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章:痨病鬼
    赵家是武林之家,上午修文,下午习武。

    李寒一身长衫,高坐阁楼上弹着琴。

    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基本功最为赵家所重视。阁楼下是一个大操场,赵家的孙辈、以及门下的少年武士,足有上百人,都在扎着弓步或马步。

    此时正初秋,此时正日当午。

    汗水顺着众人的脸颊,滴滴答答往下淌,却是没有一个人出声叫苦。

    教习是赵鲲鹏的七儿子赵克定,他还不满三十岁;赵克定继承了赵鲲鹏的身体优势,资质和功夫也都确实不错;却是不够稳重。赵鲲鹏不敢放任他出去独当一面。便有意留他在家,通过教习孩子们,来打磨他的脾气。

    赵克定的兄长们都是各负责一方的生意,即便是年纪小他一些的两个弟弟,也在跟着兄长们打下手。

    他刚好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只能安分接受父亲交待了差事。此时,他走在操场上唯一的女孩赵媛身旁,看着摇摇晃晃的赵媛,没好气笑道:

    “小妹,你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再逞强了;”免得坏了我这个师父的名头。当然,后面半句话,他却不好说出来。

    赵媛美貌、瘦高,此时本就白皙的脸上更是面色苍白,瘦弱的身体亦是摇摇欲坠;她自幼便有寒症。但她性子最是执拗、不服输;她反驳道:“七哥,正因为我身体不好,不是才更应该锻炼么?”

    她扎着马步,她比所有人的汗水更多;可见她身子骨极不好。

    “那也得有个度,总要身体吃得消才是呀——”

    “什么是度?学功夫本就是吃苦,若是觉得苦,就觉得超过了限度,还学什么功夫?”赵媛却是言之凿凿的道:“至于你说身体,身体还不是练出来的?”

    “——”赵克定做了个举手投降的姿势,干笑道:“我是说不过你,你自己注意,别把自己累坏了就好,省得爹爹再要骂我——”他说着继续检查着,操场上子侄们的姿势,不时在子侄们身上或是拍上一掌、或是收着力踢上一脚;考察着众子侄的功力进展。

    “砰——”赵克定走出不远,却是听到身后一声响;赵媛已摔在地上昏死过去。

    “嘣——”几乎同时,李寒手里的琴弦断了;楼下传来噪杂声,他急忙看过去,赵克定正横抱起妹妹往后院跑。

    ……

    闺房里,温馨、整齐,透着一股子清香气。

    闺房里,此时却挤满了人,都是赵家小辈儿;清香的房间里,又夹杂着汗臭味。

    “去、去、去——”大步流星进来的赵鲲鹏挥了下手,一众半大的孩子一哄而散。

    一个四十多岁的郎中紧跟着进来,放下药箱;丫头透着纱幔拿出赵媛的手;又在她手上搭上一方锦帕。

    丫头退到一边,朗中这才上前,开始号脉。

    “十七小姐是劳累过度,她的身体可经不住劳累,员外以后让她可要注意些才好。”郎中起身,冲赵鲲鹏拱手道;他说完,从药箱里取过宣纸,铺在桌上,开始写药方。

    “——”赵鲲鹏阴沉着脸点点头,却是凑上前;“先生,这次开的药方,好像药量更重了。”

    他是武师,一个好的武师,都会通些药理。

    “十七小姐的病也更重了;”朗中放下笔,叹息道:“也是我无能,不能为十七小姐根治顽疾;若是员外打听到好的去处,切不可耽搁,在下却只能治标不治本,勉强帮十七小姐维持着身体。”他说完摇摇头,在一片沉寂中,收拾东西离去。

    “——”赵鲲鹏冲他背影指了下,七子赵克定帮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追了出去。

    ……

    李寒又续上了琴弦,谈着曲子。

    闺房里,丫头端药进来;“小姐,药熬好了——”

    赵媛坐起来,苦着脸问:“有没有加糖?”

    “——”

    不等丫头开口,她却是又嘟嘴道:“没加是不是?”

    “——”丫头点点头,笑道,“郎中说,糖是凉性的,不能加;不过我加了些蜂蜜进去。”

    “这还差不多,”赵媛接过来,勉强说道。

    赵媛喝着碗中的药,丫头却是问:“小姐,这是什么曲子?我听李先生弹了半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不过,当真是好听,还让人听着很舒服。”

    赵媛挤眉弄眼,一口气把药喝完;这才哈着气道,“这是清心咒,李先生之前便弹过,听这曲子倒是有助于我养病。”

    “李先生对小姐真好——”

    “呸,让其他人听到,是要掌你的嘴的;”赵媛脸一红,骂道:“我早已许了人,以后可不要再说这样的玩笑话。”

    女人的名节最是重要,赵鲲鹏也早把这个小女儿许给了清河石家的独子。清河石家,家主是江湖人称铁臂石敢当的石大郎。

    石大郎是苦出身,也没个好名字;他为人强势,敢做敢当,江湖上也都叫他石敢当,以示对他的尊敬。同时他也是山东第一号英雄好汉。虽不如赵鲲鹏名满天下,也是不可等闲视之的武林英豪。

    石敢当对赵鲲鹏亦师亦友,不然石敢当也断然不会,替儿子求娶他赵家一个庶女。赵媛很是懂得惜福,即便对李寒有些好感,也万不会做出什么有**份的事。

    丫头却是无精打采转着圈,叹气道,“也不知道石公子,是不是也如李先生这么英俊潇洒。”

    “这个我哪里会知道?”赵媛取笑道,“你要是对李先生动了心思,不如我跟我爹说说,把你指给他就是了。”

    “哪有?”丫头红着脸冲过来,忙是辩解,“我是注定要给小姐当陪嫁了,哪敢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不敢,就是有想了——”赵媛说着把丫头拉倒在床上,去抓她痒痒。

    “呵——没想、没想——”丫头挣扎着讨饶,“小姐饶命——”

    ……

    几个青年勾肩搭背、摇摇晃晃从青楼里出来,满身的酒气、脂粉气。

    “石兄,你还真是够意思,大婚在即,还能陪兄弟出来,喝——喝花酒,”一人大着舌头说道。

    “别提扫兴的事儿,”一个高大英俊的男青年满面伤感,他甩开了几个兄弟搭在他身上的手;手拿着一个酒壶依旧往嘴里灌着酒。

    “全天下都知道我喜欢翠浓,全天下都知道赵十七妹是个痨病鬼……”别人不提,他倒是大声嚷嚷起来。他正是石敢当的独子——石临风。石临风摔去空酒壶,气急败坏地骂着。

    “石兄慎言,赵家可是不好招惹——”

    “鬼稀罕招惹他,干嘛嫁女儿给我?谁稀罕——”

    “——”

    “驾——”一辆马车奔驰过来,车后还跟着一众精壮武士。

    “吁——”驾辕的二人,一见几人,忙是停车;一个跳下车禀报:“少爷,可算找到你了,家里找你都找疯了。”

    石临风没好气道:“找我干嘛?我又不会走丢。”

    “老爷回来了——”

    “啊——”石临风惊叫一声,酒也醒了大半;“快送我回去。”也顾不得余下的几人,他火速转进了马车。

    马车没有掉头,而是火速往前,从前面一个胡同绕道回去。

    “走后门——”石临风透过前面的小窗口道。车很快到了石府的后门。

    “就说没找到我——”石临风扫向众武士,叮嘱道。

    石临风冲上前去拍门,一个家丁很快把门打开一条缝隙,石临风一个人挤进去回了后院;准备悄悄回去洗漱、睡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