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章:清心菩萨咒
    他欣赏石敢当是条好汉子,可这不能成为他的儿子可以给自己、赵家、自己的女儿带来羞辱的理由。

    赵媛摇头苦笑道,“爹,沧州赵家若是如此做,只怕就成了人人不齿的笑柄。”

    沧州赵家做事,从不惹人诟病;这也是赵家能坐大的根本原因。

    “吱——”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人是赵克平,赵克平又小心掩上了门;“爹,我有话说——”

    “——”赵鲲鹏点点头,没有说话。

    赵克平看了下,还在室内的李寒;“李先生,我小妹出事,为什么第一个出现在小妹房里的人是你?”

    “我——”

    “你什么都不要说,”不等李寒解释,赵克平却是说道,“因为你在乎,是也不是?”

    “——”李寒没有说话,他看了一眼望过来众人,却是认真点头;他在乎,他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哪怕赵鲲鹏杀了他。

    “你在赵家,弹三个曲子最多;”赵克平信誓旦旦道,“《梅花三弄》、《高山流水》、《清心菩萨咒》;梅花三弄,是你欣赏我小妹的品行;高山流水,是你觉得她志同道合;当然这些都是我猜测,还不能够说明什么。直到我注意到,你每次弹起《清心菩萨咒》的时间,都是我小妹病犯,才断定你心里有她,是也不是?”

    “哥——”赵媛坐起来,羞涩道。死过一次,她没有那么强烈的死志;勒脖子好疼的,不信你试试。

    “小妹,你冰清玉洁,李先生孤芳自赏,倒也登对;”赵克平这句话说得巧妙,李寒的见解是从天下人的立场来出发。他没有想,掌握话语权的人,只会从自己的立场来考虑事情;哪里会在乎百姓死活?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他这种过于理想化的人,只能是个秀才。

    赵克平的话主要意思是说,李寒这个人很难发达。这话,他说得很是隐晦。李寒却似听懂了,他点点头:“李寒只是一介教书先生。”

    他志不在仕途,这是自知之明;也是一种无奈的取舍。

    “如果,鱼和熊掌不能得兼;李先生在科举和我小妹之中,只选择一个,李先生会怎么选?”赵克平收敛笑容,认真问道。他再次确认,李寒是不是听懂了他的话。

    “我选赵媛,”李寒毫不犹豫道,“我知道我自己适合做什么!”

    “先生——”赵媛感动道,“先生才高八斗,莫要为了赵媛,委屈了自己。”

    俊男美女,朝夕相处;心里没有情愫产生,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二人都有着各种束缚,一旦说开;很容易倾心彼此。

    “赵媛,小姐——”李寒苦笑,“李寒就是有经天纬地之才,也只能做个秀才,你还不懂?”

    天下是贵族所掌控;就像那句话:“‘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解释只能有一种:‘对于老百姓,只能使他们按照我们的意志去做,不能使他们懂得为什么要这样做。’”李寒是贫苦出身,他与众不同的处事观念,让他与上层社会格格不入。他只能是一个秀才,当然,如果不是他才华惊艳,他可能连秀才都不是。

    赵媛不懂,她才十六岁,她是豪门的小姐;她即便再是心有百姓,她没有亲身体会,也做不到事无巨细都了如指掌。自然,见解上也就略逊一筹。

    不过,如此如此一来,她就更开心,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看她实在太重。她像是从地狱,直接升入了天堂;眉眼之间带着掩不住的喜气。

    “我的想法是,把小妹许配与李先生;”赵克平冲她一笑,让赵媛娇羞不已;赵克平却是看向父亲,问道:“父亲,你觉得这么安排怎么样?”

    赵媛也是眼巴巴望过来。

    “媛儿愿意,我不干涉;”赵鲲鹏一看女儿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一万个愿意;心下也是松了一口气。

    “爹爹、大哥怜爱,媛儿深铭于心;”赵媛听他们如此说,心下一暖;还是顾虑道。“可媛儿怎么能够为了一己之私,置家门清名而不顾?”

    “小妹,大哥有个不是太好的主意;我送你与李寒二人连夜出走,你二人从此隐姓埋名过生活!”赵克平诚恳道,“至于石家那里!赵家只需办一场丧事——”

    “不错,不过这个哑巴亏赵家不吃;”赵鲲鹏显然也是早琢磨过这些事儿,几乎没有考虑就傲然说道:“赵家悬赏黄金万两,追杀石临风。”

    “爹爹——”石家的实力不弱,赵媛想要劝阻。

    赵鲲鹏挥手止住,“什么也不要多少说了,爹爹绝不会放过敢于辜负我女儿的人。”

    “准备好了么?平儿,”赵鲲鹏问。

    “啪、啪、啪,”赵克平点头,拍了几下手。

    很快有人打开门,却是一个衣着普通的中年汉子。

    “……”中年汉人躬身一礼,站到一旁;却是不作声。

    “走吧!”赵鲲鹏说道,“我也送你们一程。”

    “爹——”赵克平似乎有些意外。

    “大哥保重,丫头,你也保重;”赵媛红着眼道别道。

    “小姐,带我也走吧!”丫头哭泣道。

    “……”

    赵鲲鹏已拉着赵媛出了门,丫头还要往外追,却被赵克平扼住了脖子;很快丫头委顿在地。(作者没有给她起名,突然有些内疚)

    世家的公子都可以牺牲,何况奴仆?赵家不可能留下一个,可能妨害到家族名声的人活在世界上;只有死人,才不会伤害到他人。

    ……

    一辆马车飞驰在沧州城外,车厢里,早准备好了银票和衣食;赵媛的后路,早被铺垫完成。

    赵鲲鹏伸手如怀,拿出一本书;“媛儿,爹爹是个粗人,从没亲手送过你东西;这个拿好,或许可以治你的病。”

    “这是?”

    “《纯阳无极》,这世上最上成的内功秘籍;”

    “爹爹,《纯阳无极》是赵家最珍贵的东西,怎么能送给女儿?”

    “不要说话,”赵鲲鹏笑道,“对于爹爹来说,最珍贵的是你,这本《纯阳无极》内功至阳至刚,本是只适合男子修习的武学;正因如此,它才能帮你摆脱寒症。只是,切不可贪多;一旦治愈寒症,就不要再继续修习它。”

    “爹爹,女儿练了它,会不会长胡子?”

    “哈哈——”赵鲲鹏被她的话逗乐了,就是李寒也是忍不住窃笑出声。

    赵鲲鹏摇头道:“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