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6章:冰封千里
    “拿命来——”最先冲上来的却是不平,他的轻功好于多木、萧南英;眼见青龙卫士追杀于太行,他几乎没作犹豫,哭丧棒在地上一杵,高高飞起;对身上半空的于太行当头一棒打来,于太行身在半空,避无可避;只能微微调转身形,挥剑格挡。

    “嘭,”哭丧棒挡开于太行长剑,正击在他肩膀上。

    于太行更加快速朝地上坠落,“走呀——”这是他人生最后的呐喊。白素心不忍再看,捂着嘴转身往黑暗中跑去。

    “噗呲、噗呲,”一把剑、一把禅杖正击在于太行身上。

    “送我上去——”不平大喝着再次高高跃起,多木、萧南英两人同时出掌;两道劲风击在不平的脚上。不平如离弦的箭一般,向悬崖飞去。

    白素心回头一望,由于不平身在亮出,她正看到不平跃在悬崖上方的空中,不由吓了一大跳;她失了七、八分内力,又被磐石姬打伤,已远远不是不平的对手;只能拼命往前跑去,她不能让于太行白死,她要为他报仇,这是她仅有的信念。

    “休伤我徒儿,”一只大鸟飞来,正是松鹤先生;他远远见有人追杀一个白衣人影,夜色之下,他只当是石临风。

    “找死——”不平是个驴脾气,正要登顶之际,见有人从后偷袭,也不问是谁;大叫一声,回身一棒朝松鹤先生打去。

    “当——”松鹤双手凝聚先天罡气,拳棒相撞;松鹤认出不平,大骂道:“不平,你敢跟道爷动手?看道爷打到你亲娘都不认识你。”

    不平也不怕他,只是身上半空,无处借力,自然也无法还手;不能还手,总要还口:“松鹤,你管道爷的闲事,道爷誓不与你甘休。”

    “还敢应口,”松鹤大喝一声,迅速朝不平扑去;不平处于下坠之中,自然抵挡不住,只能拼命挥动手里的哭丧棒抵抗。

    “当、当、当、当、当——”松鹤一连击出五拳,皆被他哭丧棒敌住;二人一起下坠,松鹤赞道:“竟还有些本事。”

    “还不止呢!”不平哆嗦着脸冷笑,他扛了五下,自信心大增;正要还击,“嘭——”却是已被松鹤一记飞脚踹在小腹。不平受了这一脚,失了平衡,四脚朝天,急速朝地面落去。

    多木本在下面观战,被萧南英猛然在身后推了一把;抬头正见不平朝他砸来,本能伸手去接。

    “和尚谢了——”不平翻身而下,又使出提纵术,朝飞在低空的松鹤打去。

    多木喷了一口血,犹在大骂:“谁推我?”他从地上,抽出深陷近尺的双腿,一见身后是大美女萧南英,忙是止住骂,嬉笑吹嘘:“幸亏,我有金钢不坏神功。”

    萧南英笑的花枝乱颤,奚落道:“把嘴角的血擦干净再吹。”

    多木老脸一红,还是答应,“哦——”

    “你们他娘的,能不能先帮我打人?”不平跃起,松鹤又高飞,松鹤倒是玩出了兴致;不停低掠,如苍鹰般,扑击不平。不平打不到他,直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却是不能奈何松鹤分毫。

    多木灵机一动,喊道:“拿石头扔他——”

    一时悬崖之下,数千人皆是寻石块,朝松鹤扔去。

    “哈哈哈哈哈——”松鹤一声长啸,漫天飞石至他身畔,悉数飞了回去;正落在人群里;砸得青龙会众一阵鸡飞狗跳。

    “娘的,这妖道太厉害了;”多木大叫着第一个就往后退,他一退,众人也是纷纷跟随。

    不平浮在低空,嘲讽道:“你们人多有什么鸟用?还不是被我一个人欺负?”

    “当真以为,我青龙会是这么好欺负的?”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红衣女子落在青龙会众人之前——正是磐石姬。

    她本在后方观战,见前方出了岔子,会众无法摆平,这才上前。

    松鹤道人不由大惊道:“青龙会?什么青龙会?”

    他当然听说过青龙会,青龙会是一百多年前的魔教,前朝朝廷及武林群豪联手,八年奋战,才打垮了青龙会;从此,前朝一蹶不振,不久就被新朝取代;也是从此,武林百余年,再不复当年之兴盛。

    多木振臂高呼:“青龙出世天下安,跟随圣母铸太平——”

    “青龙出世天下安,跟随圣母铸太平——”

    “……”漫山遍野、此起彼伏;响彻着这个,曾经令朝廷、令天下群豪畏之如虎的口号。

    松鹤喃喃道:“魔教复兴了?”他还不敢相信,这个摆在眼前的事实。

    磐石姬冷声唾道:“呸,我青龙会匡安天下、扶危济困;当不起‘魔教’两个字。”

    “你就是青龙会的尊主;”松鹤问着话,他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

    “不错,我就是青龙会的第十四代尊主——磐石姬。”

    松鹤先生想到,若是杀了这个女子,青龙会群龙无首;势必土崩瓦解。

    “我先杀了你,为天下除害;”他说着如苍鹰般,自高空冲磐石姬直扑下来。

    “冰封千里——”盘石姬完全没理会,松鹤的即将到来的功击;她盘膝而坐,五心朝元;寒气自她周身由内而外,散发出来。

    瞬间,寒气凝结成冰雪;把她整个人包裹的直如一座冰雕一般。大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土成冻;以她为圆心,向远处扩散,所及之处很快为冰雪、白霜所覆盖。

    “这是什么功夫?”青龙会化名青冥会,隐世已有百余年;松鹤哪里见过,如此诡异的功夫?

    他刚刚要靠近磐石姬,直觉寒冷彻骨;他身体内有先天罡气护着,倒是无碍,衣服却是刹那被冻结;很快又布满冰雪,冰雪越来越厚重;让他连飞行都是不能。

    他略一犹豫,已从低空跌落下来。他忙是驱动内力来烘干,只是周遭寒气甚重。

    他身体内的玄门内功,只能护住体内;所散发于外的热量,根本无法与这彻骨之寒抗衡;他再要退走,却已处于重围之中。

    “青龙出世天下安,跟随圣母铸太平——”

    数不清的青龙卫士虽被冰得瑟瑟发抖,却是发出火热的山呼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