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章:道貌岸然
    “大胆淫僧,还不住手——”一声厉喝传来,正是于太行;两位宫主要接见属下,他也是下属的身份,待在里面自觉尴尬;就告辞出来,不想正看到这一幕。

    多木也是吓了一跳,忙是松开怀里衣衫不整的侍女;侍女哭哭啼啼跑了出去。

    多木没好气腹诽:你娘的,刚刚怎么不见你哭?被人撞破了,又来假正经。

    他抬头看向于太行时,已是换了一张正经又谦卑的面孔:“阿弥陀佛,长生堂主有礼。”

    于太行怒斥道:“淫僧,我问你,你刚刚在干什么?”

    多木见他不给自己面子,索性摊手道:“贫僧见侍女摔到,就去扶了一把;长生堂主明鉴,贫僧自幼拜倒佛前,潜心佛法、修身养性;早已摒弃七情六欲。至于长生堂主所称的‘淫僧’二字,贫僧实在不敢领受。”

    他说的冠冕堂皇,却是存心要气于太行。原来,尊主数月前闭关之时,一口气封了两个宫主、一个堂主都是在他之上;三人都是尊主的弟子,这让他有些吃味儿,也不是太难以接受。偏偏于太行生性耿直,处处看他不顺眼,两人慢慢也就结下了梁子,也是愈发的水火不容。

    于太行一见他道貌岸然的样子,更是怒不可遏:“好你个淫僧,我亲眼所见;你还敢在此狡辩。当真以为,我不敢替我师尊清理门户?”

    “贫僧对尊主忠心耿耿、日月可鉴。长生堂主排序在贫僧之前,大家等级却是相同;长生堂主凭借哪条会规,有权处置贫僧?”多木朝天拱手一礼,转向于太行不屑说道:“莫非,是凭借你是两位宫主的师兄?”

    多木知道于太行心高气傲,故意拿言语挤兑他。只要于太行不把事情捅到两位宫主那里,多木自问,于太行拿他也是毫无办法。

    却是两位宫主听到了于太行起初一生厉喝,跟了出来;她们在暗处听了一会儿,把事情的大概也猜的明白。眼见于太行落了下风,就出来声援:“谁给你的狗胆?敢于以下犯上!”

    说话的是磐石姬,话音未落,她像是一道血光扑来,一个巴掌抽到多木脸上。

    白素心拉她不及,走出来也是站到于太行身边。斥责道:“多木,前前后后,我们听得分明,你还要再狡辩?”

    “属下知罪,”多木捂着脸低头道。

    多木不怕于太行、也不怕白素心;对付二人,只需把刚刚的侍女拉过来对质就好。女儿家名节大破天,自己稍加引导,甚至都不用引导;她自然会还自己“清白”。多木唯一怕的人是磐石姬。

    磐石姬在师兄妹中年纪最小,武功却最高;这还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磐石姬认定了什么事,根本不会跟你讲道理;她说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否则,她就杀了你。

    磐石姬又极为固执,她要做什么事,都会坚持到底;包括杀人。

    白素心显然也怕多木狡辩,惹毛了磐石姬;见他认错,也是松了一口气。她忙是转移话题,问道,“石家公子可带回来了?”

    “是,”多木来之前本要夸赞自己的任务,完成的如何如何出色;此时刚刚犯错被抓,低眉顺眼、很是乖巧。对于白素心的问话,他也是问一答一。

    这让白素心、磐石姬对他的怒气稍微少了些;于太行显然更了解多木的德行,重重收起扇子,拂袖离去。

    白素心无奈看了他一眼,又问多木,“没惹什么乱子吧?”

    “石少爷是作为贫僧至交,自愿来避难的!”

    “那就好,你给石家去信说明;”白素心欣慰点头道:“当然,石家正被赵家弄得焦头烂额,咱们也不要太清闲;各堂都要做出些动静出来。”

    石家在山东武林,占据半壁江山;以往青冥会为了避免引起石家警觉,在山东发展很是隐晦,势力也不大。

    如今,石家焦头烂额;青冥会显然想要跳上台前,在山东谋求更大的发展。

    至于用尽量温和的办法把石临风弄来,一方面是示好石家,一方面也是一种潜在的利益交换。只要石临风在手里,石敢当顾及独子安全,势必投鼠忌器;即便不愿意,也只能放任青冥会在山东坐大。

    多木又是乖巧点头,“是——”

    白素心转向不平道人,温婉一笑:“不平道兄,山东绿林一百零八寨,就要劳你多费心思了。”

    不平恭敬施了一礼,振声应:“诺——”

    白素心点点头,“那你们就下去歇息吧!”

    “且慢——”白素心刚说完,磐石姬却是走出来;她走到多木面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警告道:“下次,再惹我师兄不开心,我就杀了你——”

    磐石姬言出必践,她这句话说出来,多木一下子变得脸色煞白,冷汗淋漓:“属下——属下不敢——”

    他结结巴巴说着,不停擦着冷汗。可见,他对磐石姬忌讳莫深。

    “滚——”

    随着磐石姬一声娇喝,多木忙是俯身趴倒在地,在地上打着滚出去。不平道人铁青着脸,摇头跟上。

    “噗——嗤,”白素心皱了下眉头,她又笑道,“妹妹的威风,姐姐真是半点也学不来。”

    “总有人要唱白脸,”磐石姬冷声说着,大步离去。

    “……”白素心本想说她几句,见她心情不好,只好作罢。

    磐石姬走进后面一个院子,却是正看到于太行;她蹦蹦跳跳上前,一改刚刚的冷若冰霜,她娇蛮道:“师兄,我刚刚给你出了气了!”她的话里满是讨好。

    于太行围着池沼里的鱼,笑道:“你是又胡闹了吧?”

    “哪有?”磐石姬绕到他身前,跃到池沼的木制栏杆上,又是笑道“我让多木直接打着滚出去了;你还别说,这家伙矮胖胖的,打滚倒是挺适合。”

    “——”于太行没好气地看了磐石姬一眼,一把把鱼食丢进水池里。

    磐石姬一阵莫名其妙,“怎么?你不开心?”

    于太行努力压制着脾气,还是训斥道:“磐石姬,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其他堂主会怎么想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