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7章:虎齿
    多木回首,“哗——”的一把泥土正朝着他面门飞来,他忙是捂眼。

    来人正是李三九,他刚刚虽走出一段距离,夜色里声音却能传出很远。

    听到有人找柔意的麻烦,本是不想理会,后来想到柔意毕竟救了自己一命,自己怎么也该回来看一眼。

    他躲在草丛中,起初见到二人交手,柔意不落下风;他本打算做个看客,好好观摩一下武林高手打架的手段。少顷,见到经黄瘦中年干扰,柔意受伤落败,情势危急;急切之间,他忙是抓了两把泥土,冲了出来。

    黄瘦中年一见突发剧变,忙是冲李三九扑来;他轻功虽好,武术却是一塌糊涂,高手过招他不敢参与,欺负弱小却正是他拿手好戏。

    见多木猝不及防中了招,柔意急忙强撑着站起,一剑飞刺。

    “啊——呀,”多木猛然感受到身后劲风,匆忙闪避;依旧被刺中腰腹,不由惨叫一声,挥杖向着柔意打去,柔意急忙收剑退回。

    黄瘦汉子身法极快,柔意即便想救援,已是力有不逮。又有多木阻拦在前,不由大叫提醒:“跑——”

    李三九没跑,“哗——”的又是一把泥土撒出。黄瘦汉子早有准备,挥袖挡住,继续扑来。

    “小心暗器——”李三九大叫一声,又是抬起了手。黄瘦汉子亲眼看到李三九已两手空空,只当是诈他。

    眼见他已扑倒李三九身前,“轰——”的一束火焰从李三九掌心喷出,正烧在黄瘦中年脸上。

    “啊——”黄瘦中年忙是一边拍打被引着的须发,一边仓促退后。

    “这个戏法变得高明,可否解释一二?”多木本就是个神棍,一见李三九掌心喷出火焰,立即想到是障眼法。凭他眼力过人,竟是没有看懂怎么回事儿;他也不怕羞耻,立即退后几步,拉开与柔意距离,虚心求教。

    李三九不以为然道:“把手在童子尿里泡三天,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

    在多木愕然的目光中,李三九扶柔意离去。多木自知再打下去,自己也未必能讨到好处,也不加阻拦。

    黄瘦中年被烧了睫毛,泪眼婆娑,想要请示还要不要继续追踪:“堂主——”

    多木一巴掌抽在黄瘦中年后脑勺上,打断道:“你他娘的还不快去?”

    “诺,”黄瘦中年眨着泪眼,朝二人追去。

    “怪不得不平老是打人后脑勺,原来还能祛火,”多木手上一阵舒爽说着,手捂住腰间伤口,又是一声惨叫。

    …

    “真没想到,你还挺够意思,”柔意腹痛,一手支着肚子说道。

    李三九显然还是不太愿意与他讲话,淡淡说道:“我只是回来还账。”

    柔意只当他小心眼,没好气道:“我救你一次,你救我一次,你已经不欠我了。”

    李三九对她没有了好感,连姐姐也不叫了,只是较真道:“你让我摆脱了赵家武士,你身后还被人跟踪着,我总要帮你甩开他——”

    黄瘦中年睫毛被烧,双眼泪眼婆娑、模糊不清,见二人走的不快,也不再高来高去,只是远远的跟着二人。

    柔意想了下,问:“你刚刚变的那个戏法,还好用不?”

    李三九也不解释,“好用。”

    “那咱们再给他上一课,”柔意说着,二人转进一个村落,见有墙角又是迅速转向。

    黄瘦中年刚刚听她说话,心生警惕,遇见墙角,前思后量、小心翼翼转过,哪里还有二人的身影?

    忙是大步急追,临近一个巷口,黄瘦中年刹脚不住;“轰——”一股火焰喷出,黄瘦中年吃过一次暗亏,忙是护住脸面。

    “噗——”李三九一个撩阴腿,把他踢翻在地。

    柔意正要补剑,见此收回长剑,伸了个大拇指夸赞,“有一套——”

    李三九奇怪道:“你不杀他?”

    柔意摇头,“杀人多不好?”扬起拳头对着黄瘦中年鼻子,闪电般击出一拳,等到黄瘦中年掩鼻,又是伸出二指插他双眼,直打的他双眼红肿、鼻血直流。这才得意地拍拍手道:“好了,这家伙眼睛、鼻子都废了,没个两三天,利索不了,自然对咱们没有威胁,咱们走吧——”

    二人出村,走到一个路口,李三九道:“咱们还是分手算了,不然被两帮人追杀,反而更加危险。”

    李三九说的是实情,柔意却以为他还在气自己;不由一把揪住他耳朵,没好气道:“你就这么嫌弃我?连姐姐也不叫了,动不动还要跟我分道扬镳。”

    “撒手——”李三九又是大怒,直想给她肚子一拳摆脱她,又想到她正腹痛,只能双手扒着她手大叫:“除了我娘亲,你凭什么揪我耳朵?”

    “呦——呵,”柔意得意笑道:“我替你娘亲教训你,你又能如何?”

    李三九竟是整个人挂在她手臂上,也不能挣脱,一下子急了眼。他本就是痞子无赖,虽是年幼,不通男女之事,却不缺少对付女人的手段,闪电般伸出一手,朝她胸前抓去。

    柔意哪里想到一个孩子,竟有如此猥琐的手段,被他抓个正着;急忙撤手护胸,失声尖叫。同时,飞起一脚朝着李三九踢去。

    李三九动作敏锐,一见他松手,撒腿就跑。却还是想不到她动作竟如此迅捷,被踢中屁股,凌空飞起,摔了个狗吃屎。

    再要起身,已被柔意追来骑在身下:“好小子,你真是吃了狗胆,没大没小,看我今天不揍死你。”柔意气愤说着,劈头盖脸向李三九打去。

    “姐姐饶命——”李三九挣了几下,见挣不脱、也还不上手,他脑袋也活络,立即大声告饶。

    他毕竟是孩子,柔意也没打算拿他怎么样,手下一缓,嗔道:“现在知道错了?晚了——不叫三声姑奶奶,休想我放了你。”

    “我叫我叫——”李三九惨叫道,“你快起开些,我腰断了。”

    柔意听他如此说,毕竟不忍心伤害一个孩童,稍微腿上用了些力,抬起屁股,也让李三九轻松了一些。

    李三九翻过身,哼哼唧唧、扭曲着想要挣扎后退。

    柔意以为他受了伤,就又问他:“喂,你——”

    “我叫你——娘个头,”李三九以为她催促自己叫她姑奶奶,大骂着抓土撒她,一伸手却是揪下了一把草,只能顺势撒来。

    柔意黑暗中,看不清状况,却是又吓了一跳,一边挥手、一边本能往后坐去,正坐在李三九膝弯上。

    李三九膝弯吃痛,惨叫一声猛然坐起,正与她撞脸,急切之间、不加犹豫,一口咬在柔意左脸上。

    李三九嘴里长者两颗虎齿,虎齿上又有倒勾,咬人甚痛。柔意忍不住痛、又是挣脱不开;一边打他,一边语无伦次惨叫:“撒手、撒口、松口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