,气的跳脚,却是拿他毫无办法。

    持牛角弓之人,显然认出二人,也不去追唐门众人了,挥手止住弓箭手,冲二人喜道:“嘿嘿,于柔意、李三九,真是踏遍天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李三九躲在于柔意身后,一边退走,一边大骂道:“我跟你们青龙会有何仇怨?你们对付我做甚?”

    “是多木堂主要寻你,不知道你是不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明码标价两千两银子,要找你回去——”这人一边收起弓箭,一边笑着说道:“兄弟们,捉活的,捉到这二人,两千两银子老子分文不取,全送你们买酒喝。”

    多木、延幸二人显然不会把李三九的“真实身份”,告知他人。这人目标主要还是在于柔意和《素心诀》;不过两千两银子当面,可以搂草打兔子,也自然不会凭白放过。

    弓箭手皆是迅速收起手中弓箭,取下腰间佩刀、圆盾,持牛角弓之人更是率先扑来。

    “呸——你才是多木的儿子,你全家都是——”

    “走——”于柔意见对方不再放箭,一拉还要骂人李三九,迅速朝着田间跑去,一众刀盾兵、卫道堂普通部众紧追在后。

    “姐姐,咱们去追唐门的人——”李三九眼见对方人多,就想祸水东引;他说着话,忙是挣脱于柔意往唐门之人追去。于柔意伤势已康复,远比李三九跑的要快,她迅速追过来,拉住他往官道上靠拢。

    这帮刀盾手,身上又是弓箭、又是刀盾,负重不轻,本是欺负二人妇孺,哪里想到两人竟然比他们跑的还快。卫道堂留下之人显然都是没有轻功在身的,同样望尘莫及。

    很快就被二人甩出了一箭之地,想要再引弓射箭,都是不能。

    这一点李三九起初也是不曾考虑到,等上了官道看对方被自己撇出老远,不由自鸣得意。

    停下来奚落道:“九哥跑路本事是天下第一流的,你们这群罗圈腿,想要捉到我,门都没有——”

    “……”直把他身后一众人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好哇、好哇——只顾着立功发财,连道爷的生死都不管不顾了——”身后传来不平的声音,正是不平被一帮唐门武士追赶过来;一见青龙会之人远远追着于柔意和李三九,哪里还不明白?一边仓惶逃命,一边冲于柔意二人身后的青龙会之人谩骂。

    他本是带着几个高徒,去追骑马的两个女子,被唐门老者缠住;他被缠的急了眼,本想杀了唐门老者,老者却只是与他游斗。

    很快唐门断后之人追来,一波弩箭射杀了他几个徒弟;唐门今日死伤惨重,唐门老者自然是怒不可遏;一见自己人跟来,而青龙会之人不见踪影,立即就想趁此机会除了不平。

    “妖道,纳命来——”于柔意一见不平,如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锵——”一声拔剑朝着不平刺去。

    “看你本事了——”不平奔跑间猛然哭丧棒一杵地上,高高跃起,竟是打算直接从于柔意头上飞过。

    “噗、噗、噗——”却是唐门老者追到,不平稍一停顿已在他连弩射程之内,连弩一开,一连七矢。

    “叮、叮、叮——”不平晃动哭丧棒悉数接住。

    多木正要落下,“看剑”、“噗呲”两个声音同时想起,正是于柔意从后一剑刺来。不平感受到杀气,猛然一个空中转身,还是不能躲过,正被于柔意刺中前胸。

    不平落地,看了一下伤口并不太深,还是大怒道:“好个虚伪的丫头,都刺到身上了,还让道爷看个鸟剑——”

    于柔意也是咬牙切齿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哪来的虚伪不虚伪?”她说着话,一招归心似箭使出来,快如疾风;多木不闪不避,舞动哭丧棒接住。

    唐门断后之人,轻功远不及唐门老者和不平。这时追到老者身边,看到不平身后青龙会之人快要赶到,亦是不敢再往前,迅速取下连弩瞄准;竟似要不管李三九、于柔意二人死活,射杀不平。

    李三九手无寸铁,只能躲在一边观战,见此又惊又气,不由大叫:“姐姐快跑——”

    于柔意一招归心似箭,本是剑刺咽喉、连环踢腿踢他前胸。却是想不到不平道人远比她兵器要长。只见不平哭丧棒一轮,由一只手捉住哭丧棒一端,如游龙般刺来,竟是封得于柔意前进无路。更是后发先至,击向于柔意檀中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