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9章:美丽的女人
    多木连连点头,“是是是,我总是得意忘形,贻笑大方;道兄不要跟我一般见识。”他把自己说的不堪,却是避重就轻。

    不平点点头,深以为然。叹气道:“她现在是尊主,已不是过去的石姬宫主;”说起磐石姬,不平一脸欣然,“石姬宫主可以胡闹,因为有人给她搂着;尊主不行,所以她不会再无缘无故杀人了。”

    “无缘无故不会杀人?”多木听了,不由点点头,事关自己小命,不平的话显然让他很是安慰;他最怕磐石姬一言不合就杀人。他又很快冷笑,“道兄好算计,杀于太行咱们都有份;你怕白素心将来报复,又想使唤贫僧当苦力。”“还有,贫僧现在去追杀白素心,回头尊主寻我不见,等于不打自招,道兄想坑我,门都没有。”

    不平听了多木的话,气的吹胡子瞪眼,一巴掌抽在多木后脑勺上:“你这个小人,你这么有主意,干嘛问贫道?你他娘的博爱堂就你一个人?”

    “对呀!”多木被打一巴掌,脑门也好使了一些;他自己心机重,凡事总是怕别人挖坑阴他;此时才想到自己是想岔了,又是告罪:“贫僧以小人之心,度道兄君子之腹——”

    “去你娘的,”不平又给了他一个巴掌,扬长而去。

    电光闪过,荒野里只剩多木一个人,还有就是,曝尸荒野的于太行;他显然死不瞑目,圆睁的双眼,似乎正死死紧盯着多木;在这电闪雷鸣的雨夜,显得很是瘆人。

    多木打了个寒噤,忙是朝着不平追去。

    九幽殿

    雷电交加,风雨飘摇。

    磐石姬矗立廊下,目视远方;她抱了下**的手臂,喃喃自语:“他是爱我,或是不爱?”

    良久,她只是叹了一口气。

    ……

    颍川

    田园、木屋。

    田园,是一望无际的水稻田;木屋是草顶的崭新木屋。

    木屋前,是一个女人;发如瀑,眉似柳;一双点漆美眸,顾盼生波;白里透红的脸上,俏鼻挺秀,更是挂着两个灵动的小酒窝。

    她,粉颈细长、锁骨瘦削、香肩藕臂、丰乳肥臀,纤腰盈盈一握,两条长腿浑圆笔直。

    女人身着一件农家妇人的粗布长裙,遮不住造物主的鬼斧神工。女人只是静静地站着,已是风情万千;她,是翠浓。

    “驾——”一个高大精壮的年青男人正驱使着牛车。

    “小五——”翠浓远远看到,一边喊,一边开始往前奔跑。

    “翠浓,”石小五跳下牛车,放任它自己前行;上前抱住了自己的女人。

    “都有了身孕,还要疯跑——”石小五刮着怀中女人的鼻尖,“看来,我要好好教训你了。”

    “只是这个月月事还没来罢了,就是真有了身孕,也不至于动都不让动吧;”翠浓狡黠道:“再说了,人家见你开心,也是人家的不是么?”

    “你是不是觉得住在这里太孤独?大不了我带你去个热闹些的地方安家就是了!”

    “我不要——”翠浓撒娇道:“没有你,我去哪里都会孤独;你总不能,时时刻刻把我栓在裤腰带上……”

    石小五闻言,歉意笑道,“我买了些家具,应该有一段时间不用出门;不过,下次我出门,一定带着你!”

    翠浓挣来他,一看牛车上,夸张道:“哇——摇篮、竹马?你把孩子用的东西都买了,还说下次要带我出门——”

    “……”明知道她是开玩笑,石小五还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露出腼腆的笑。

    “救命——”另一个方向,传来弱弱的女子呼喊声。

    二人看去,是个衣衫破烂、逢头垢面的白衣女子;她正摔倒在将要收割的稻田旁。

    时值深秋,白衣女子一身单薄;白衣上的破洞,裸露出雪白的肌肤。

    二人跑过来,翠浓一遮石小五的眼睛,嘟嚷道:“你不许看——”

    “不看不看——”男女授受不亲,石小五忙是闭眼;脱去自己的外衣,把女子裹住,抱起她往木屋走去。

    木屋内,

    翠浓问:“她怎么样?”

    石小五帮女人号着脉,摇头:“她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又太过劳累罢了;恐怕需要一段时间将养。”

    “这是哪?”女了悠悠转醒,正是白素心;白素心明显感到身边有人,还是个男人;这让她吓了一跳。

    翠浓上前问道:“大姐,这里是颍川,你是路遇歹人了么?”

    “我得走——”白素心挣扎起身,却扑倒在地。

    石小五站起身,抱着膀子站到一旁,无所谓道:“如果你走得了,悉听尊便。”

    “哎呀,”翠浓把白素心扶起来,坐到床上:“你不要理他,他嘴坏,心肠可好了呢!大姐,你先在这养好身体,再说走不迟。”

    “我得罪了一帮人,很厉害的,”白素心歉意道,她实在不想累及无辜。

    “他也很厉害呀!”翠浓一指石小五,笑道:“五百斤的野猪也打不过他。”“再说,这里偏僻的很,没有人会找到这里的。”

    “是么?”外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如洪钟般响起。

    石小五摘下木屋内柱子上的长刀,冲了出去,只见门外围着十几个和尚,和一个尖嘴猴腮年青人。

    石小五道:“你们是什么人?”

    带头的是个胖大和尚,胖大和尚看了石小五一眼,却是没有理他;而是看向跟在石小五身后的翠浓。

    胖大和尚淫笑道:“没想到乡野之地,还有这般绝色;哈哈,正愁一个美人不够分,佛祖立马就又给送来了一个大美人。阿弥陀佛——”

    余下众僧,也是一本正经地跟着唱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眼里却都是淫光四射。

    “无耻淫僧,”白素心硬撑着扑在门口,闻言不由怒斥。她一直高高在上,多木平时也还乖巧;她万万想不到,多木手下的博爱堂,竟是这副德行。

    胖大和尚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猖狂笑道:“你即然骂我们淫僧,僧自然要淫给你看。”

    “受死,”石小五知这群和尚来者不善,哪里愿意再听他们胡言乱语;他疾冲上前,同时“锵——啷”一声拔刀,乌黑、瘦长的唐刀出鞘那一刹那,直接向着领头的胖大和尚咽喉割去。

    这一刀叫作——抽刀断水;石小五当年只是练拔刀这一招,就练了三年。

    这一刀快若疾风,胖大和尚万没想到一个乡野之地,竟然还有如此好手。忙是一边退,一边挥禅杖去挡。

    胖大和尚退得快,挥杖也快,还是不如石小五刀快;只听“噗——呲”一声这一刀还是划破了他的下巴,一缕鲜血飞洒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