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4章:情深缘浅
    “看刀——”大汉大喝着,自上而下一刀劈来。

    石临风不敢大意,他向左滑出一步,同时收起右腿、重心左倾,巧妙避过这一刀杀招。

    如此左腿便成了支撑腿,等到对方招式用老。右腿重新落下、左腿加力,一剑突刺对方咽喉;正是武当《太渊十三剑》中的一招仙人指路。

    这一招是由守转攻的杀着,他见对方武功不弱、又出手狠辣,也是拿出了看家的本事;手上自然也再不留情。

    大汉挥刀挡过却是失了先机,石临风一连刺了五剑;大汉连防带闪,一一拆解。剑客讲就一击必杀,石临风位居上风时,连续几次都不能命中;便断定,对方的功夫还在自己之上;自己不落下风,不过是占了以逸待劳的便宜。又听城下面声鼎沸,不停地有人叫喊着爬上城来。

    石临风不敢再恋战,忙是对大汉又急刺了几剑,把他稍稍逼退;抽身使出梯云纵急跳下城墙,想逃去城外。

    石临风人刚离了城墙头,却是大汉一跺脚疾飞过来。武当梯云纵是天下数得着的上等轻功,练到极致,最是轻巧;上山下涯,远非其它轻功可比拟。

    可这轻功闪挪腾移、登高就低都是出类拔萃;飞行速度上却不快,至少远远比不上对方的燕子三抄水。

    大汉后发先至,大刀直刺向石临风后颈。石临风人在空中,无处躲藏;若是被他大刀刺中,几乎十死无生。情急之下,只能飞速转身拿剑鞘,架上手中三尺青锋格挡,同时使出千斤坠。

    大汉的刀刺了个空,也是迅速变换身形;头下脚上,犹如水鸟捉鱼般一刀挥出,正是一招大浪淘沙。这一招此时用出来,已是太迟。被正在下落的石临风轻松挡住,反而增加了几分下坠力道,助他快速触地。

    石临风落地之后,不敢耽搁,迅速往城外的民居区逃去。

    这也是他扬长避短,梯云纵最是灵敏轻巧;开阔地上他是如何也跑不过大汉的燕子三抄水;民居区障碍重重,他自问对方如何也追他不上。

    大汉来不及使出千斤坠,等他自然落地,石临风已逃出十数丈外。大汉忙是施展燕子三抄水去追,眼看追上;石临风已进入到民宅区。石临风施展梯云纵,一连串来了几个急停、急转;甩开大汉,消失的无影无踪。

    燕子三抄水是弧线起落,在地形复杂的地方,远不及可直上直下的梯云纵灵便。大汉追了不多会儿,寻不见石临风的身影,只能待在一户人家房顶,望房兴叹。

    石临风甩脱大汉,又一口气奔出五六里;才敢寻个树荫,取手绢擦汗歇息。

    “少爷?”一辆马车驶来,车上驾车之人跳下来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五——”石临风吓了一跳,猛然抬头,一见来人,不由欣喜若狂:“翠浓呢?”

    “少爷,你是来与我抢翠浓?”石小五一路遇见不少地方,赵家都在悬赏捉拿石临风;他本是感念石敢当恩义,想要提醒石临风,不要再流浪在外。

    一听石临风开口就问翠浓,他又手握宝剑;石小五立刻就变了颜色;马车上一柄长刀也被他取下拿在手里。

    “小五,不是我要与你抢,翠浓是人;不应该被人赠来赠去——”两人毕竟从小就相识,真到了面对面;石临风反而按下了性子。

    “那你什么意思?”

    石临风想起母亲的话,最终说道,“翠浓若中意你,我无话可说;翠浓若还愿意相信我,我想你把她还给我!”

    石小五不及说话,马车里传出一个女人声音,“石少爷,我切问你:若是我跟你回去,你如何安置于我?”

    这声音宛转悠扬、似莺声燕语;明显来自于年轻女人。

    石临风振声道,“我带你回家,纳你为妾,一生都不会再辜负你。”这是他曾经给她的承诺。

    “石少爷的话很令翠浓感动,”翠浓却是笑了,她叹息道,“只怪情深缘浅——”她的叹息里更多是嘲弄。

    “翠浓——”

    石临风还要说话,却被翠浓打断,她几乎是毫不客气地拒绝道:“石少爷还是请回吧!翠浓已答应嫁给小五为妻,怕是无福消受你的美意。”

    “翠浓——”

    “少爷,自重;”石临风再要上前,石小五已伸手拦住。

    “我——”

    石小五沉声道:“少爷,即便翠浓愿意跟你走;小五也不会放行。说句不敬的话,你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就不要再牵连她人了。”

    石临风愕然问道:“何解?”

    石小五没说话,伸手从怀里取出一张告示递了过去。

    石临风看过,头“嗡”一下大了,“赵家小姐死了?”

    石小五没有说话,而是解下了马匹。石敢当粗中有细,送马车时配了马鞍。在他看来,小五若是有意翠浓,这马鞍自然用不上;若是小五无意翠浓,完全可以寻个买主重新卖掉翠浓,带着钱财骑马迅速离开。

    石小五哪里不明白他的心思,翠浓美貌,却是出身青楼;可他实在做不出贩卖人口的事。

    他感念石敢当待人厚重,索性连银子也一并拿出来,挂到马鞍上;把马缰递给石临风。

    石小五道:“现在整个天下,都在通缉少爷;小五能力有限,只能将这银子与马匹回赠于少爷,期望少爷能够早日平安回家,与主人、主母团聚。”

    “小五,”石临风自知闯下大祸,心境极是低落;听到小五的话,心下一阵感动。红着眼说道:“过去的事儿,是我对不起你——”

    石临风说完,翻身上马,一骑绝尘往东而去。

    翠浓在马车里嘟嚷道:“你把马匹给他,谁来拉车?”

    石小五没好气道,“你再多嘴,我就找个大户人家卖了你!”

    “……”翠浓明显吓了一跳,她试着问道,“你一定舍不得,是吧?”

    石小五摇摇头,拉起马车:“我没有舍不得,我只是尊重你而已。等到前面,我看看帮你物色些个厚道些的人家,由你自己拿主意!”

    “那我要嫁给你,我的主意就是嫁给你!”

    “我现在既没有钱,也没有家,跟着我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你刚刚说尊重我,由我自己拿主意,怎么转眼就不认账了?你明明还是想把我卖了,就不要说的那么好听!”翠浓说着说着,不由哀伤而泣,“原来天下男儿,说话都是不作数的,偏偏是我喜欢认真;老是相信人家,也难怪老是被人伤心。”

    石小五叹气道,“你不怕苦,我娶你就是了——”

    翠浓又一次认真了,她破涕为笑:“你是认真的?”

    石小五肯定道,“我说话一向都算数。”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