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章:少爷,我总算找到你了
    石临风一个人顺着阴影往自己的房间走,怎么也要先洗洗、睡上一觉;去去身上的酒气和风尘气。只要到明日醒来,爹爹问起,就说今天是与人讨教武艺、诗书,老头子信不信,没有证据总不好把自己怎么样。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未必;石临风鬼鬼祟祟、匆匆忙忙刚走到自己所住的小院门口,一个不慎正撞在了一个端着脚盆的小丫头身上,正是他的随身丫头小兰;“哐——当,”小兰吓了一跳,盆也给扔到了地上。

    “嘘——”石临风把一只手堵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是我——”

    “少爷,我总算找到你了——”小兰喜道,而后她错过石临风往外跑去,边跑边喊:“少爷找到了,少爷找到了——”

    “噗——”石临风拦之不及,一双绿豆眼含着无尽的幽怨;心下腹诽道:“至于这么夸张不?”

    ……

    厅堂里,站着一个七尺多高的中年男人;长人如林的山东,他显得有些低矮,不过他很是粗壮。他的一双胳膊比常人人大腿还要粗些,充满惊人的力量。他又丑陋非常,两眼泛着慑人的血光。他正是石敢当——清河铁臂石敢当。

    石敢当的武器是两把铜锤,能用此兵器者,都是勇力非常;不过,石敢当最让人佩服的,是他的胆力。泰山崩于前而不惊,万军扑面来而不怯。

    普经,山东匪患严重;绿林足有一百零八寨。却是石敢当一个人、两把锤横扫八方;打得山东绿林闻风逃蹿,也打出了周遭方圆三百里安乐太平。经此一事,也成就石敢当的赫赫威名。

    此时石敢当正训着跪在堂下的儿子,儿子的外貌随他的妻子,远比他高大、英俊。儿子又允文允武、尊重师长、谦卑知礼,这本是令他十分欣慰的事。可最近,这个一直以来让他骄傲的儿子,变得很是荒唐。

    “干嘛去了?”石敢当虎着脸,围着跪在地上的石临风绕着圈,沉声问。

    “喝酒,”石临风低眉顺眼答道。

    “喝得什么酒?”石敢当停下来,瞪着牛眼质问道。

    “花雕,”石临风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那个安坐在堂上,高挑、美貌的中年女人;心里也没有太恐惧。

    “咳——”女人正端着茶盏喝茶,见他望过来,明显干咳了一声。她是警告丈夫,她还坐在这里。

    “是花酒,还是花雕酒?”石敢当没好气瞪了一眼妻子,教养儿子最忌讳一个打一个护。他又围着儿子在转悠。他的声音透着不满。

    “是花酒,也是花雕酒,”石临风明显缩了下脖子,依旧坚定道。他自知瞒不了父亲,只能实话实说。

    “你跟赵家小姐的婚事临近了,”确定了儿子的作为,石敢当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他还是压着火气。孩子都快要成亲了,是大人了。

    石敢当自认是个粗人,但对待妻儿,却一般不会使用武力;因为,他曾经控制不住脾气,推了妻子一把;结果妻子卧床修养了几个月才得以康复。

    此事已过去了许多年,石敢当却始终耿耿于怀;慢慢也学会了克制自己的脾气。

    石临风脸上一苦,膝行过来求道:“爹——我真的不想娶她,我都没见过她什么样子;她要是好好的我也认了,可她是个痨病鬼。”

    石临风怕自己被人笑话,哪个青年人不爱面子?不,老年人也爱面子,青年人看得更重;甚至总是把面子,看得比里子还重。

    “是寒症,”石敢当纠正道。婚约是娃娃亲,是自己求来的;赵媛只要不死、不失德,就是石家的媳妇儿;这是不容置疑的。退亲这种事,即便不考虑赵家的势力、背景;石敢当也绝对做不出来。石敢当,敢做敢当;信义于他,重过性命。

    “……”石临风面上一滞,又膝行着退了回去;他知道,父亲很是固执,父亲做的决定,没人能够改变。

    石临风必竟是独子,石敢当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反而有些不忍;不由开解道:“我与你娘成亲时,我们也没见过;不是一样过得好好的?”

    “噗——”石夫人差点喷出一口血来;她自认高挑、美貌,当洞房花烛夜,初看到丈夫时;她伤心的眼都哭肿了,心里直骂老天不公。

    石临风想了下,又是说道:“我怕她不能生养,不能为咱石家传宗接代——”

    他说完小心打量着父亲,他自认为,这是个不错的理由。

    石敢当“哈哈”一笑,不以为然道:“她不能生养,你可以纳妾。”石敢当说着,看了一眼站在石临风背后的小兰。“就像小兰这丫头,跟你也算青梅竹马——”

    武林中人,但凡有些身份的,不纳妾只在极少数。他也常常想纳妾,就是经不住老婆动不动就一哭二闹三上吊,要不他也早已妻妾成群。

    “我才不纳妾,”石临风明显还在气小兰嘴巴快,赌气说道。

    小兰本是脸红红,羞涩不已;闻言,趁石敢当夫妇不注意,狠狠地踢了石临风的脚一下。这里面显然有故事,暂且按下不表。

    石敢当见儿子不听话,怒道:“你不纳妾,为父可以纳——”

    他本就是个粗人,一生气就原形毕露,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哼——”石夫人不满一哼。

    石敢当尴尬冲妻子点了下头,转身对儿子冷声说道,“你下去吧,成亲以前,没我的命令,不许你出门;”他还不放心,冲向堂下两个青年武士吩咐,“看好少爷。”

    “诺——”两个武士施了一礼,跟上气呼呼的石临风出去了。

    ……

    气呼呼的石临风,身后紧跟着同样气呼呼的小兰;小丫头个子不高,必须小跑才能跟上。

    “哎——呀,”石临风烦躁停下,提了下被小兰踩掉的鞋子。

    “我要少爷负责,”小兰嘟着嘴小声道,“少爷摸过人家,不能这么算了,”小兰满眼委屈地看着石临风。

    石临风起身,把小丫头揽在怀里,一边往前走,却是一脸不在乎地说道:“小兰,你不要太较真好不好?摸一把又不会怀孕,也不算坏了你的身子;你要是不信,赶明儿,你找个老妈子好好问问;你还是大姑娘呢?嫁给人做正室多少,干嘛要给我做妾呢?”

    他说完又把小兰松开了,自顾地一个人走了。

    “少爷,你当初不是这么说的,”小兰又追上来,眼泪巴巴不依道,“少爷明明说过要纳小兰做妾室,小兰才任少爷轻薄——”

    “那你也轻薄我了呀——”石临风站定,摊手笑道,“我也吃了亏,我找谁说理去?”

    “少爷,大丈夫一诺千金,你不能不认帐;”小兰终于哭了,抹着泪依旧在做最后的争取。

    “可惜,少爷当初说那话时,还是个小男孩,不是大丈夫;”石临风耸了下肩,丢下小兰独自离去。

    “哇——”小兰跺跺脚,哭着跑了。

    ……

    “少爷,你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小兰?”两个青年武士本是远远的跟着。一个八尺多高年青一些的青年武士见此,快步追上来质问道。

    他和大多数世家武士一样,是被石敢当收养的孤儿;他也是与石临风、小兰一起长大。

    他喜欢小兰,他从来不敢明说,因为他是个下人。小兰也是下人,可小兰喜欢的是少爷。

    “有么?”石临风嗤笑道:“你心疼你去追呀——我又没让你跟着我。”

    石临风早就看他不顺眼,因为小兰的关系,这武士十几岁开始,看他的眼神里就有敌意。

    “你——”

    另一个武士忙是插在二人中间,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少爷也就是给小兰一个教训而已。”

    “哐——当,”回应他的,是石临风重重关上了房门,也把二人关在门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