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章:讲道理
    石临风一个中年人,称呼一个孩子名讳,本没有什么不妥;他显然历经沧桑打磨,本也不愿意与李三九计较。李三九此时的嘲讽,却是有些让他面子挂不住了。他脸色一红,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李三九见他不说话,也不想再招惹石临风,他站起身道:“我只是就事论事,既没有伤害你的本事,也没有指责你的意思;我与你莫不相识,也无心替你做事。”

    他这话此时说出来,让心胸狭隘之人听了,势必又是一种更加伤人的奚落。石临风受尽千夫所指,其尝尽人间冷暖,阅尽世间百态,性情早已不比当初。

    石临风疑惑道:“那你为什么又要这么说我呢?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明是非、辨大势,为了一个莫不相识的死人出头,或许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吧?”

    李三九撇嘴道:“为一个莫不相识的死人出头,的确是没有好处,我也没有要为他出头的意思;你若一定要当成我是在为他出头,我就与你说道说道。”

    李三九走出来,指着地上的尸体问:“他有何罪?”

    石临风坦然道:“冒犯亡父名讳。”他并没有提及自身,为了捍卫父亲的名誉杀人,更容易赢取别人的认同感。

    “冒犯别人的名讳,的确是不应该;”李三九悠哉游哉地渡着步,他笑道:“我父亲的名讳也经常被人冒犯,我却没想过去杀了谁。”

    李三九说的是实话,他整天祸祸乡里,人家气急了骂人,难免有人口不择言提及李寒名讳。

    “……”石临风无言以对,正常人的世界,杀人是很极恶的手段。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江湖也有江湖的恩怨纠葛,他不可能跟一个孩子讨论江湖。

    李三九见他说不出话,洋洋得意,又是接着说道:“陈州城被我提着小名骂过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对我喊打喊杀的人亦是数以千计,也没见谁真的动手打杀了我。”

    石临风听他这么说,不由讥笑:“原来你为他说话,不过是是因为你们都比较坏,立场相同罢了。”

    “非也、非也——”李三九摇头,一板正经说道:“大人的世界,我或许不太清楚;不过我觉得,若是惩罚一个人,你总要考虑这个人做出来的事,带来的危害程度。”

    李三九说着又是指向说书人:“就比如他抢了这个老伯的钱,可以让他向老伯道歉,让他把钱财吐出来,甚至加倍的吐出来;这样,受害的人也减少了损失,他也受到了惩戒。”“也比如他冒犯了令尊的名讳,你可以让他道歉,甚至也可以打他一顿,再问问他父亲的名字,叫着他父亲的小名骂几句。”

    “——”石临风听李三九说的头头是道,无处辩驳;脸色有些凝重,甚至多了一些难堪。若是江湖中人看来,他今天的作为,并没有什么不对;不过,自己被一个孩子上了一课,这事儿若是传出去,会很伤自己和石家的面子。

    李三九却是视而不见:“若是每个人都可以私设公堂,都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杀人,大家整天杀来杀去,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石临风想了下,却是嗤笑:“你既然什么道理都懂,为什么还会惹的陈州城天怒人怨?”

    李三九摇头道:“你冤枉我了,老天若是发怒了,干嘛不用雷劈我?我若是真惹起了人怨,我父母皆一介平民,又哪里护得住我?”

    李三九刚刚表现出的胆略,令石临风意外,却觉得他有些不识时务,难成大器。此时李三九的话,则是让石临风震惊不已。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李三九这句话更透露出了,他对于度的把握,他做的一切应该都是有目的的;也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石临风顿时起了爱才之心,石家自石敢当死后,石临风又失踪多年,一直有松鹤先生帮忙维持。松鹤先生武功高明,却不是一个能主事的,石家也是势力日薄。

    石临风想重振石家的威风,势必需要良好臂助。在他看来,眼前这个少年胆识过人、智慧出众,若是能收归麾下,好生栽培,将来必能成为石家的强梁支柱。

    不过,他还是想再做试探,看他究竟有几分深浅,还能给自己带来多少惊喜。

    石临风道:“你说的都对,至少我像你这么大时,绝对没有你的眼界见识;”他说到这,重新从仆从手中接过宝剑,冷声说道:“你应该见识过我的手段,你不该冒险得罪一个,敢于当众杀人的剑客。”

    李三九上前两步,小手鼓捣着石临风的胸膛,不屑道:“你不要吓唬我,我可不是吓大的。”

    石临风见他瞬间变得一副痞子样,不由好气又好笑,抓住李三九的小手,喝问道:“你凭什么断定我是吓唬你?”

    李三九挣扎着甩脱他,侃侃而谈:“第一,我是与你讲道理,即便见解不同,总没有骂人,你有什么理由杀我?你若是说不过人家,就要杀人,谁还敢跟你说话?”

    “还有第二?”

    “当然,”李三九比了下自己的个子,又高高踮起脚尖举起手,示意石临风个子很高;拿言语挤兑道:“第二,你看看自己那么大的个子,肯定不好意思为难我一个小孩子。”

    “你这么一挤兑我,让我的确有些不好意思;”石临风笑问:“还有第三?”

    “第三,清河铁臂石敢当那么英雄,他的儿子即便有些不济,也不至于做出,如此令人垢病的事情。”

    石临风失踪多年,石家为了寻找他,画像贴遍南七北六十三省。他的名字、长相,还有他刚刚的作为,无疑都印证了石临风的身份。

    作为清河石家的唯一继承人,石临风自恃身份,无论无何也不会做出欺辱孩童的丑事;所以,李三九才敢肆无忌惮地说他。

    石临风故作生气道:“你在捧我的父亲,却又是在贬低我,我听了有些生气——”

    李三九直接打断道:“还有第四,你还要不要听。”

    石临风饶有兴致点头:“你切说来听听。”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没有半分讨厌我的意思;你不讨厌我,又干嘛要杀我?”

    “你看得懂我的心思?”

    “废话,我这么一个坏孩子,要是不懂察颜观色,不早被我爹娘打死了?”

    “哈哈——”石临风大笑着鼓掌道:“有意思、有意思,我石临风从来没有从此佩服过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