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章:石家得此子,必将中兴
    李三九闻言,大言不惭道:“佩服过我的人的确不少,不过能让石敢当的儿子佩服我,我还是感觉倍有面子。”

    “非也非也——”石临风大笑摇头:“我佩服的可不是你,而是能把你培养的如此出色的人?”

    李三九面色一僵,还是问道:“我爹?”他在想,石临风或许是自己的父亲是朋友,所以才来找他。

    石临风摇头不语。

    “我娘?”李三九惊讶问道,自己的母亲,一个居家妇人,怎么可能认识远在山东的石家人?莫非是母亲的娘家人?不对,母亲姓赵。

    “一个多月前,令堂在街上给了一个乞丐,这么大一块银子;”石临风拿出一小块银子,在手里拿捏着,感怀道:“我看你母子穿着,当是小康之家,她能如此慷慨援手他人,这份心胸已是了不起;见到她有你这么出色的孩子,更是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块银子,不过三四两重,却足够一户小康之家半年的开销之用。

    李三九打量了他半天,还是难以置信道:“你是那个得了我娘亲馈赠的大个子?”

    那日,他见石临风时,石临风满面虬髯,脏兮兮、臭哄哄,衣衫褴褛,他哪里会想到对方会是清河石家的公子。

    “不止,”石临风笑着揶揄:“我也是那个,被你带着一大帮孩童暴揍的臭叫花子。”

    “……”李三九挠头干笑不已,很是不好意思。

    石临风道:“我想见一见你的母亲——”

    李三九眼珠一转:“你若是想还钱,我可以替你转交给她。”三四两银子,够他带着一大帮小孩子好好一通挥霍了。

    李三九臭名在外,石临风哪里看不出他打的什么主意,微微一笑:“我可信不过你。”

    李三九一摊手:“那我不让你见她。”

    石临风一敲他的小脑袋,笑道:“我想,整个陈州城知道你家在哪里的人,指定不在少数;只是不敢冒昧,才没有自己找过去。”

    陈州城知道李三九家住哪里的人太多了,几乎是人尽皆知。李三九意兴阑珊,好半天终于怏怏点头:“那好吧!”

    “我现在身无长物,明日辰时三刻,我亲自去你家中拜会,还望你及早知会你家大人一声;再会——”石临风说着,摸了摸李三九的小脑袋,带着一大帮仆从出了茶楼。

    边上几个半大小子都是恭喜道:“九哥、九哥,你家要发大财了”

    “是么?”李三九平静摇头,“我爹娘都非贪财之人,即便他带些钱财前去拜谢,我爹娘肯定也不会收受的。”

    富家少爷道:“是了,九哥家里从来不缺钱。”

    赵鲲鹏昔日送女出走,考虑到赵媛身有顽疾,不想女婿、女儿再为生活所累,为二人准备了足足十万两银票。相对这些钱,李三九闹那些小事情,一年赔给人家几十哪怕几百两银子,简直是毛毛雨;这也是赵媛敢于放纵李三九的底气所在。

    李三九突然跳起来,双手叉腰站到桌子上:“我刚刚把清河石家的少爷数落了一顿,威不威风?”

    “威风——”

    “岂止威风,那是相当的威风。”

    “……”几个半大小子,都是附和,翻着花样地称赞李三九的英明神武。

    李三九大手一挥:“马上与我传扬出去,要生动、要夸张、还要让人一听就是真的,我要借此,好好改善我在陈州人心中的形象了。”

    几人为难道:“九哥,既要夸张,又要真实,难度有些大——”

    李三九一指正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老书生:“这里不是有现成的行家里手?”

    老书生看了李三九一眼,摆摆手,唉声叹气道:“说游记,有人说我泄露国家机密;说历史,有人说我借古讽今;说名将战役,有人说我策动谋反;说神鬼故事,又有人说我导人迷信;最后改说江湖旧事,结果……小老儿以后再也不敢说书了——”

    老书生说完,领着小厮出了茶楼。

    “咋办?九哥——”

    李三九想了下:“既然说书的不愿意帮忙,咱们自己来说;实事求是,但还是要略作删改——”

    “……”

    一堆人围着李三九,听他讲述,自己如何神勇、聪辨,舌战清河石家少爷石临风。

    李三九手舞足蹈,把二人语气、动作、眼神,都是做了一番贴近真实,比较可信的加工。

    如此一来,李三九的形象变得更加高大了,他还算照顾石临风的面子,把石临风说成是一个虚心求教的谦谦君子。

    接下来,全城的半大小子纷纷出动、彼此串联,到处宣扬李三九的辉煌战绩。

    可惜,李三九算到了众口铄金,漏算了三人成虎。

    不少半大小子显然觉得文绉绉的说教,不足以体现他们九哥的赫赫战功。

    于是——

    各种版本的李三九与石临风对决段子,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

    水浒版:九哥扑的只一拳,正打在石家少爷鼻子上,打得石少爷鼻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

    石少爷挣不起来,那把长剑也丢在一边,口里只叫:“打得好!”

    九哥骂道:“直娘贼!还敢应口!”

    九哥提起拳头来,朝着眼框只一拳,打得石少爷眉骨开裂,眼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

    石家众武士惧怕九哥,谁敢向前?石少爷挨不过,讨饶。

    九哥喝道:“呸——你这个清河的地头蛇,敢来陈州与九哥抢地盘;若跟九哥硬到底,九哥或许饶了你!你如今对九哥讨饶,九哥偏不饶你!”

    九哥说着,又是“嘭——”的一拳,太阳穴上正着,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磐儿,钹儿,铙儿,一齐响。

    九哥看时,只见石家少爷挺在地上,口里只有出的气,没了入的气,已是昏死过去。

    三国版:

    却说九哥饮了数坛烈酒,乘马从茶楼前过,听闻一个五六十岁老人,在茶楼门口痛哭。九哥问其故,老人答曰:“清河石家少爷逼勒保护费,小老儿无钱财奉上,被其暴打!小女翠莲尚在里面受石家少爷糟蹋——”

    九哥大怒,滚鞍下马,径入茶楼,石家门人武士那里阻挡得住,九哥一路打进去,大喝道:“不长眼的小毛贼!认得我么?”

    石家少爷未及开言,早被九哥揪住头发,扯出茶楼,直到门外马桩上缚住;九哥攀下柳条,朝着石少爷两腿上奋力鞭打,一连打折柳条十数枝。

    石家少爷哭求:“九哥饶命——”

    九哥道:“可敢再在我的地盘收保付费、抢女人?”

    石少爷嚎啕大哭:“九哥饶我一次,小弟再也不敢了。”

    ……

    客栈

    石家武士个个咬牙切齿,一个年轻武士道:“少爷,这李姓孩童如此贬低于你,是可忍孰不可忍,若不给他些教训;我们清河石家,在江湖上哪里还有半分威信?”

    石临风从楼上窗口往下望,正看到一个半大孩子与一群孩童,说着李三九如何暴打他的故事;甚至还有不少成人,也是停下脚步,颇有兴致听他信口雌黄。

    石临风摇头道:“石家若是真跟他一个孩子过不去,才惹江湖上笑话;我能想到他或许会拿今天的事,与人吹嘘一番,却想不到他能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武士愤恨道:“难道就这么算了?”

    “不如此,还能如何?”石临风摆摆手,示意武士不要再说;他自己却是又欣慰叹道:“他这么做,倒是证明了一点。”

    “什么?”

    “一个平民家的孩子,能让全城的孩子为其奔走,这是何等恐怖的统帅能力。”

    “少爷看中了这个孩子?”

    石临风点头,一字一顿道:“石家若得此子,必将中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