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5章:一片苦心
    牛车走的不快,石小五也没有拼命挥鞭;他的心里满是焦躁,他的脸上看似平静。

    “嘻嘻——”“嘎嘎——”的笑声不时传来,是追踪者的嘲讽、是猫对耗子的戏弄。

    “驾——”好半天,石小五终于出声;他的声音不大,他的声音又满是暴戾。如果可以,他宁愿与人一刀换一刀对砍、对捅;也不愿受这被人苍蝇般袭扰的煎熬。

    他毕竟只有十七八岁,十七八岁的男人或许凶猛、血性,却不会有岁月沉淀的厚重、深沉。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

    微风无起,波澜不惊。

    幽篁独坐,长啸鸣琴。

    禅寂入定,毒龙遁形。

    我心无窍,天道酬勤。

    我义凛然,鬼魅皆惊。

    我情豪溢,天地归心。

    我志扬迈,水起风生!

    天高地阔,流水行云。

    清新治本,直道谋身。

    至性至善,大道天成。”

    白素心见他心浮气躁,不由念起一段道家清心诀;祝他安抚心神。

    “这样下去不行——”石小五冷静下来,沉声说道:“这牛车再是如何驱赶,总是速度太慢,怕是逃不脱青冥会围追堵截。白大姐你年龄长于我们,阅历也应当比我们丰富,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白素心莞尔一笑,“要说对付一下后面这个家伙,我还有些主意,要说摆脱青冥会,我也没有什么好的法子。”

    后面追踪的黄瘦小子,吃过白素心的暗亏,闻言一窒;距离就拉的远了一些。

    白素心这才靠过来小声说道:“过河——”

    此处没有河,石小五却是闻言点头。

    ……

    盘石姬孤坐在榻上,探着身子;颇有兴致地看着多木,仿若多木是个年青、俊俏、风流、儒雅的美男子。

    多木显然远远算不上美男子。

    他才三十岁,算不上老,也不年青。他还不到七尺高,生得矮矮胖胖,自然也不俊俏。一身袈裟,被他穿得袒胸露乳,胸前带着一件由一百单八颗人顶骨做的数珠;自然也与儒雅沾不上半点关系。

    唯一他自命的风流,也总是以哄骗、下药、强抢等手段得逞,或许称之为下流,更加恰当。

    此时,多木正战战兢兢地跪在九幽殿内的地板上;即不风流,也不下流。

    汗滴顺着他圆圆的胖脸滑落,打在地上;他又像是不平道人生气时一般,哆哆嗦嗦,毫无体面。

    “白素心呢?”盘石姬平静问道,“白素心在哪里?”

    “她逃走了——”多木思索了好半天,最终答道;他不知道这个答案是不是盘石姬想要的,他却不得不给磐石姬一个答案。如果磐石姬不满意,他可以补充“在追”。

    磐石姬打趣道:“没被你当作禁脔给关起来?”

    多木吓了一跳,忙是摆手:“属下不敢——”

    磐石姬笑道:“现在马上都要入冬了,你流了好多汗。”

    “——”多木叩头不敢言。

    磐石姬又问道:“可有白素心的消息?”

    “——”多木更害怕了;说有,是不打自招;说没有,磐石姬万一掌握了什么消息呢?

    磐石姬见他勾着头,半天不答;不由怒道:“有还是没有?”

    “有,”多木脱口而出,又是一身冷汗。

    “你果然在追杀她,”磐石姬又平静下来,她不置可否地说道。

    于太行的事,磐石姬能确定多木用了手段,却不能确定于太行的本心究竟在她,还是在白素心那一边。若是在她,多木罪该万死;若是在白素心,多木就没有什么过错了,当然她也不会念多木的恩德。

    “属下——”多木知道自己做的事已败露,战战兢兢却是说不出求情的话。磐石姬要杀他,求情也无用。

    磐石姬终于骂道:“多木,你好大的狗胆。”不管事实如何,多木已剥夺了她的选择权。

    多木思量了半天,磕头如捣蒜;悲泣道:“尊主,属下也是一片苦心——”

    磐石姬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且说来听听,你的苦心在哪里?”

    “尊主,说来属下也是惭愧非常。属下与于堂主交好,知道他在尊主与白素心那狐媚子之间徘徊、辗转;酒席间有意劝他与你多多亲近,早日与白素心那狐媚子说清关系,断了那狐媚子的念想;席间,听闻于堂主问石家那个风流浪子,索要虎狼之药调理身体;多木酒醉,不能阻拦。哪知道于堂主酒醉用药,竟被白素心那狐媚子所趁;偏偏她还假扮成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于堂主是个老实人,自然不会不负责任。”多木说道这里,又是连连叩头:“尊主,都是属下无能,醉酒之后,没有能及时劝阻于堂主悬崖勒马,属下有罪呀!”

    多木把于太行,隐晦说成脚踏两条船的花心男人。

    把白素心说成善于勾搭人的狐媚子,白素心素与于太行亲近,磐石姬心里也早有不快,也很容易接受这个观点;多木正好可以用她当替罪羊。

    把春*药的事推在石临风身上,石家与青龙会不共戴天,自然无法对证。

    至于于太行有没有索要药物调理身体,他身体是否有难言之隐,这个自然又是死无对证。他一个二十七八岁男人,却不近女色;多木这般说,磐石姬也很容易怀疑于太行身体,是不是有暗疾。

    如此一来,于太行就成了花心又无能的男人;磐石姬对他的死,自然也就不会太上心。

    多木给自己的罪名,是酒醉不能阻止于太行,这罪行又几可忽略不计。

    如此一来,多木把自己身上罪责摘了干净;磐石姬即便还有些怒气,也不会撒在他头上,首先确保了自己安全无虞。

    “多木,你这般作为,又是何居心?”磐石姬还是怀疑道,她那时刚落了多木的面子,多木如此为她考量,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

    多木答道:“尊主,属下确有私心;多木彼时,只想讨好尊主和于堂主,顺着尊主的意思,自然想换取尊主的宽恕;同时,也想与于堂主搞好关系。”

    磐石姬神色总算缓和下来,还是问道:“多木,你说的也的确合情合理;但这毕竟是你一面之辞,谁又能佐证呢?”

    多木信誓旦旦道:“属下所言,句句属实,他日尊主若能查证出,多木今日有半句假话,再将多木治罪不迟——”

    磐石姬此时便信了多木**分,想了下又问出心中疑惑:“那你当日,私放于太行又作何解释?”

    多木道:“尊主,属下当时不明尊主心事,怕伤了于堂主惹尊主生气——”

    多木说到这,抬头打量磐石姬表情,心下不由松了口气。

    磐石姬正沉思点头,猛然抬头看见多木正打量自己;偏偏多木色名在外,磐石姬本就对多木十分厌恶,见他如此无礼;磐石姬立即又勃然大怒:“带我去找白素心,要杀要剐还轮不到你;她但凡有些散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磐石姬本是无意再与白素心纠缠,事后却是想到素心诀还在白素心手上。磐石姬既然做了青龙会尊主,这本尊主必修的武功秘籍,却是一定要拿回来的。

    白素心流落在外,若是落在多木手里,白素心下场如何,磐石姬不在乎;她却是不能让素心诀被外人得了去。

    素心诀与冰心诀是青龙会历代尊主两大绝学;磐石姬性情偏激,她的师父——青冥会上一代尊主,便传了她利于平心静气、修炼心性的冰心决;白素心性格沉稳,得授了另一套绝学——素心决。

    冰心诀分内功和掌法,利于防御;素心诀分内功与剑法,利于攻击。二者兼具,磐石姬才足以称雄天下。磐石姬起初只想与于太行双宿双飞,本不在乎这本素心诀;继任尊主之位后,尤其是经历与石敢当、松鹤先生一战,她深刻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自然渴望拿回素心诀,提高自己。

    “诺——”多木见磐石姬忽然变色,却不能猜透磐石姬的心思,只道磐石姬还是不能完全相信自己;他嘴上答应的痛快,心中却是叫苦不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