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6章:伟岸形象?
    “好吧!”李三九点头,“那就有劳姐姐了。”

    白衣女子奇怪道:“赵家在江湖上,一向风评不错,他们干嘛追杀你一个孩子呢?”

    “为了一本书,”李三九见她能对自己一个陌生人拔刀相助,也不防她,坦白说道。

    “缘份啊!”白衣女子笑着感叹道:“我被那一大帮和尚追杀,也是为了一本书,你说咱们姐弟在茫茫人海相遇,是不是天大的缘份?”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李三九想到上次与妹妹遇见,竟然忘记了问人名字,索性提前问道。

    一想起妹妹来,他又难过不已;自己许她吃香的、喝辣的、穿没有补丁的衣服,如今却连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自己犹如过街老鼠一般,自顾不暇,想要回头查看她一番都是奢望。

    白衣女子慢条斯理地,纠正道:“你这样问我名字,可不太礼貌哦!你应该说‘请问姐姐怎么称呼’、‘请问姐姐芳名’之类的话,这样才体现出,你对一个青春、美少女、姐姐的应有的敬重。”

    李三九听她说的一板正经,不由又被她的话拉回心神;笑道:“请问青春、美少女、姐姐芳名?”

    “于柔意,”白衣女子说到名字,明显有些不高兴:“我姓氏挺好听、名字也挺好听,连在一起,就有些不太顺口;我娘说是一个阿姨帮我取得名字,我想改改,她一直不允。”她又庆幸道:“这当然跟你没什么关系,你是肯定不能对我直呼其名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呢?”

    “李三九,”李三九见她坦诚,初次见面,恨不得把祖宗八代都说给人听;也是解说起名字的来历:“我是冬月二十七出生的,那一天也正好是三九的最后一天。”

    “噗——呲,”柔意笑道:“还好你不是腊月初八出生的,不然就是李腊八;咯咯咯——”

    李三九听她笑自己,不由辩解道:“其实还有个解释,我娘亲生我之前先是有过两次小产,我是爹爹、娘亲的第三个孩子;这是他们提醒自己,我是得来不易的,要好好待我;九呢,数字里最大就是九,别人叫我九哥时,我觉得可威风了。”

    柔意取笑道:“说不定你爹娘就是懒省事,随便给你取一个名字,竟然还让你说出这么多歪道理。”

    “——”若是李三九父母尚在,她这么说,李三九自然一笑置之;此时,听她如此说自己父母,却很是生气。回头朝来路走去——

    “喂——”

    “——”

    “生气了?”

    “——”

    柔意叫了两声,见李三九不理睬自己,不由紧走几步跟上来一把拉住他,道:“好了、好了,姐姐向你道歉;”“你这小心眼——”

    她前一句说完,李三九正要回头;一听到后一句,不由又甩开她,负气离去。

    “对不起呀!”柔意又是追上来拉住了李三九,说道:“我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老是说心里话!”她说完又忙是解释道:“哎呀,我滴娘呀,我一定是刚跑了半天路,昏了头了——”

    “不会说话,就少开口,”李三九气愤地再次甩开她,冷声道:“你离我远点——”说完大步离去。

    “不幽默、没意思,”柔意在身后撇嘴道:“都是被人追杀的人,找些乐子都不行,”她见李三九渐行渐远,也不理她,无奈喊道:“我不管你了,我自己走了——”

    “你想往哪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柔意背后传来,一个袒胸露乳的矮胖和尚拦住去路。

    柔意回头,见是一个比自己还要矮了一头的胖和尚,夜色之下,也看不出这和尚面容、年纪,不由笑道:“刚刚一群大和尚都不是我对手,你这小和尚真是没眼力价,一个人跑来自取其辱。”

    一个黄瘦的中年人从树上跳下来,站到多木身后,嘲讽道:“没眼力的是你这臭丫头才对,这是我们博爱堂主——多木大师。”

    柔意不以为然,奚落道:“多木?我娘说过,多木是这世界上最最不要脸的花和尚,还叮嘱我,让我哪天遇见了你,一定替她赏你几个嘴巴子。”

    “阿弥陀佛——”多木双手合十,躬身一礼,“女施主,贫僧一向安分守己、普渡众生,被广大百姓视为心中偶像;切不可听信别人一面之词,对贫僧妄言臆断,肆意诋毁一个得道高僧的伟岸形象。”

    多木生性风流,脸皮又极厚,每每遇见美貌女子,即便被人打骂,也能甘之若饴。夜色中即便看不到白衣女子容貌,也早听下属有过汇报,朦胧月色之下,反而更多了几分遐想;人到中年,他又多了几分耐心,很是享受与美貌女子对话的过程。

    “呸——”即便明知他信口开河,柔意还是没好气笑道:“真真是可笑至极,你有七尺高不?还伟岸形象,你还是回家消停几年,等哪天长高了,再来说这话不迟。”

    凡是矮子,最怕人说短话;多木年已四十多岁,哪里还会长高?听她如此奚落自己,不由恼羞成怒,沉声说道:“女施主,贫僧观你最近乌云盖顶、霉运当头,不出今夜,必有血光之灾。”

    多木说着,抡起镔铁禅杖向柔意当头劈来。

    柔意“锵——”一声拔剑,却是转身后跃,眼见多木一杖劈空、招式已老,半空之中悠然转身,一剑急刺。

    此时她脚一点地,剑以更快的速度发出反击,刺向多木咽喉。多木此时,要么丢下兵刃迅速后仰、要么左右摇摆闪避,无论选择哪一种,身体平衡势必被打破,陷入不利的防守局面。

    这一招正是《素心诀》中的剑法——回心转意。用于扭转局势、转守为攻,几乎无往而不利。

    多木既没有选择后退、也没有选择左右摇摆,却是左腿一曲,同时右腿前伸,瞬间把自己放倒在地,堪堪躲过这一剑;虽是狼狈,却保证先手优势,有机会继续发动攻击。

    他禅杖一抡,打向柔意一只右脚,柔意忙是挥剑格挡,终抵不过多木镔铁禅杖沉重、势大,被震退数步。好在她依旧保持着身体平衡,也好在多木人在地上,轻易不能拉近距离进攻。

    柔意又是动了,一招归心似箭,大步冲来;双腿跑动之时,呈现出连环踢腿,同时长剑刺向正一骨碌爬起的多木。

    “妖女,纳命来——”眼见多木顾上不顾下,黄瘦中年人大喝一声。

    柔意吓了一跳,忙是转头去看,黄瘦中年却是依旧原地站着,压根不曾有过动弹;柔意立即意识到自己中计,再去看多木时,他已是避过这一剑、一脚,又是攻来一记横扫千军。

    临阵对战,哪里容得三心二意?柔意再想要闪避,已是来不及,只有用剑鞘架住长剑格挡。

    “叮——”长剑与这沉重的镔铁禅杖对撞,顿时一软,禅杖也推着长剑,正打在柔意肚子上,把她击飞出去。

    多木喜道:“阿弥陀佛,女施主,贫僧要得罪了——”他淫笑着,就要上前来拿柔意。

    “小心暗器——”一个稚嫩的童声传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