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章:脸皮厚着呢
    李三九吓了一跳,忙是问了一个正推着独轮车赶路的老农,哪里可以看大夫。

    老农刚从镇子上采买回来,一指身后,说明镇子方向、路程。李三九掏出一块银子塞给老农,商量着想要买他的独轮车。

    老农见有便宜赚,自然点头答应。卸下独轮车上东西,担在肩上。

    李三九打包的饭菜,不便携带,索性一股脑送了他;老农千恩万谢离去。

    李三九忙把小丫头抱上独轮车,推起车往镇子上跑去,一直跑了三四里,眼看到镇上。

    小丫头终于止住哭,红着脸道:“好了,哥哥——肚子不疼了。”

    李三九擦汗道:“你可吓死我了。”

    饶是他体质过人,毕竟年岁还小,也没有受过太多锻炼,自然承受不住负重长途奔跑。

    李三九道:“下来下来,让哥哥歇息歇息。”

    小丫头红着脸、慢腾腾从独轮车上下来。李三九一看独轮车上湿了一大片,不由失笑道:“你多大了,还尿裤子?”

    小丫头羞得无地自容,“九岁——”她怕李三九嫌弃他,忙是解释:“我实在太撑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没憋住,我原来不尿裤子的。”

    说起来,还是幸亏她之前在小河里喝了一肚子水;不然一顿暴食,又没人拦阻,非给撑坏不可。李三九推着她一路颠沛,加速了肠胃内水分分解,也大大减少了,她被撑坏肚子的可能。

    李三九见女孩裤子破烂,又是水淋淋的。干脆脱下自己裤子递过去道:“你把裤子脱了,换我的穿上——”

    小丫头不好意思道:“我穿哥哥的裤子,哥哥穿什么?”

    李三九抖了一下自己的小短裤,满不在乎道:“哥哥当年光着屁股,被人家追着满街跑的事儿都干过无数次,脸皮厚着呢!倒是你一个小丫头,穿着湿裤子,实在不像样子。”他说着一把把裤子塞到小丫头手里,催促道:“快去快去,哥哥最讨厌别人磨叽。”

    “——”小丫头怕惹他生气,只能去草丛后换裤子,她又怕李三九丢下她跑了,不时抬头张望。

    不一会儿,小丫头拿着的破裤子,扭扭捏捏出来。

    “这个还要它做什么?”李三九夺过来,一把扔出老远:“我李三九的妹妹,自然不光吃香的、喝辣的,穿衣服也绝对不能穿带补丁的。”

    小女孩羞怯中,掩不住有些欢喜:“这还是我第一次穿没有补丁的衣服。”

    李三九打量了下,看她裤管挽起一截,心下就不太满意;说道:“毕竟不合身,我带你去镇上,让人给你现做两件。”

    两人买了一匹布,找了一个裁缝店,李三九几两碎银子往柜台上一放,店里人自然忙碌赶工。

    ……

    李寒、赵媛二人一路走、一路问,正遇见本是推独轮车的老农,扛着东西赶路。

    李寒道:“这位大哥,你可曾遇见一个一身红衣的男孩子?”

    赵媛比划着身高,补充道:“大约这么高,长的白白净净,看起来很是秀气。”

    老农见二人衣着体面,就多了恭敬,问道:“你们是——”

    赵媛一听他这么问,立刻觉得有了希望,忙是说道:“我们是孩子的父、母亲,不小心与他失散了。”

    老农道:“你们说的孩子,我倒是见过一个相符的,嘴里还长着两颗虎齿——”

    二人欣喜道:“是他是他——”

    老农收了李三九的银子,自觉赚了便宜,看二人衣着打扮,不是他一个普通老百姓惹得起的。

    怕二人纠缠,谨慎说道:“和他一起还有个小丫头,好像是小丫头吃东西吃坏了肚子,他用独轮车推着小丫头,应该是去镇上寻医去了。”

    赵媛听他又是好像、又是应该,怕他有所隐瞒;忙是拿出一锭银子,不由分说塞在老汉手里。恳求道:“大哥,儿女连心,还麻烦你把事情与我们详细说说。”

    “哎——呀,羞煞小老儿了,”老汉一番推让,怎么也不愿收钱,叙说道:“我本是从镇上回来,遇见你们说的男孩子在救助一个小丫头,小丫头一直哭闹着说肚子痛,男孩问我哪里可以治病,还是我告诉他镇上有医馆;给他们指了方向。”“那孩子看我推着独轮车,给了我一小块儿银子,把独轮车买去了,事后他又送了我许多肉食,已是无功受禄;遇见二位,小老农不想多生事端,这才有所隐瞒;如今,你们再要给钱,小老儿是如何也不敢收受了;你们还是快去找找孩子才是正经。”

    “大哥,那就多谢你了——”赵媛说着依旧把银子塞回老汉手里,拉起李寒就往镇上奔走。

    老汉驻足良久,直到看不见二人背影,感叹道:“小老儿修了几辈子福?一天竟然还能遇见两次好人。”老汉说着摇摇头,又大步赶路回家去了。

    ……

    做衣服总要一针一线,即便是熟手现做也是在一个时辰后,小丫头才总算穿上属于自己的新衣服;等待自然是值得的,让她更欢喜的是,穿一件还能拿一件。

    李三九无疑是阔绰的,阔绰的人是容易招人惦记的。

    李三九刚出了裁缝店门,三个地痞迎头撞来,中间一人正踩住他一只脚掌,李三九重心不稳,一个趔趄,半边身子向后退去,周身立刻空门大开;另外两人的手,闪电般向他怀中摸去。

    李三九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二人手指,猛然一扭;他虽是孩童,力气却不是同龄人比得了的,扭别人一根指头,更是轻松非常。

    被扭住手指的二人同时发出“啊——呦”的惨叫,整个身体像是虾米一般弓着;不等中间之人反应,李三九又是飞起一脚,踢在中间之人的裤裆上。

    中间之人卷曲在地,哀嚎不已。

    “小爷饶命——”被扭住手指的二人看到,都是惊惧莫名,连连求饶。

    “真是没骨气,”李三九嫌弃地看了二人一眼,说道:“九哥从小就被半个陈州城的人追打,也没有你们这个怂样子。”他说着撒手,拉起身后战战兢兢的小丫头,就要离去。

    两个被他松开的地痞,看他一身整齐,最少也是个地主人家的少爷;敢于偷窃,打人却是无论无何也不敢的。

    就去假模假样询问同伴伤势,想再试试能不能讹些伤药费。

    “小九——”对面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正是赵媛和李寒。镇子并不大,只有一条不长的街道,二人个子又都很高,自然容易找到人。

    “娘亲——”李三九撇着嘴,愣在原地。他昨晚挨了耳光,这又是第一次出门,不见父母还好,一见娘亲,自然千般委屈浮现出来,甚至眼角也有些红了。

    李寒一介书生,奔奔走走找了李三九大半天,早跑得筋疲力竭;乍一看见李三九,也是欣喜非常。再一看他身后地上躺着一个不停打滚哀嚎的人,还有两个一脸委屈望过来的地痞;立即判定李三九又欺负了人。

    爱之深、责之切,李寒怒气冲天,骂道:“好小子,离家出走就算了,你还走到哪里,打到哪里,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他说着脱了鞋子,就要冲上来教训李三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