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章:龙盘九里
    “吃我一掌——”于太行身后出现一声大喝,于太行回身,正是多木;多木禅杖极重,丢下禅杖才能高高飞起。他正一掌劈来,于太行匆忙挥掌相接。

    “嘭——”两掌相交,多木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低声骂道:“不知好歹的东西,功夫竟这么好!”

    他“搞定了”一个侍女,知道磐石姬这几天,每晚总去纠缠于太行;本是要害磐石姬与于太行,哪知竟“便宜”了白素心。这让他腹诽不已。

    不过眼见大错已成,而磐石姬想杀于太行,他就想给于太行放放水、给磐石姬添添堵。他手上还故意留了些余力,却不知于太行刚得了白素心七八分内力,内力比他高出了一大截;猝不及防之下,竟被于太行一掌,打去他半条小命。

    “大胆多木,你当真要自寻死路?”是磐石姬的声音,对付于太行,不需要她亲自出手;本是打定主意作壁上观。

    她明显看出,刚刚于太行正是心乱之时;多木完全可以,趁机一掌打伤、甚至击毙于太行。多木这个劣迹斑斑的卑鄙小人,偷袭之前,竟然偏偏会出言提醒。

    多木听到磐石姬声音,抬头一看身后方,正站着一脸冰冷的磐石姬;几乎吓得魂飞魄散。他忙叩头道,“尊主恕罪,属下这就去将功补过。”

    多木一连叩了三个头,马上运一口气,压住伤势;提起自己的禅杖朝于太行追去。

    于太行借着多木一掌之力,又飞向白素心。白素心眼看快要落入青龙卫士群中;危机关头,被于太行一把捞起,他又带着白素心飞行数丈,在一个房顶上借了一把力;飞快朝梁园外飞去。

    ……

    话说,不平正带着山东绿林一百零八寨好汉,打着火把,连夜赶往泰山青冥会据点——梁园;忽听“唵——”的一声龙吟,抬头望去;正见一条青龙扶摇直上。

    他忙是拜倒在地,身后青冥会嫡系,皆是青龙十二卫的后人;世代传家,也知是怎么回事。众人一并拜倒,无不热泪盈眶,仰天欢呼:“青龙现世,圣母降生了。”

    少顷,天上青光渐去;不平带领众人一面朝梁园奔跑,一面高喊道:“青龙出世天下安,跟随圣母铸太平。”

    “……”身后一百零八寨英雄好汉,即然投了青冥会,也是嫁鸡随鸡;一时,“青龙出世天下安,跟随圣母铸太平”的口号响彻天际。

    ……

    同时,

    另一个方向,也是一队人。这一队人却不多,只有十几个,也没有打火把;正是石敢当一行。

    他确定了石临风的笔迹,石家也查到了青冥会在山东泰山有个大据点。

    “看——那是什么东西?”有人叫道。远方天际,一条青龙光影扶摇而上,飞上百丈高空消失不见。

    “是龙——”有人忙是跪倒下拜。

    石敢当一脚踢在一个下拜的人屁股上,没好气道:“起来,一道烟花而已,怕个鸟?就是条真龙,在山东也得给老子盘着。”

    “……”

    一个黑衣劲装武师指着青龙出现的方向,介绍道:“主人,那里就是梁园了,是青冥会在山东的一个据点;除了这里进出的人多一些,青冥会在山东境内别处,还没有发现有其它像样的据点。”

    “嗯,他们倒会选地方,刚好在咱们势力的边上;”石敢当冷笑道:“今天咱们先去探察一下,摸摸他们的底细,回头一锅端了他们。”

    “青龙出世天下安,跟随圣母铸太平。”这时,远处传来震天的呼喊声。接着是打着火把的,大队人马从一个山角转出来。

    “什么玩意儿?”石敢当也被人数千人呼喊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人?”他说着看向黑衣武师。这黑衣武师,是石家在当地一家武馆的教习

    武师摇头,“主人,属下失察,他们待的地方偏远,又总是昼伏夜出、行踪隐蔽;我也是刚刚注意到这里。”

    “这里不是咱们的势力范围,你不必自责,”石敢当看向松鹤道人,“兄长,劳你跑一趟吧!看看对面的情况,对方人多势众,你千万注意安全。”

    “大郎莫担扰,”松鹤道人笑道:“普天之下,还没有谁能留得住我。”他说着双脚一蹬,袍袖一摆直插云霄。这也是他爱显摆,若是旁人,明明可以弧线起步;哪里会动不动,就直上直下浪费力气?

    “不好,”于太行带着白素心刚跑出梁园,却是看到前方不远处火把林立,传来响亮的口号声此起彼伏;不由大声叫苦。

    “怎么这么多人?山东一百零八寨被收服了?”白素心疑惑道,她很快确定:“是不平,除了他,没有别人了,我还是小看了他的本事。”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上山——”边上数十丈外就是泰山,于太行抱起白素心,飞快朝泰山脚下奔去。

    于太行、白素心跑至山脚,抬头一看,却是叫苦不迭。两人以住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却不曾注意过,这一段全是十余丈高的峭壁。

    白素心劝道,“师兄,你丢下我走吧,他们拦不住你;”她说着就去推于太行。

    “别说话,”于太行斥道,他一把把白素心拉在手里,坚定道:“如果活一个,只能是你——”

    白素心不由热泪盈眶,哽咽道:“师兄——”

    “杀——”

    “捉拿叛逆于太行、白素心——”身后很快响起呼喊声,紧追过来的是多木、萧南英;两人,一个请罪叩头,又是提着沉重的禅杖,与于太行带一个人差不多;一个要收拾金丝,避免夜色下伤及自身,都耽误了少许时间。不过也不至于被于太行撇得没影;于太行和白素心稍一停顿,他们已追了上来。

    于太行不敢耽搁,一把挟起白素心;他纵身一跳,在岩壁一点,二人升至十丈高处;上升力衰竭,于太行四顾,却又实在找不到地方好借力。

    眼前二人就要下落,于太行陡然把白素心向上抛去;他于下坠之中,再次使出“剑锁江山”,倾力稳住身形;他又双臂持剑,整个人如陀螺般,在半空中旋转。

    “龙盘九里——”随着于太行的转动,一股无形剑气,化作龙卷风;卷起身在半空的白素心,往崖上飞去;“师妹,快跑——”

    于太行刚得了素心功的内力,还不能完全与自身内力相溶。龙盘九里又太过霸道,内力消耗极大;他用出这一招,周身气血沸腾,显然遭了反噬。“噗——”于太行一口鲜血喷出,从空中直直跌下。

    “师兄——”白素心早哭倒在地,她看着于太行跌下,千般不舍,却又无能为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